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4日报.jpg w.png 0724京郊.jpg 0724晨报.jpg 0724商报.jpg x.png wz.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7-24 08:06:04北京日报
老城胡同腾退后的复兴实践
发布时间:2018-07-24 08:06:04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于丽爽 网络编辑:奚小荻

  引入第三方机构

  70岁的灵魂交换到20岁的身体上是怎样一种体验?今年6月23日,“当我像你一样”展览在内务部街27院开展。

  走进展厅,绕墙一圈,展出了15幅彩色摄影作品。每幅大照片上,都是“父子”“母女”组合,他们都开心的笑着。与众不同的是,老人们穿着儿女们的服装,造型和道具也是年轻人的;儿女们则相反。凝视这些照片,观众会被打动:日常被我们忽略的父母,也曾经年轻过,也有一颗年轻的心;同样的,我们终有一天也会老去。

  这个展览,是朝阳门街道为27院聘请的第三方运营机构——北京ONE团队联合内务社区居委会发起的一个社会公共艺术项目,旨在探讨如何在青年群体和老年群体之间建立有效的互动方式和平台。活动征集社区老年志愿者和社会上的青年志愿者,通过约会的形式,了解彼此的日常生活,寻找共同点,最后以照片的形式呈现。

  这已经不是北京ONE第一次组织这类活动了。自从2016年9月进驻27院以来,这个年轻的团队一直致力于引入和促进青年人文化回归胡同,升级老年人的文化生活。

  内务部街27号院是一处保存完好的四合院,以前是政府部门办公场所。东城区在创建国家级公共文化示范区期间,将其腾出来交给朝阳门街道,作为社区文化室建设使用。

  朝阳门街道没有把它建成传统文化室的样子,他们引入第三方机构来运营。

  “我们是在北京国际设计周获奖团队交流活动中认识的,街道对我们的理念、以往做过的项目很认可。”北京ONE相关负责人于歌介绍。8人团队半数以上是海归。以往从没在一个社区扎过根,更没有服务过社区老年人。

  同样的,对朝阳门街道来说,这也是全新的尝试。

  “胡同里从没腾出过这么大的空间,街道、社区没有这个能力和精力去运营。北京有这么多这么好的文化资源,为什么不利用起来?”李哲说。

  街道对27院重新进行了装修,北京ONE将其设计成十个独立空间,开展戏剧、舞蹈、音乐现场、艺术展览、文学、沙龙、工作坊、心灵美学等系列活动,将其打造成一个集艺术、文化、体育、生活方式为一体的文化教育休闲活动空间。周一到周五,开展传统活动,包括舞蹈、书法、绘画、编织等,礼士、演乐、内务部街三个社区的居民都来参加。周末,开展面向社会开放的收费活动,反哺居民免费活动的支出,形成一种全新的运营思路。

  经历了最初的水土不服,如今,北京ONE的活动更接地气、更有烟火味了,27院也成了胡同里的时尚风向标。走进这里的人,无不为传统建筑和时尚功能的有机融合而赞叹。

  腾退空间里的人文复兴

  27院改写了胡同生态。

  “以前儿女周末不愿意回来,现在老回来。为什么?有地方玩了,小孩有的玩,大人也能玩!”居民焦奶奶说。

  11号院的杨奶奶今年80多岁,就喜欢参加年轻人的活动,以前,胡同里这样的活动很少,自从27院运营以来,杨奶奶能经常和年轻人一起玩了,人也年轻了。

  “第三方机构能连接更多的社会资源,丰富社区活动的内容和类型,让社区活动更有吸引力。”史家社区党委书记赵博言表示。史家胡同文创社就没少为社区活动添彩。

  史家胡同22号原是一个水站和报纸分送点,2016年腾退后,街道聘请第三方机构——北京昭微设计运营,建成史家胡同文创社。挖掘街道优质文化资源,通过开发、设计和制作文化创意产品进行社区文化营造。如今已开发出党建文创、廉政文创、养老文创、胡同文创四大主题,鼠标垫、帆布包、廉政飞行棋、瓦片油画等十大系列的文创产品。

  文创社又开始承接街道各科室和九个居委会的党建等活动策划和实施,配合街道重点工作。

  “以前社区党建、廉政等方面的经费花不出去,因为策划的活动老审不过。对接了文创社以后,他们策划的活动新颖、操作性也强,很容易通过审核,大家还愿意参加。”一位社区书记表示。文创社也由此实现了收入上的良性循环。

  史家胡同博物馆、史家胡同文创社、27院……近年来,朝阳门街道利用腾退空间,引入了一批第三方机构。它们功能互补,形成了文化联合体。

  公共空间的增加,推动着老城的人文复兴。

  “有研究统计,自1750年至1950年这二百年间,在北京内城不到4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至少曾经存在过1500座寺庙,平均每平方公里大约坐落着40座寺庙。也就是说,当时站在北京内城的任意一点上,差不多150米远的地方就会有一座庙。一条常见的三五百米的胡同里,差不多有两三座庙。”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鞠熙介绍。

  这么多庙干嘛用?

  美国学者霍姆斯·韦尔奇认为,“(中国)寺庙提供的三种公益功能:公园、旅舍和休养所,在西方是由世俗机构提供的。”另一位美国学者韩书瑞提出,寺庙是城市公共生活的中心,演剧、市场、慈善救济、士大夫讲会、外人投诉、节庆进香、藏书、出版、艺术与休闲等活动都在寺庙中进行,这些公共活动有助于北京构建共享的城市文化,最终有助于形成各个阶层、各种身份共同认同的“北京市民”身份。

  随着人口的激增,寺庙、祠堂、水井等公共空间消失,胡同文化随之衰败。而新的公共空间的出现,让老城文化复兴有了新的可能。

  “老城怎么复兴?东四南历史文化精华区怎么建设?各有各的想法。目前,街道成立了东四南治理创新平台,一方面保障已引入机构实现良性运转,一方面帮助各部门对接更多资源到东四南来,共同推进老城复兴。”李哲表示。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