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1-29 16:14:13北京晚报
利润大打击难处罚太轻 根治号贩子需多方发力
发布时间:2016-01-29 16:14:13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洁

  “女孩怒斥号贩子”事件继续发酵。北京警方昨天通报,针对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问题,市公安局相关部门已成立专案组,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记者了解到,成立专案组意味着警方将调集专门力量对号贩子问题进行深度打击,有可能深挖其涉嫌刑事犯罪的线索,而不再简单地以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惩处。事实上,对号贩子来说,行政拘留威慑力不大。记者在拘留所内采访过的一名号贩子,曾当着抓捕他的警察的面告诉记者:“我进来就当是休假了。”去年警方虽然抓获了大批号贩子,也拘留了其中相当一部分,但事实上因处罚力度不够,号贩子所能够获得的暴利诱惑极大,导致他们继续猖獗。号贩子这一顽疾真的到了该“法办”的时候了。

  号贩子说

  大谈“需求论”

  记者曾经面对面采访过几个被抓的号贩子,这些号贩子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干扰了正常的就医秩序,反而跟记者大谈“需求论”。

  “只要让排队挂号,我们就能生存。”一个号贩子说,有的患者和家属比较“懒”,不愿意早点来排队,怕受罪,干脆找他们花钱买号。“其实要是早点来就能挂上号。”号贩子漫不经心地说。

  当被记者问到他们早早来抢号,患者正常来看病是不是就挂不上号时,这名号贩子说:“我不来也会有人早来。”

  “有时我们挂号的名字和患者对不上,但医生一看也知道患者大老远来的,买号是为了看病,也不容易,有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很多患者,尤其是大老远从外地来的,大多是奔着专家来的,而专家号资源有限,就形成了巨大的市场。虽然可以电话或者网上预约,但是抢手的号一样难约,甚至一个月之内的号都约满。“急着看病的患者根本等不了。”号贩子说。

  作为患者,一边痛恨号贩子侵占本就有限的医疗资源,一边还掏钱从他们手中买号,这就如同一个悖论,也形成了一个无奈的供需死结,给号贩子提供市场。本报记者 孙莹 安然 J001 J060

  长期“猫鼠游戏”打击难度大

  对于没有执法权的医院而言,总希望警方去肃清号贩子。事实上,对于这些扰乱正常就医秩序的号贩子,警方一直在打击。

  就在半个月前,西城警方还在儿童医院、协和医院西院区开展了一次突袭,抓获6名号贩子。

  根据记者此前掌握的数据,去年一年,西城警方采取异地用警、联勤联动、专案侦查等方式,仅在儿童医院就组织专项行动20余次,共抓获医托号贩子245人。

  但警方打击号贩子的一个现实难题是,在长期的“猫鼠游戏”中,民警和号贩子互相已经没什么隐蔽性可言,即便穿着便衣,号贩子大老远一看见有熟脸,掉头就跑,或者把患者约到很隐蔽的地方去交易,跟民警打游击,想抓他们很不容易。

  此前,记者随警作战采访几次专项打击行动,都是专门调动属地派出所以外的“生面孔”参与抓捕,然而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有些常干的“老油条”对周边几个派出所的民警都认识了。再加上很多患者和家属怕惹事,不愿配合民警调查取证,更增加了打击的难度。

  法律难题

  处罚太轻难除根

  除了利润大、打击难之外,处罚轻更是号贩子如此猖狂不绝的关键。

  据记者了解,以前,如果是“屡抓不改”的号贩子可以处以劳动教养,随着劳教制度的废除,如今对于没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的号贩子,基本都是治安处罚,拘留几天、罚点钱。拘几天权当“休假”,出来还可以接着干,这样的处罚怎敌得过倒卖专家号的巨大利润诱惑。

  作为资深的刑事律师,西城区律协刑法专业研究会主任祁咏欣和民警也研究过如何处罚号贩子的问题,但法律的难题让他们颇感无奈。

  “定罪量刑很难,非法获利的数额、次数的确定都是难题。”祁律师说,诈骗算不上,敲诈勒索也不对,如果其行为是强买强卖也可以追究,但实际上那些买号的患者因为着急看病也就认了。至于相对靠得上的非法经营罪,祁律师介绍说,该罪要求个人违法所得达到2万元,或者非法经营数额达到5万元,而且司法解释也没有涉及倒卖号卡等行为的相关内容。

  祁律师建议国家立法应当跟上,对倒卖火车票、购物卡、医院就诊号的各种黄牛,非法获利数额较大的都予以定罪量刑,严肃惩处。本报记者 孙莹 J001

  号贩子不惧行政拘留

  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常铮律师说,从法律上分析,警方的专案组可能将会在今后一段时间的工作中,深挖这些号贩子倒号的来龙去脉,然后待证据充分后,“向非法经营罪这样的罪名靠拢。刑法225条里有一条兜底条款‘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现在看来是最贴近的。但能否在法律上站得住脚,要看侦查机关掌握的证据。现有的法律还并没有特别明确地将这种非法占有挂号资源并倒卖的行为列入刑事犯罪范畴。”

  常铮认为,倒号这种事,如果没有内线,单凭号贩子在窗口以蛮力抢夺挂号位置以及在网上使用作弊软件抢挂号资源,还不足以形成如此大规模的市场。“这就要考虑是否有内外勾结的问题了。”常铮说,从法律上讲,如果公安机关能够查实存在内外勾结的情况,对于有编制的医方人员,在数额抵达标准线以后就可以构成受贿罪,而对于像保安员这种不具有事业编制的人员,则应当能够适用“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当然,想要查实这些难度不小,毕竟即使真的存在内外勾结,每一次的数额也不会特别大,而且获取证据的难度很大。”本报记者 安然 J060

  专家观点

  建议修改条款加重处罚

  来自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高校的法学专家上午告诉记者,国家相关部门应该进一步加大对于各种“票贩子”、“号贩子”的打击力度。“已经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湛中乐说。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著名法学家应松年说,加重处罚涉及到刑法和多部行政法,在刑法方面,国家可以修改相关的条款,将“倒卖票、卡、号”等违法行为入刑;在行政法方面,可以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等行政法规,加重对于上述倒卖行为的惩处力度,“重点是做好刑法和行政法的衔接,不能留给不法分子逃避处罚的空隙。”

  还有专家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已经落网的“号贩子”多属于个体行为,涉案金额不高,因此只能拘留,难以入刑。这背后是否有团伙利益集团还不清楚。警方应进一步加大侦破力度,如果能深挖破获大的集团,就很有可能达到刑事处罚的条件。 本报记者 张航 J067

  网友评论

  揪出“背后利益链条”

  @拙劣的骗子:医院门前的号贩子,是通过堵别人的生命通道赚钱,太缺德了,号贩子就是图财害命,应该严惩。

  @杰Jeremy是来自ECUST的ITer:医疗资源不均等、分配不均衡,就导致看病扎堆大城市。

  @yuelynn:医院挂号如果实行实名制,参考火车票实名制的方法,也许是杜绝黄牛的一个好方法。

  @道于明心:号贩子堪比打不死的小强,一次曝光或许能让号贩子消停片刻,但要让其绝迹,还是得加大打击力度。

  @在海阔天空飞翔:每次严打都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就在于对号贩子的惩罚太轻啦!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更何况还有威胁恐吓患者行为。国家还没有对此类行为明确的法律法规,立法要跟上啊!

  @伍里川:毫无疑问,揪出“背后利益链条”是关键所在。追查事件真相,绝不能仅仅查出几个小虾米,绝不能“关几天就出来”。栗晨整理

    (原标题:根治号贩子到了多方发力的时候了)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