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微信图片_20180819133217.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809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呼唤批判性阅读
2018-08-20 03:28:06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8-08-20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洁
【导语】这是一个资讯异常丰富、观点层出不穷、知识更新周期不断缩短的时代,作为获取知识、认识自我、认识世界重要手段之一的阅读,在早已告别甲骨青铜、竹木绢帛之后,进入了美观轻便的纸质书和电子书并重的新纪元。

  姚婧

  这是一个资讯异常丰富、观点层出不穷、知识更新周期不断缩短的时代,作为获取知识、认识自我、认识世界重要手段之一的阅读,在早已告别甲骨青铜、竹木绢帛之后,进入了美观轻便的纸质书和电子书并重的新纪元。

  碎片化阅读代表着一种信息传播和获得的趋势,体现了时代特征,但也存在着不少弊端

  在这样的信息时代,“碎片化阅读”成为很多人获取信息的主要方式。“碎片化阅读”的“碎片性”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阅读者浏览信息所用时间的零碎性;二是阅读者信息摄取的松散性、断续性;三是接受信息终端本身播报信息的碎片性,追求热闹、喧哗胜过追求系统、深刻。碎片化阅读的优势很明显,它让阅读变得更为灵活、迅速、轻松;它让阅读变成一件轻松愉悦的事情,没有仪式,无需冗长,乘兴而来,兴尽而去;它让信息获取更加便捷、及时,不出门而晓天下事成为可能。从这个角度出发,碎片化阅读是全民阅读的盛宴和叙事的狂欢,代表着一种信息传播和获得的趋势,体现了时代特征。

  但是我们也看到,碎片化阅读存在着不少弊端。信息提取的便捷让人习惯于依赖搜索而不是通过独立思考来获取答案;阅读时的迅速和浅尝辄止让人不易形成深度的、结构化的知识体系;网络平台自身审查制度的缺憾让恶搞、低俗化的内容充斥屏幕,给尚未具备成熟三观的青少年以巨大冲击;信息来源渠道错综复杂,信息传播者和加工者动机各不相同,使得信息变得真伪难辨,扑朔迷离;并且这种阅读多和实用、功利相联,精神的交流和共鸣被放到从属层次,降低了阅读原本应该具有的审美效应。此种社会情境下,真正有效的阅读变得越来越艰难。

  批判性阅读是一种较为复杂的认知活动、较高水平的阅读方式

  作为基于对人类思维惯性和思维惰性的警惕,对逻辑性和科学性的捍卫,对信息自动化加工的反击,对受控于别有用心者言论的抵御,批判性思维及这种思维范式下的批判性阅读极为必要。

  “批判”一词在汉语文化语境中,常常给人一种负面消极的暗示,仿佛作为动词,后面一定跟随着错误和被打倒的靶子,表明对反动、异己力量的坚决打压和消灭。其实,“批判”的对象并不仅仅指向“谬误”和“差错”,而是指向任何我们期待有所了解的言论和行为。

  和一般性的非批判性阅读相比,批判性阅读是一种较为复杂的认知活动、较高水平的阅读方式。作为阅读者,在批判性阅读活动中,是积极而主动的。在这个阅读过程中,阅读者心智上的独立和理性至关重要,阅读过程伴随着个体自我意识与能力的觉醒。一个完整的批判性阅读过程应该包括以下关键词:理解、分析、综合、推理、质疑和反思、权衡和评估,建构价值、得出观点。批判性阅读可以被界定为,在不曲解作者持有观点、不遗漏作者表述细节的基础上,通过一系列批判性思维活动(包括分析和综合、假设和推理,质疑和反思、权衡和评估等),对所读文本传递的信息给予评价和判断,从而建构价值和得出观点的阅读活动。它要求阅读者与文本传递的信息和观点保持既充分理解,又适度分离的中正态度,依靠自我意识和能力对文本做出反应和解读。

  批判性阅读具有四大特点

  从这个界定中我们可以看到批判性阅读具有以下特点:

  首先是理性。理性一般指我们形成概念,进行判断、分析、综合、比较、推理、计算等方面的能力。具备理性能力的学习者能基于当下已知的条件,按照事物规律,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去实施行动、获得结论。这包括为了做出决策而收集信息的认知倾向;面对问题时思维广度的认知倾向;根据证据矫正已有观点的倾向(基于相斥论据而有意改变信念的倾向);采取行动前考虑后果的思维倾向;做决策前权衡情境的倾向;寻求细微差别以避免绝对论的倾向等。

  其次是主动性。主动性即不依赖外力推动,个体明确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和所要达到的目的,并能在两者间寻求最佳渠道,朝着自己规定或设置的目标,自主行动的行为品质。主动性体现在批判性阅读活动的各个环节。积极、主动、专注地阅读文本;收集大量相关信息资料并加以甄别、分析……遇到质疑和挑战,积极开辟出多种独特的方式和路径,不断地推进讨论的进程;最终求证假设的真伪或实现既定目标。

  再次是创造性。创造性是个体利用一定内外条件,产生新颖独特、有社会和个人价值产品的能力与相应的人格特征整合的心理品质。阅读者通过阅读,开辟和拓展自己自由想象的空间,整理和挖掘独一无二的情感体验,引起自身的心灵震颤和共鸣,开发解决问题新的思路、方法、措施和途径。每一次的批判性阅读,都是通过发现和填充文本空白对文本进行的再一次创造。

  最后是建构性。批判性阅读的价值体现在“我”之观点建构上,可以说,每一次进行批判性阅读,都伴随着知识的增值或产出。建构主义认为世界是客观的,但对世界进行解释赋予意义、最终接受哪些知识是由学习者自己决定的。在此过程中,学习者将获得的一切松散的、凌乱的、单片的信息整合起来,通过主体的选择取舍和加工制作,建构起新的知识经验。

  可见,具备“理性、主动性、创造性、建构性”的批判性阅读,培养的是理性、创新、独立、敢于质疑、善于求证、自我监控、主动调整、积极建构的现代公民。这种现代公民共同创设的是一个善于甄别、主动思考、公正合理、兼容并包的社会环境和文化氛围。因此,时代呼唤批判性阅读。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