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12-19 09:05:47中国青年报
一天使用84包棉签纱布 医保的钱能任医院挥霍?
发布时间:2017-12-19 09:05:47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网络编辑:奚小荻

  医保的钱就能任医院挥霍了?

  如果“既得利益者”都明哲保身,医院乱收费现象就不可能得到遏制;如果人人都活得世俗而庸俗,这个社会就难以变好。

  -------------------------------------

  51岁的文建湘和湖南湘潭市中心医院杠上了。去年1月,文建湘的父亲突发脑溢血,住进这家三甲医院,随后在重症监护室接受了长达10个月的治疗,人还是“走了”。前后60多万元的医药费,清单里很多项目他都有疑问:“一天就收了84包纱布,小换药一天就给换了50次,80天做了1100次冰敷?”他开始举报医院乱收费。监管部门核实发现,湘潭市中心医院确实存在多收取护理费、医用耗材费等问题。(《北京青年报》“深一度”12月17日)

  “60多万医药费中个人只需出2万多”,某种程度上说,身为离退休干部的儿子,文建湘或称得上是“既得利益者”。可他尖锐而不世故,有公义而无私心,是一个内心明亮的人。在舆论场中,有人斥其“一根筋”,也有人赞为“勇士”,抛开这些标签,更该问的是,谁“成就”了文建湘?

  “卫生护垫一天使用1到2个收费700多元”“一天使用84包棉签纱布”……湘潭市中心医院已被监管部门证实乱收费。作为当地最好的三甲医院,从常理上讲,规章制度应该更健全,自我管理能力应该更强,所受到的制衡应该更充分,为何敢于弄虚作假?医院乱收费,表面上是揩离退休干部的油,实际上是慷国家之慨,揩纳税人的油。

  与堂堂三甲医院见利忘义相对应的是,文建湘在讨说法路上遇到诸多怪象。比如,文建湘发现有猫儿腻,便向医院科室反映,却遭护士奚落:“你这个人这么小气?几毛钱的事!”反映到医院的举报中心,没有回应;找医院护理部、医政科,仍遭冷遇。直至举报至湘潭市医保局老干科,才获得积极反馈——医保局查出问题,对医院进行处罚,可工作人员告诉文建湘,他们也没办法了,只能做到这一点了。

  乱收费、多收费,属不属于骗保?媒体曾报道,江苏高邮一药店老板骗取医保统筹基金8万多元获刑。违规套现、骗保,导致医保资金的流失,承担刑事责任,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医院相关人员堂而皇之地乱收费,怎能只是罚款了事?说到骗保,当地的物价部门称“就算医院乱收费、骗医保了,也只能由医保局来管”。如果涉及违法犯罪,而不只是违规违纪,司法机关应该介入,而不能仅由医保局处理。

  文建湘一路走来,殊为不易。从院方的回避,到监管部门的大事化小,都让人怀疑,如果相关部门及时出手,不护犊子,医院乱收费也就不敢猖獗。

  其实,文建湘本来打算走法律途径,还找过律师,但没人肯接。如果监管部门该管不管,社会力量又无法制衡,像这种医院谁来监管?毋庸赘言,某些名医院由于与权力靠得过近,再加上拥有得天独厚的医疗资源,很难受到应有的严格监管。

  文建湘捅破的是窗户纸——毕竟,相关潜规则一直存在;但他所要捅破的又不是窗户纸,窗户纸一捅就破,文建湘真正捅破了医院乱收费的症结吗?如果这件事止于此,文建湘的良苦用心就被弱化了。从这个角度上看,不必把文建湘渲染成孤胆英雄,瓦解潜规则需要更多的人站出来。如果“既得利益者”都明哲保身,医院乱收费现象就不可能得到遏制;如果人人都活得世俗而庸俗,这个社会就难以变好。

  “即便是医保的钱,也是国家的钱,也是老百姓的钱,就能任人挥霍了?”质问有力,令人激赏,让人看到了文建湘的正气。而文建湘之所以较真此事,也与一件小事有关:“父亲住院时我碰到过一家人,老人也是脑溢血,不清醒了,家里就一个女儿,根本治不起啊,最后没办法放弃了,不到24小时,人就走了。如果我父亲不是离休干部的话,这么多医药费我们绝对是承担不起的。所以,我就想一定要去让医院整改。”

  这是很可贵的情怀。清除医院乱收费,少不了像文建湘这样的英雄,却不能仅指望这样的正义之士。万一文建湘不发声呢?说到底,还是需要制度合围,需要机制清淤,需要监管动起来、硬起来。 王石川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