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儒者分形分迹
2016-09-26 04:03:29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9-26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洁
【导语】战国时期,孟子倡导行仁政,其着眼点,也在各国诸侯,而非立足于儒者自身。而且儒者的分化与异化,愈演愈烈, “焚坑”以后,连趋炎附势的博士儒也混不下去,更别说抱残守缺、持不同政见的隐士儒了。

  李冬君

  战国时期,孟子倡导行仁政,其着眼点,也在各国诸侯,而非立足于儒者自身。秦统一后,诸侯烟灭,虽欲复燃,但儒者已不作指望。而且儒者的分化与异化,愈演愈烈,“焚坑”以后,连趋炎附势的博士儒也混不下去,更别说抱残守缺、持不同政见的隐士儒了。

  这两支儒者,后来也都纷纷加入革命儒的队伍。革命儒的代表是孔甲。孔甲,名鲋,孔子八世孙。57岁那年,为陈涉王博士,死于陈下。他是孔氏家族为了革命而牺牲的第一人。从他开始,儒者从故纸堆里走出来,从礼仪教条中走出来,与农民起义相结合。他开启了儒学运动的新方向,开辟了历史发展的新路径。

  与农民共患难、同生死,这在儒家,还是第一次。刘邦祭孔,也许是听了陆贾《新语》,也许是出于叔孙通制礼仪,但从根本上来说,则是基于孔甲之死及其对于革命的号召力。

  史书多说“沛公不好儒”,个中缘由谁知?沛公见儒生就骂,见儒冠就撒尿。但他独有的“行为艺术”,也许是检验真儒与假儒的试剂,多少假儒、贱儒、小人儒,在这一汪水下原形毕露?

  真正的革命儒,羞与此辈为伍,恰好那一尿,使诸儒逃之夭夭,真正的革命儒反而投他来了。看那高阳酒徒郦食其来了,衣儒衣,冠儒冠,状貌类大儒,刘邦想以“未暇见儒人”将他打发走。他勃然大怒,瞋目案剑,大喝一声:“吾高阳酒徒也!”刘邦吓了一跳,赶快将他请来。他见了刘邦,劈头就说,你“智不如吾,勇不如吾”,还摆什么架子!刘邦反而“敬闻命矣”。儒者浩然之气,战胜了豪杰的生理本能。刘邦认定,能喝酒的儒者必定是革命者,当年他就是因为喝醉了酒,才走上革命之路的。

  叔孙通是另一类儒者,是秦二世的“待召博士”。陈涉起义时,二世以此问博士,博士诸生三十余人前曰:此乃造反,罪死无赦,请发兵击之。二世怒形于色,诸生乃喋喋不休。

  独叔孙通懂秦二世,献谀说:明主在上,安敢有反者?不过几个鸡鸣狗盗之徒而已,派人抓来就是了。二世再尽问诸儒生,有人言反,有人说盗。结果,言反者,下吏问罪;说盗者,安然而归。

  叔孙通以一言得宠,拜为博士。诸儒生妒羡,他心里反而不安。诸儒生还想在秦王朝里混饭吃,还要以秦二世为靠山,而他却早有二心,想一走了之。诸儒生在秦受尽磨难,人格全无,忍辱偷生也就罢了,可趋炎附势之心不死,冷落了许久,被二世顾问了一下,情绪亢奋,竞相进言。

  二世顾问,其实是拷问诸儒生的心术,言为心声,言反者必有反心,这是法家形名责实的治术,诸儒生哪懂这一套?结果当然中招。叔孙通乘机逃走,投在项羽的叔父项梁麾下,参加革命了。后来,他见项羽志在霸业,便改投刘邦。在刘邦麾下,他灰溜溜,一来他是博士儒,名声不好;二来儒家主张忠臣不事二主,他反秦革命倒情有可原,背楚降汉未免反复多变。

  因此,他小心进退,谨慎变化,哪敢像郦食其那样我行我素。他听说刘邦厌儒服,立马就换上了楚衣。刘邦见他乖巧,是个可用之人,就拜他为博士,可出人意料的是,刘邦称他为“稷嗣君”。

  秦末革命,有两条政治路线。一条是以陈涉和孔甲为代表的农民起义与儒者革命相结合的王道路线,在通常的历史教科书里,一提起这场革命,就以“陈胜、吴广”言之。其实,吴广只是陈胜的合作者,不具有革命的代表性。就此次革命的性质及其历史意义而言,称“陈涉、孔甲”起义较为合适,因为这两人各有其代表性,陈涉代表农民,孔甲代表儒者。他们的合作,代表了历史运动的新方向,开辟了革命的新道路。陈涉、孔甲之后,刘邦用革命儒成为了这条路线的代表。另一条是以项梁和范增为代表的贵族造反与六国复辟相结合的霸道路线。项梁初起事时,亦尊陈涉王,陈涉首义失败,范增说:不立楚后而自立,其势不长。他劝项梁立楚王后裔为“楚怀王”,以楚人而成霸业。

  项梁之时,两条路线结成统一战线,共诛暴秦。项梁死后,刘、项分道,仍合力攻秦,亡秦之后,这两条政治路线就开始了新的斗争,诸子思想的王霸之辩,至此已成王霸相争。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