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12-01 14:49:18北京晚报
五纵又两横 条条都通达
发布时间:2016-12-01 14:49:18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杨森

  北京新机场施工现场图。甘南摄

  新机场高速开工。程功摄

  

  

  “All Roads Lead to Rome。”

  看过《罗马史》的人想必知道,条条大路通罗马,不单单是一句形容人生的道路不止一条、选择不止一种的谚语。罗马帝国的道路从罗马出发,北至严寒的北海,南至酷热的撒哈拉,西至大西洋,东到幼发拉底河,再从英国到叙利亚,从德国、巴尔干到埃及,延伸至世界的各个角落。罗马帝国的文明与繁荣,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其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

  在北京新机场航站楼的规划设计中,通达的道路也是最重要的内容。廊涿城际、新机场快轨、京霸高铁……可以说,未来,条条大路通新机场。

  从村子外回到了村里

  翻开手机地图,大兴礼贤镇,是榆垡镇之外距离北京新机场航站楼最近的一个小镇。90后的小王就是礼贤镇祁各庄村人。这是一个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小村庄,玉米、西葫芦、黄豆、火龙果和小包菜,是祁各庄村的主要农产品种类。北京新机场航站楼的建设推进,也涉及礼贤镇的拆迁,不过祁各庄村,目前暂未受影响。

  作为在科技大潮下生长起来的一员,小王有着年轻人的共同特征:有个性、想到什么说什么、每一刻的心情常常能从脸上判断出来。同样的,她也向往更加时尚的生活,总想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哪怕,“外面的世界”,只是离家几十公里之外。不过,两个多月前,小王从外面回到了祁各庄村,在新机场航站楼区域找了一个办公室文书工作。

  “从我们村子里进城,公共交通一直不太方便,往城里去,时间都花在路上了。”路过祁各庄村的公交车,除了“兴”字打头的大兴区域内公交外,就是844路公交车。小王的婆家在通州,她告诉记者,如果坐公交车往城里倒腾的话,单程就要3个小时。而即便是开私家车,也得1个多小时。进城太慢、通勤时间太长,是一个烦恼。

  “过去,是觉得村子周围没有什么好的工作机会。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新机场这个大工程,能历练历练,感觉很有挑战。”如今,从新单位到家,小王花在路上的通勤时间仅仅需要10分钟,既省去了堵车的烦恼,又能照顾到家庭。这也让村里的邻居们颇为羡慕,也有年轻人想和她一样,能在新机场找到一个新的工作机会。

  “家旁边有个这么大的工程,大伙儿都很关心。若说有什么期待,我们就希望等新机场落成了,从村里往外走的道路交通能更发达一些。”

  新机场快轨30分钟“到站”

  对于交通通达的期待,是附近每个村村民的共同盼望。

  据悉,在北京新机场周边,要建“五纵两横”的交通体系。廊涿城际、新机场快轨、京霸高铁分别是当中的“一横”与“两纵”,其余的“三纵一横”则全部为高速公路,数量远高于现在的首都机场。

  翻开规划设计方案,这“五纵两横”几乎串联起了北京和河北的沿途各区域。以市民最为熟悉的新机场快轨来说,根据规划部门的披露,以地下敷设方式建造的新机场快轨,南起北京新机场北航站楼,向北下穿天堂河后转为高架敷设,接着与新机场高速公路、京九客专共走廊沿东大路向北下穿京沪高铁,上跨京山铁路后与新机场高速公路分开,继续高架向北至六环路转入地下,沿广平大街、京开高速东侧敷设,最终到达草桥站。

  新机场快轨全线仅设草桥站、磁各庄站和新机场北航站楼站三座车站,平均站间距为19公里。三座车站均为换乘车站,其中草桥站可与地铁10号线以及今年同步开工建设的地铁19号线实现换乘,磁各庄站可与规划中的S6线实现换乘,新机场北航站楼站也预留了未来与其他轨道交通换乘的条件。届时,从草桥站到机场航站楼,全程仅需30分钟。

  3条城际铁路通新机场

  3条城际铁路,同样计划于2019年前后陆续开通。

  截至目前,按照已经披露的规划信息,作为廊涿固保城际铁路中的一段,廊涿城际东起京冀省界处,向西经固安县、涿州市,终止于涞水县涞水站,长度约70公里。廊涿城际全线由东至西共设10个车站,其中包含4个预留车站。10个车站中,有5个车站是与S6线城际联络线共线段。

  S6线,便是北京地铁规划的连接新老机场的城际铁路。据了解,城际联络线北起首都机场T3航站楼,南下先后经过通州、亦庄,将在亦庄站分为两支,其中一支向南接入廊涿城际最终抵达新机场;而另一支则向西经黄村接规划的京石城际。

  处于前期准备阶段的京霸城际铁路,同样将在新机场地下设站。按照最新批复,京霸城际铁路等级为高速铁路,起自北京枢纽李营站,向南经黄村、北京新机场、廊坊永清县,至霸州市,全长78.24公里。

  4条路首次“并轨”设计

  最后的“三纵一横”,就是高速公路。“三条”自西向东分别为计划扩建的京开高速、即将开工建设的新机场高速和年底通车的京台高速;“一横”为新机场北线高速。

  以直抵新航城的新机场高速来说,规划披露,其北起南四环公益东桥,沿现槐房路向南,上跨南环铁路及大红门货场、通久路、小龙河、京良路东延等工程后,线位向东避让团河行宫遗址继续向南沿团河北路布设,经黄亦路、五环路、清源路,到达南六环。

  然后,新机场高速将向西南经大龙河并上跨京山铁路、下穿京沪高铁,再向南与轨道交通新机场线共构设置、与京霸铁路并行,经规划魏永路、庞安路等道路工程后与轨道交通新机场线结构脱开,并与轨道交通新机场线、京霸铁路共廊道布置,线位继续向南经新机场北线高速、大礼路等,终点至北京新机场。

  新机场高速,也在北京首创了一个“路轨共构”体系,其中一段试点进行了4条路的并轨,即新机场高速和轨道交通新机场线、京霸城际实现公、轨、铁共走廊布设。想象一下,如果从远处欣赏这个体系,似乎就像是一座多层高架桥,最上层是双向8车道的新机场高速路,中间层为轨道交通新机场线,最下层则是市政道路——团河路。而与新机场高速西侧紧邻并行的,就是京霸城际铁路。未来,京城南部几乎所有高速均将服务新机场。

  一座城市 两个机场

  “一座城市,两个国际机场”,纵观世界,这并不是很罕见的现象。

  最终,经过多轮讨论和审议,新机场可研中确定了首都机场和北京新机场以承运人(航空联盟)为分工的双枢纽定位,都定性为大型国际枢纽机场。东航、南航等天合联盟成员整体搬迁至北京新机场运营,而国航等星空联盟成员则将留守首都机场。从客运规模总量来看,北京两个机场的远景规划年客运量已经超过2亿人次,目前全世界尚没有年航空客运吞吐量超过1.3亿人次的城市。

  两座国际机场的落成,也为区域空港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国际经验表明,一个航空项目发展10年后给当地带来的效益是:产出比为1:80,技术转移比为1:6,就业带动比为1:12。

  记者 赵莹莹

  原标题:五纵又两横 条条都通达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