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10-24 15:37:01北京晚报法庭上被告人对所售针剂质量疗效一问三不知
在校大学生微信卖溶脂针伤人受审 经鉴定为假药
法庭上被告人对所售针剂质量疗效一问三不知
发布时间:2016-10-24 15:37:01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经食药局鉴定溶脂针为假药 庭上被告人对所售针剂质量疗效一问三不知

 

  京报网讯 现年29岁的石女士在2014年做了一次微整形,注射了一针溶脂针,结果腰部、腿部出现不同程度的淤青、溃烂。今天上午,溶脂针卖家申某因涉嫌销售假冒伪劣药品罪在石景山法院出庭受审。

  申某1993年出生,今年不过23岁的她还是山东某大学的在校大学生。上午,坐在被告人席上的她穿着灰色帽衫,一脸稚嫩,其父母也从老家赶到北京旁听此案。

  据公诉机关诉称,2014年9月,大学生申某通过微信将一盒“蜜拉贝尔溶脂针”减肥针以1300元的价格销售给犯罪嫌疑人凡某(另案处理),后凡某又通过微信转手以1850元的价格将药品转卖给被害人石女士。在无任何行医资质下,凡某在石景山某快捷酒店房间内对石女士的腹部和腿部进行注射,又收取注射费1400元。月余后,石女士被注射部位出现溶脂后皮肤脓肿合并感染现象,经诊断为脂肪溶解坏死,医疗费用已逾10万元,其损伤程度经鉴定属轻伤一级。

  经石景山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申某、凡某销售的“蜜拉贝尔溶脂针”为假药。石景山检察院认定,凡某、申某涉嫌销售假药罪,给被害人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当被问及自己销售的溶脂针的质量、疗效、有无副作用时,申某竟然一问三不知。“我也是从一家微商那买的,不清楚有没有资质。” 申某承认自己在微信上打出的广告词和使用效果图等均为网上抄袭,自己并非“代理商”,也没有“实际使用过”,根本不具备经营资质。得知石女士受伤后,申某来北京找到凡某,两人一同去医院看望了石女士。“父母一直督促我积极解决这事,所以接到警察电话后,他们就陪我去派出所了。”

  就在上个月29日,另一位被告人凡某也在同一个法院受审。凡某在庭上称,自己是通过微信与申某认识的,购买溶脂针后因发现自己怀孕无法使用,就转手在自己的微信上将溶脂针卖给了石女士。最后,凡某因犯销售假冒伪劣药品罪,被石景山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据记者了解,事发后申某、凡某各自向石女士赔付5万元,但并没有取得谅解。石女士已经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其两位亲属作为代理人参加了今天的庭审。

  截至记者发稿,此案仍在审理中。

  检察官提示

  警惕微整形变“危”整形

  据记者了解,去年美容协会显示我国医疗美容产业值高达四千亿元,而且以每年30%的速度在增长。不过微整形虽然方便,存在的风险却不小。近些年来,这方面的事故可谓频发。

  对此,石景山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向记者表示,溶脂针、美白针、干细胞等微整形针剂,我国根本没有批准上市,市场上出现的此类产品都属于违规销售或者假药,盲目注射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据其介绍,整形美容医院属于医疗美容范畴,必须要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包含的经营项目应该有“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等医疗美容科目。整形外科医生必须具有专业资格证,即《医师资格证》和《执业医师证》。此外,有些省份卫计委还规定整形外科医生必须具有《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证》。

  但如今,一些微整形工作室隐藏在写字楼里,靠微信拉拢顾客。在微信账号里,这些微整形工作室标榜自己是专业工作室,涉及的微整形项目繁多,包括隆鼻、填充额头、注射溶脂针瘦脸针、丰唇、丰下巴等等,风险极大。

  吴青瑜

    (原标题:卖溶脂针伤人 在校大学生受审 )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