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1-29 15:50:35北京晚报
侵犯儿童案频发 谨防小区里的“坏叔叔”
发布时间:2016-01-29 15:50:35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洁

  插图 王金辉H120

  日前,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召开“涉儿童权益和安全保护案件”新闻通报会,向社会通报了几起猥亵儿童案件,其中两起竟发生在同一个小区内,让人惊心又痛心;与往年相比,发生在小区内的性侵、猥亵儿童的案件呈上升态势,仅去年就占到少年庭刑事收案数的1/3。

  记者发现,大多数作案人都是小区内的“熟人”。因为近在“眼皮底下”,大多数家长会忽略对孩子的监护。寒假已至,希望给家长们提个醒:孩子即使是在自家小区内玩耍,也要防范“坏叔叔”。

  作案人1

  小区“熟人”先后骗三名儿童至无监控处猥亵

  2012年底至2013年初,27岁的男子关凯在石景山区鲁谷附近某大型社区内,先后将一名女童、两名男童骗至楼顶夹层处实施猥亵。

  据关凯供述,他就住在事发小区附近,平日经常到小区内遛弯、打球,与小区门卫都混得脸熟。关凯不仅对小区的情况很熟悉,打篮球时也认识了不少住在这里的孩子。

  2012年12月30日下午,关凯像往常一样来到小区遛弯,看到小区健身器材处,一女童在玩耍,身边没有家长。他谎称给小姑娘做体能测试,将这名女童骗至小区一楼顶处夹层,实施了猥亵。

  2013年3月3日下午,关凯又以体能测试为由,将12岁男孩小瑞骗至小区某住宅楼26层处,对其进行猥亵。一周后,关凯再次伸出“毒手”,以同样的理由将11岁男孩小宇骗到住宅楼27层,对其进行猥亵。

  事发后,一名受害孩子的家长报了案。警方通过小区内的监控录像,将关凯锁定为嫌疑人。

  在接受调查时,关凯多次痛哭流涕,并供认了全部犯罪事实。他称,之所以选择在小区楼房顶层、夹层作案,是因为他发现这个区域没有监控设备。

  平日里,关凯是个体面人,他本科毕业,事发前在一家不错的单位做分析师,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女友。但据他称,虽然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都对他很好,可很多同事都是研究生、博士,这让他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由于跟女友两地分居,加上自己自卑内向、不善与人沟通的性格,两人间矛盾越来越多。“时间长了,越发觉得无助。”

  对于作案动机,关凯称自己平时压力无处排解,想寻求刺激,加上受不良读物等的影响,最后实施了犯罪。他说,每次实施猥亵前并无预谋,都是临时起意,“根本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一时冲动就做了这些事”。每次作案后他都十分恐惧、后悔,可这种压力又使他陷入了恶性循环。

  最终,关凯因猥亵儿童罪被石景山区法院判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

  作案人2

  小区保洁在地库打扫卫生 遇女童多次“耍流氓”

  石景山区法院少年庭的杨洁法官是关凯猥亵儿童一案的主审法官,她告诉记者:“被告人供述犯罪7起,但真正报案的只有3人。”“罪犯能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对多名孩童实施猥亵行为,这说明背后存在很多问题。”

  案件发生后,法官杨洁与少年庭庭长李婧专门去该小区举办了一场法制讲座,居委会组织物业工作人员、小区居民代表前来听讲。两位女法官希望大家通过她们的普法教育,能加强对小区内未成年人的监管、重新规划监控死角。

  不料,这个小区在一年多后再次出现“色魔”,将“魔爪”伸向无辜的孩子。

  据杨洁法官介绍,这个“色魔”实际上是小区的保洁员陈某,中年人,平时负责打扫小区公共区域的卫生。去年3月,陈某多次在没有监控的地库里冲着未成年少女裸露生殖器。

  一次,住在小区内的小青在玩耍时走进地库,看到陈某对她露出生殖器,小青吓得跑开了,事后也不敢向父母声张。没过多久,小青再次在地库撞见陈某,见他露出生殖器小青扭头就跑,跑到外面正好撞见妈妈,孩子告诉妈妈:“那里有人耍流氓!”小青的母亲立即报警,陈某被警方抓获归案。

  “虽然没有直接的接触行为,但陈某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杨洁法官说。猥亵儿童罪,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最终,陈某因犯该罪被判刑。

  另据记者了解,在这两起猥亵案发生前,一个独自回家的女孩曾在该小区的电梯内遭人猥亵。一年轻男子趁电梯里无旁人,摸了女孩的生殖器后迅速逃离。事后,家长挨家挨户寻找但未揪出色狼,此事也不了了之。

  作案人3

  快递员每天都来自由进入 电梯内强奸猥亵儿童

  小区每天都有人进进出出,一些外来人员也可能会对住宅区内的孩子构成威胁。例如近些年来,各地曝出的快递员猥亵小区儿童案件就频频发生。

  在北京市朝阳区,某快递公司员工林某利用快递人员自由进入居民社区的便利,多次在小区电梯内强奸猥亵儿童。最终,一个受害女孩将猥亵经过告诉父母,父母报警后林某被抓获。

  林某供述,小区保安人员一般不对快递员进行盘查、登记,他就利用这种条件进入小区,一旦发现有小女孩独自乘电梯,他就实施强奸、猥亵。由于绝大部分女童没有反抗能力,且因为害怕不敢对家长诉说,林某的犯罪行径才能一次又一次得逞。

  在福建省福州市,快递员赵某来到某小区送快件,见下楼签收的是一活泼可爱的小女孩,顿起邪念。赵某见楼梯间上下无人,便快步走上前,用手在小女孩的隐私处乱摸一通,不知所措的小女孩吓得不敢出声。待赵某走后,小女孩返回家中打电话给母亲,母亲听完女儿哭诉后,立即报警。

  最终,赵某在快递公司被警方抓获,令人惊讶的是赵某今年也就14周岁,由于受色情碟片的影响,才对8岁的女童下手。

  在广州市,放学独自回家的9岁女童琳琳在小区内被一名快递员尾随。快递员跟随琳琳走进电梯,不仅在琳琳面前脱掉自己的裤子,还用手摸她的私处。事后,有小区居民反映,类似的猥亵女童事件在小区内已经出现过两起。

  安保规范的社区都会设门禁,安排专门的门卫、保安对进入车辆、人员盘问、登记,但这对经常出入小区的快递员似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24岁的河北小伙小张在北京朝阳区某大型社区当了快两年的保安,他告诉记者:“快递员都是固定那几个,他们每天都来送快递,面熟了也就开门让他们进去了,不用做登记。”“有没有想过快递员会在小区里做坏事?”记者问道。小张笑了笑:“不会吧!我们也不能派人一直盯着他们送快递啊!”

  法官呼吁

  小区管理不能出现真空

  石景山区法院通过对近三年来180件涉儿童权益民事和刑事案件进行梳理、分析后发现,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犯罪形势严峻,其中性犯罪案件比例畸高。与往年相比,发生在小区内的性侵、猥亵儿童的案件呈上升态势,仅去年就占到少年庭刑事收案数的1/3,特别是14岁以下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比例较高,约占80%。

  “我们的孩子怎么了?”杨洁法官每隔月余会去石景山区的中小学进行普法教育,“每次都是老生常谈的安全问题,其中性教育占了很大的比重,可悲剧还是不断发生。”

  以发生在石景山小区的这两起案件来看,小区物业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杨洁法官表示,一是小区监控存在死角,让关凯多次得逞;二是物业从业人员素质问题,陈某就是小区的保洁员。此外,小区门禁不严也会让“色狼”窜进小区。

  对此,杨洁法官建议物业公司要增强安全意识,加强对小区的管理,监控要覆盖到位,“任何一个无人的监控死角,都有可能成为色狼实施暴行的地方。”

  其次,要加强对小区出入车辆、人员的管理,做好盘查登记工作,杜绝社会闲杂人员的流入。

  对物业公司员工也不能疏于管理,小区保安、保洁员、维修工等比他人更熟悉小区的情况,若有人像保洁员陈某一样心存邪念,将威胁到小区孩子们的人身安全。

  家长的性教育不可缺失

  家长的监护空白,是儿童容易在小区受到猥亵侵犯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谈及这个话题,杨洁法官很是心痛:“我们不能完全怨孩子,他们在生理、心理上的成熟度不够,我们要反思的是家长的监管在哪里?家长的性教育和安全教育又在哪里?”

  “我审理的多起性侵猥亵案都发生在小区,这说明家长对孩子在小区内遭受的危险缺乏足够认识。”杨洁法官说,家长们往往认为,小区有监控、门禁严、都是邻居、熟人,会放心地让孩子长时间或独自在楼下玩耍,给了“色魔”乘虚而入下手的机会。

  “可能有些孩子都不知道自己被侵犯了。”近年来,被侵害儿童呈现低龄化,甚至两岁的孩子都被侵害。“性保护教育越早开始越好,家长应教会孩子如何保护自己,不随陌生人前往偏僻的地方,裤衩和背心覆盖的地方绝不能让别人碰。”杨洁法官表示。

  此外,家长尤其是对男生的性教育更少,“近年来男童也成为部分犯罪分子的侵害目标。”杨洁法官称,在关凯案中,若不是一名男童肛裂被家长发现,可能关凯的兽行不会那么快被发现。(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吴青瑜 J195

    (原标题:谨防小区里的“坏叔叔”)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