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03-15 15:13:22法制晚报肺癌患者称体检时漏诊 慈铭称体检不能取代诊断 鉴定认为慈铭负主要责任
慈铭体检被告漏诊肺癌 被判承担主要责任赔75%
肺癌患者称体检时漏诊 慈铭称体检不能取代诊断 鉴定认为慈铭负主要责任
发布时间:2017-03-15 15:13:22 文章来源:法制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位于大屯附近的慈铭集团总部

  慈铭体检官网上显示其是一家按照“早诊断、早发现、早治疗”暨“预防为主”的集团化、连锁式经营机构

  法制晚报讯(记者 付中 杨国华) 段某于2013年12月18日到慈铭体检,慈铭公司出具体检报告载明其“胸部摄片提示右侧局部胸膜增厚”,时隔一年后,段某再去慈铭做胸部摄片时发现:“右肺下叶可见团块状阴影”。

  随后,段某前往肿瘤医院进行检查,专家会诊时发现,2013年12月18日的体检报告后附的DR影像片已经显示右下肺部存在阴影,但慈铭公司没有看出来,也没有提示段某。段某认为其存在严重的漏诊、误诊,延误了其右肺下叶癌病情的治疗,并导致段某肺癌发展到中晚期。

  因此,段某将慈铭公司诉至法庭。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医疗过错及因果关系,进行了司法鉴定。根据鉴定意见,被告慈铭公司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该过错与段某肺叶切除术后需接受辅助化疗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责任程度为主要责任。

  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慈铭公司按照75%的责任比例予以赔偿。日前,法晚记者联系段某了解其病情与案件进展,其代理律师透露,目前段某还在接受治疗之中,但婉拒了记者采访。

  体检 漏诊肺癌告体检机构索赔

  段某2013年12月18日到慈铭健康体检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慈铭公司)体检,2013年12月21日,慈铭公司出具体检报告,显示其“胸部摄片提示右侧局部胸膜增厚”。

  一年后的2014年12月25日,段某再次到该公司体检时,其胸部摄片发现“右肺下叶可见团块状阴影”。随后的2015年1月4日,段某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就诊,诊断为右肺下叶癌,并于2015年1月6日,在全麻下行“胸腔镜下右肺下叶切除术+纵膈肺门淋巴结清扫术”。

  术后,段某被诊断为右肺下叶中分化腺癌,可见脉管瘤栓。

  段某说:在我住院期间,专家会诊时发现,2013年12月18日的体检报告后附的DR影像片已经显示右下肺部存在阴影,但被告慈铭公司没有看出来,也没有提示我,存在严重的漏诊、误诊,延误了我右肺下叶癌病情的治疗,导致我肺癌发展到中晚期,并血行转移。

  随后,段某将慈铭公司诉至法庭,认为慈铭公司应当承担全部责任,要求慈铭公司赔偿医疗费145118.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护理费11400元;营养费和交通费各1万元共计277318.6元。

  拒赔 慈铭公司坚称不存在过错

  据慈铭公司官网介绍:慈铭健康体检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9月,资料显示:其是一家按照“早诊断、早发现、早治疗”暨“预防为主”的医学思想创建的以健康体检为主营业务的连锁化经营的专业体检机构,总部设在北京,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武汉、南京、大连等国内主要城市拥有37家体检中心,是目前国内规模较大、覆盖范围较广、年体检量及累计体检量较多的专业体检机构之一。

  资料称:截至目前,慈铭体检在体检网点数量、年体检人次、累计体检人次、市场占有率等方面均居全国同行业前列。对于段某的索赔诉求,被告慈铭公司辩称:我公司2013年12月21日出具体检报告载明“胸部摄片提示右侧局部胸膜增厚”,并提示其对异常结果进行随访复查或其他相关检查。之后,段某再次到我公司体检时,被发现“胸部摄片发现右肺下叶可见团块状阴影”。

  慈铭公司认为,正是由于该公司为原告实施的体检发现了异常,段某所患疾病才得以在没有症状的情况下及早确诊,及早治疗。

  慈铭公司还认为,段某的损害后果是自身疾病,并非诊疗行为导致。慈铭公司辩称:原告所患疾病是自身原发疾病,并非体检行为导致,且该疾病必然发生手术、放疗、化疗等后续治疗,因此,原告损害后果与我公司的体检行为之间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

  此外,慈铭公司还辩称:体检目的是发现疾病线索,不是也不能取代诊断,故不存在漏诊、误诊,同时已为原告实施的体检实现了预期目的,所以体检行为不存在过错,也和原告的自身疾病不存在因果关系。

  除对原告术后化疗发生的未报销的医疗费,按照责任比例承担外,慈铭公司拒绝做出任何赔偿。

  鉴定 医疗行为存在过错 承担主要责任

  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理了此案。随后,法院委托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进行医疗过错及因果关系的司法鉴定。根据鉴定意见,被告慈铭公司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该过错与段某肺叶切除术后需接受辅助化疗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责任程度为主要责任。

  鉴定意见显示:鉴定机构邀请北京医学影像学专家在不了解案件的前提下,直接看该份影像片,发现右下肺叶外带有一小片状模糊影,但不能明确是炎症还是占位病变;此外,右侧肋膈角稍浅。鉴于目前健康体检机构专业人员通常在电脑上利用专业软件阅读拍摄原片的便利条件,其识别异常或病变具有更好的技术手段处理。因此,本次鉴定认为慈铭集团对被鉴定人2013年拍摄胸部DR影像片在阅读方面,虽然指出右侧局部胸增厚性改变,但存在未能及时识别肺组织异常改变或早期病变情形,也未针对胸膜增厚提出进一步行相应检查建议例如胸部CT,以致未能给予被鉴定人恰当正确的医学信息和医学建议并及时检查发现、诊断肺部异常病变,故该体检工作存在过错。

  鉴定机构认为:慈铭集团健康体检医疗行为过错对被鉴定人段某2013年未能及时发现肺癌,以致2015年1月6日术后病理检查发现脉管癌栓,与未出现脉管瘤栓的病情比较,对今后生存期可具有一定不利影响,但确切影响问题难以评定。据此,被鉴定人段某右肺下叶切除术后符合七级伤残范畴。

  对于鉴定结果,该慈铭公司表示:不认可其过错医疗行为对段某的术后化疗承担主要责任。慈铭公司坚称:体检行为并非诊疗行为,只是发现疾病线索,并告知受检者,在发现线索后,由受检者到专业医疗机构进行进一步检查,而本案中,慈铭公司在段某第一次体检时就已经告知了异常结果,是患者自己没有重视,没有进一步检查。慈铭公司认为,其最多承担轻微责任。

  判决 慈铭公司按75%责任赔偿

  法晚记者注意到,虽然慈铭公司对鉴定意见中的责任比例问题不予认可,但未提供证据予以反驳。

  法院认为,健康体检是通过医学手段和方法对受检者进行身体检查,了解受检者健康状况、早期发现疾病线索和健康隐患的诊疗行为。实施健康体检,应由具备相应条件的医疗机构,应用与其服务能力相适应的医疗技术,遵守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规定进行,以达到“在定期、约定的检查项目范围内,尽早发现潜在或早期病变、异常,从而及时提出相应的进一步医学诊疗建议,使受检者能尽早得到规范诊治、改善预后”的目的。故医疗机构的健康体检行为虽与医学诊治不同,并非是对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但亦属于医疗行为的一种,受相关医疗规范约束,如医疗机构的健康体检行为存在过错,且该过错行为给患者造成了损害后果,并与患者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则该医疗机构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法院还认为:虽然慈铭公司不认可鉴定结果,但未提供相关证据反驳,因此,法院采信了该鉴定结果,确定由被告慈铭公司按照75%的责任比例予以赔偿。

  法院还判决:原告术后化疗的费用,慈铭公司应当按照相应的责任比例予以赔偿,但医保报销部分除外。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于法有据,被告慈铭公司亦认可其计算方式,故慈铭公司按照相应的责任比例予以赔偿。此外,对交通费、营养费、护理费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法院都依法作出了相应判决。

  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慈铭公司按照75%的责任比例予以赔偿。日前,法晚记者联系段某了解其病情与案件进展,其代理律师透露,目前段某还在接受治疗之中,但对于记者的采访,律师转述说:段某本人在中科院工作多年,考虑到各方影响,婉拒了采访。

  健康体检与医学诊治存差异。

  提示 明白体检作用 切不可陷入误区

  法晚记者在多个体检机构处,随机采访了10位准备做体检的群众,发现有3位受访者认为通过例行体检就能发现身体可能出现的问题,在但大多数人却表示:走过场、体检就是“鸡肋”或者根本查不出疾病,白白浪费时间和钱。

  事实上,上述理解均存在误区。据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2009年,卫生部制定的《健康体检管理暂行规定》中指出,健康体检是指通过医学手段和方法对受检者进行身体检查,了解受检者健康状况、早期发现疾病线索和健康隐患的诊疗行为。因此,健康体检不是对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而是通过定期、约定的检查项目范围内,尽早发现潜在或早期病变、异常,从而及时提出相应的进一步医学诊疗建议,以使受检者能尽早得到规范诊治,改善预后。

  应指出的是,健康体检与医学诊治仍存在一定差异,包括是否具有疾病前驱症状信息以供医师参考,受到体检合同规定检查项目、检查条件制约等。通常认为体检的目的就是确定自己是否患病,一旦确定“无病”,体检单便可以扔掉了,这实际上是把体检报告误当成疾病诊断书了。严格意义上,健康体检并不具备诊断功能,健康体检与疾病诊断实际上是两个概念。

  文/记者 付中 杨国华

    (原标题:慈铭体检被告漏诊肺癌判赔)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