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精装的“谀”
2016-04-25 02:58:16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4-25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照辉
【导语】世间常有“雅贿”一说。“雅贿”是与“俗贿”相对的, “俗贿”送的是直接与物质生存相关的金钱、烟酒等,而“雅贿”送的是书画、玉石等与精神生活相关的东西。眼明心净,阿谀包装得再精美,也无法施展拳脚。

  游宇明

  世间常有“雅贿”一说。“雅贿”是与“俗贿”相对的,“俗贿”送的是直接与物质生存相关的金钱、烟酒等,而“雅贿”送的是书画、玉石等与精神生活相关的东西。

  与贿赂一样,对他人的阿谀逢迎也有俗雅之分。生活中有些阿谀逢迎可以轻而易举识别。比如你做事一向走极端,周围的人都不喜欢你,有人硬要说你情商高得不得了;你画画刚刚起步,连自己都觉得画得没意境,别人就是要讲你怎样领导了艺术新潮流之类,估计稍稍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上当。

  然而,世间也有另一些阿谀逢迎穿着漂亮的外衣,粗看起来,它们显得无比真诚、优雅,这个时候,一个人想不上当,难度会大得多。

  沈起凤《狐媚》记载:宁生是一个生性狷介的书生,喜欢一个人在废园读书。废园狐狸极多,宁生不以为意。有朋友劝他离开,宁生回答:“狐所挟以媚人者二:贪淫者,媚以色;贪财者,媚以金。我两无所好,惟好架上书。媚术虽工,遇我亦不售矣!”入夜,果然有一狐狸来了。宁生双目圆睁,喝令它跑开。狐狸当成耳边风,先是装着奚落宁生,然后引经据典卖弄自己的文史知识,为自己正名。宁生被它征服,推心置腹地说:“今闻高论,愿为书友”。于是两人共坐读书。后来,狐狸借“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挑逗宁生,宁生自然被诱惑击中了,由共读变成共寝。一段时间后,宁生“神疲气殆”,“沉绵床褥”,其朋友感叹道:你中了上等媚人之术了!以色媚人,色衰则爱弛;以金媚人,金尽则交绝。唯有那种看起来有君子之风,却大行小人之道,择其所好以投之的媚人之术,才是防不胜防的啊!宁生大悟,可惜为时为晚,半年之后命归黄泉。

  宁生是自以为比一般人高明的,他一不好色,二不贪财,但他有读书的爱好。这爱好本来极好,但一旦被别有用心者盯上,再施些讨好卖乖的功夫,爱好也就成了死穴。换句话说,宁生死于雅谀。

  还有一种雅谀是融于表面上的“非讨好”、实际上的阿谀逢迎之中。清人俞樾写过一则文言故事《戴高帽》,很短,抄录如下。

  俗以喜人面谀者曰:“喜戴高帽”。有京朝官出仕于外者,往别其师。师曰:“外官不易为,宜慎之。”其人曰:“某备有高帽一百,适人辄送其一,当不至有所龃龉。”师怒曰:“吾辈直道事人,何须如此!”其人曰:“天下不喜戴高帽如吾师者,能有几人欤?”师颔其首曰:“汝言亦不为无见。”其人出,语人曰:“吾高帽一百,今止存九十九矣。”

  上述故事里的老师最初反对学生给别人戴高帽,一旦学生装着诉苦,实则夸奖他的特立独行时,老师居然点着头说:你说得有道理。这一方面说明学生送高帽的手法极高明,另一方面也说明此老师对明显的高帽有抗拒之心,对拐弯抹角的高帽缺乏必要的警惕。

  俗谀也好,雅谀也罢,目的无非是讨别人的欢心,从而获取某种利益。《狐媚》里的狐狸以渊博的学识媚人,是要取宁生的性命;爱给人高帽的学生送高帽给老师,是为了得到老师对自己行事原则的认同。没有个人的利益,阿谀者也就失去了动力。

  仔细想来,一个人要不被雅谀击中,先得有点警惕心,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什么圣人,更不要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定力。知道自己吃五谷杂粮,明白自己也有某种死穴,我们对那些挖空心思的吹捧与谄媚才会有戒心。最主要的,我们得培养自己的判断力。阿谀与夸奖本质上是有区别的,后者只是见好说好,没有个人的小算盘;前者往往夸大其词,充满了利害算计。夸奖是我们可以悦纳的,阿谀却是我们必须避免的。当有人对你阿谀逢迎时,你不妨想一想对方的目的、意图是什么,被其击倒之后会怎样。经的事多了,判断力就会自然形成。

  眼明心净,阿谀包装得再精美,也无法施展拳脚。

  (作者为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副教授)

  本版供图:林音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