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丰子恺:“赞美的话不足道,批评的话才可贵”
2016-07-18 03:16:21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7-18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洁
【导语】我的父亲丰子恺,喜欢听取批评的意见。在他的《画师日记》里有这样一段话:“赞美的话不足道,批评的话才可贵。(秋原摘编自《世上如侬有几人——丰子恺逸事》,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丰宛音

  我的父亲丰子恺,喜欢听取批评的意见。在他的《画师日记》里有这样一段话:“赞美的话不足道,批评的话才可贵。”有两件事可以说明他的虚怀若谷。

  第一件事发生在我十岁那年。那时我家住在嘉兴。有一天父亲带我们到烟雨楼去玩。我剥吃南湖菱的时候,忽然听到邻座有几位游客提到父亲的名字。我正要说话,父亲立刻示意叫我不要作声;但他自己却急忙坐到茶客的背后去,“偷听”他们的议论。

  其中有个人说:“丰子恺画的人真怪,有的没有五官,有的脸上只有两条横线。这难道算是时髦吗?”其实这是父亲受日本画家竹久梦二的影响,叫作“有意无笔”或“意到笔不到”。这样可以更含蓄,更耐人寻味。但父亲还是吸取了那位茶客的意见,从此在人物的刻画上下了更多的功夫,注意通过生动的姿态来表达没有五官的面部的神情。

  第二件事发生在1940年。那时我们全家逃难到贵州遵义,寄居在郊外的一座庄院里。有一天,我随父亲到庄前田野中散步,走累了坐在一条石凳上歇脚。不一会儿一群人路过这里,见了石凳,也坐下来闲谈。其中一个人指着庄院说:“你们知道吗?丰子恺就住在这个庄院里。”这一来他们就纷纷议论起父亲的画来了。父亲听了立刻把头靠在膝上假装打瞌睡,生怕被他们认出来了听不到他们的心里话。

  一位五十上下的中年人发表了一些不同的意见。他说:“我总觉得丰子恺画的背景比较单调,往往几幅画背景都差不多。再说他最近在报上发表的几幅画,人物穿的是内地的服装,背景却是江南的。看来他画惯了江南的山水,内地的山水一时还画不像。”

  我知道父亲一定在聚精会神地“偷听”他们的议论。果然不错,他一回家就记进了《画师日记》。打那以后,他常常到郊外去写生。他后来画的《青山个个伸头看,看我庵中吃苦茶》《蜀江水碧蜀山青》《蜀道难》等画中山形奇特,气势磅礴,就是从这些实地观察和大量写生中所得到的艺术概括。

  (秋原摘编自 《世上如侬有几人——丰子恺逸事》,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