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所谓金融监管叠加风险是烟幕弹
2017-06-26 03:52:36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7-06-26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张远摘编 网络编辑:刘照辉
【导语】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指出:现在中国最大的风险是不整顿不改革的风险,而不是整顿和改革自身的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指出:现在中国最大的风险是不整顿不改革的风险,而不是整顿和改革自身的风险。有人说,中国最大的风险是监管叠加的风险,这是烟幕弹。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肯定会出现风险,一些金融单位会出现一些资金链的问题,甚至会引发一些局部性的震荡,但这是改革的代价。在博弈的过程中,我们认为政府要坚定信心,一次大的整顿,一次去杠杆、降债务的整顿,决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过程,绝对是有人出事的过程。要抵抗住外面这些声音,把整顿持续到底。不整顿的风险是崩溃性的风险,整顿的风险最多是局部性的。要意识到,政府和市场的转换是很迅速的,不用过多担心。

  西方讲的流动性的问题,因为美国的确会出现财政危机,美联储要干涉市场财政,财政部要干涉市场,必须要授权,但中国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一些国际机构还有市场化倾向性强的经济学家老炒这个问题,没有必要。就像2013年的“6·18”一样,同业拆借利率一下飙升十几个点,个别拆借利率达到40%,中国崩盘没有?没有。晚上银监会一个文下去,要求各大行正常拆借,第二天就下来了。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有它的特色,有它的运营模式,把西方教科书的东西往上面套是不行的。

  我们的第一道坎肯定是一个阵痛期,但是不像很多人讲的那么悲观,比如说债务周期转不过来了。我的观点很简单,中国的债务问题早在2014年就在转,但大家希望看到的这种债务拐点有可能永远也不会到来。很多人想的M2除以GDP要下降,这是不对的。市场经济推行的200多年来,除了严重的经济危机,这几个参数从来没有下降过。当然我们走得太快还是不好,中国的债务要控制到合理的范围。中国的改革比预想中的要好,因为政治改革比较顺利,这就奠定了大改革的基础。比如江苏的大规模的产业基金跟过去完全不一样,政府会投一些,但是游戏规则完全是新的,有大量的市场基金。有一个浙江制造的产业基金,政府投了可能50亿左右的规模,市场配进去几百亿,政府给一些平台和知名度,但这些基金给浙江所有的产业进行升级,这种模式和传统的速度完全不一样,并且量会很大,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产业链,往一个区域集中,力度很大。

  (张远摘编)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