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人地关系: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维度
2016-04-14 00:27:06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3-28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冬
【导语】近年来,我国积极推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生态文明建设稳步进行。

  黄洪雷 滕瀚

  近年来,我国积极推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生态文明建设稳步进行。与此相对应的,是近些年来我国学者对生态文明进行了较为系统全面的研究,就生态文明概念的内涵、文明形态变更的生态视角、生态文明的理论建构研究等等进行了丰富的讨论。在最近十年的人地关系研究中,可以观察到人地关系视角能够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良好的实践启迪。

  以自然环境依恋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外源性动力,突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自然生态建设

  在生态危机凸显的背景下,最近的研究者注意力已经转向地方依恋的自然环境维度——这个领域被认为是严重被忽略的领域。布朗和雷蒙德使用了基于地图的风景价值测量,与社会价值相比(如家庭、传统、家庭联系、经济等等),结果显示参与者显著地分放更多的象征物在自然环境价值上,例如美感、休闲娱乐、治疗特征、生态多样性和野外荒地,说明在生态环境建设中,自然环境维度的依恋要高于社会环境的依恋吸引。Korpela等人调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喜欢地方的部分是如何稳定的,以及哪些地方是高依恋的目标,结果发现最喜欢的是自然的邻近环境,例如公园、海滩、森林——随着时间的流淌,他们的选择也是稳定的。

  在人地关系中地方依恋和吸引上,是对自然环境的依恋还是对社会环境的依恋的研究,对生态文明建设有着良好的启迪作用。在已有的人地依恋研究中,都较为一致的揭示了自然环境的依恋程度高于社会依恋的程度,这说明在生态文明建设中,仍需要以自然生态文明建设为核心,要注重建立高宜人性、宜居性的美好的自然生态环境。

  以人地依恋为着力点,带动自然生态和社会生态文明建设

  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地方生态环境的建设在原住民和新来者眼中是不同的,他们对旧有风景的怀旧和依恋、对新的规划的关心程度也是不同的,换句话说,是他们对居住地的认同和依恋不同。

  斯特德曼的观点概括了这个看法:(1)新来者不能分享真实社区的价值观念,因为他们没有贡献他们的创造力;(2)新来者是地方的消费者而不是创造者;(3)因为短暂的与地方相遇,不能发展对地方的依恋;(4)他们带来外来的生活习惯危及到地方的真实特征。卡滕伯恩和威廉姆斯是其中最先强调把地方依恋和居住时间的长短划上相等的符号,他强调“与那些长期居住在那里或在那里长大的‘内在者’相比,地方感的社区和人文方案——短暂的游客和旅游者被假设认为不能发展强烈的依恋”。按照这种观点,地方依恋能独立于居住时间长短发展。

  已有的研究已经解释,地方依恋中的自然环境的物理维度的发展,比地方依恋的社会维度的发展所需要时间更短。访问某个地方的新迁移者和旅行者多是因为自然环境质量,这种自然环境的吸引和依恋比原住地的依恋发展较快。对于本地原住民而言,社会维度是很重要的,毕竟,和美丽的自然的情感结合相比,它花费了较长的时间创造了一个稳定的社会联系网络。斯坎内尔和吉福德得到的数据确证了这个假设:地方依恋的两个维度,城镇文明化和自然,在已有社区研究中,只有前者是与居住时间显著相关的。

  从地方依恋的自然环境维度和社会维度,以及从新来者和原住民的比较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生态文明建设的成效无疑要体现为空气、河流、植被、山川等自然环境的综合改善,生态文明建设的落脚点是自然生态。但是,在生态文明建设中,自然生态不是孤立于人类社会之外而独存的,自然生态的城镇文明和社会性维度也需要着力建设,以及从短期和长期两方面来增强人地关系的和谐性,由人地关系中的人地依恋,我们可以得出生态文明建设必然是自然性与社会性的内在统一。

  生态文明建设,归根结底就是回应人地关系面临新的挑战

  生态文明建设中包含着丰富的人地关系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人与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在人地关系研究中都有重要的体现。在当前,生态危机、资源约束以及不断增长的人口流动、全球化、地方同质性的显著增加和地方文化特殊性的丧失,人地关系正面临新的挑战。从环境心理中的人地关系视角,我们可以较好的理解生态文明建设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进而对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都具有良好的启迪作用和现实的操作意义。

  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地方对于人类而言,是否还像段义孚和瑞尔夫所言,地方通过它的历史持续性、独特的个性特征、界限感、休憩的机会来丰富人们的意义,现代化、全球化、快速化、每天的虚拟化生活、生态危机的恶化等等是否会破坏地方和削弱人们对地方的意义感,这些都与生态文明建设有着密切的关系。

  (作者分别为安徽农业大学思政系主任、安徽农业大学人文社科学院副教授)

  本版供图:宋乾元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