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06-12 09:48:54北京晚报亲情会见抹泪感叹孩子长大
强戒所为戒毒者办生日会 父子相拥立誓走上新路
亲情会见抹泪感叹孩子长大
发布时间:2017-06-12 09:48:54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京报网讯(记者孙莹)在母亲去世、与妻子离婚的生活磨难面前,他用吸毒逃避现实;在败光家产,父亲出车祸没钱医治时,他选择自首解决困难,也把父亲和儿子陷入无人照料的境地。6月10日,在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开放日亲情活动上,他见到了半年多未谋面的儿子,也过了自己有生以来最刻骨铭心的一个生日。痛定思痛的他向儿子发誓,今后再也不会离开儿子。

  “真没想到,他都长这么高了。”这是34岁的新建(化名)在人群中见到儿子康康(化名)的第一反应。自从被强戒后,他已经半年多没见到儿子了。为了依靠家庭的力量帮助强戒人员戒毒,8位强戒人员的亲属受邀参加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亲情活动,新建从未想过,自己强制戒毒这两年里还有机会能见见儿子。在亲子活动中,他和儿子一起画画,做游戏,眼中透着慈爱。而11岁的康康则一直紧紧抱着父亲,一刻也不松手。

  活动过后,是属于新建父子俩的特别时刻。新建的生日快到了,民警特意准备了蛋糕。当康康端着蛋糕,唱起生日歌时,新建一把将儿子搂进怀里,一遍遍哭着说:“爸爸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爸爸错了……”

  康康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跟爸爸一起过生日吃蛋糕。当被问到对爸爸的印象时,康康不假思索地说:“爸爸在我心中是英雄,因为他把我从小抚养大。”“可爸爸犯了错误。”对于儿子的仰慕,新建有些不好意思。康康奶声奶气地说:“没关系,改正就好了。”

  在抹着泪感叹孩子真的长大了时,新建也不忘感谢戒毒所的民警,在他最空虚的时候,能让孩子来看他,给他鼓舞,让他对生活有了希望。

  相聚的时间很快过去,康康被福利院的阿姨牵着手准备走出高墙,他一步一回头,即便走进安检室也要从窗户的缝隙里回头看看父亲。看得出,年幼的孩子太渴望父亲的爱了。

  “我对不起孩子,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没在他身边。”新建的后悔溢于言表,当年儿子呱呱落地时,是他最开心幸福的日子。那时的他,从部队退伍,有了稳定的工作,找了个媳妇,终于不是顽劣少年,成家立业。

  可是生活有了起色,新建的母亲得了重病。烦躁的新建每天喝酒,和妻子吵架,没多久,母亲去世了,家也吵散了,妻子一走没再回来。那一年,儿子康康才两岁。

  母亲的去世,再加上自己离婚,生活中的磨难接踵而至,压得新建喘不过气来。为了养活年幼的儿子,他买了辆车拉黑活。有一天,新建拉活碰到了自己的初中同学,跟着对方到宾馆,第一次看见别人“咕噜咕噜”地吸食冰毒。新建觉得好奇,主动要求来两口,那浑身发热的兴奋感让他陷了进去,从此染上毒瘾。

  “那时候,每个月吸毒就得花2000多,人也懒了,什么都不想干。孩子老人也顾不上,家里一片狼藉。”新建说,很快他花光了家里本就不多的积蓄,还把手伸向老父亲的养老金,甚至把父亲回迁的楼房都卖了。

  因为吸毒,他两次被公安机关处理。警方第二次抓到吸毒的新建后让他进行社区戒毒,新建做到了两年多没碰毒品。

  去年12月,父亲被一辆电动三轮车撞倒,可肇事方根本没钱赔偿。因为吸毒,新建也把家败光了,拿什么给父亲看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新建又联系那些毒友,用吸毒来减压。

  他甚至想:“也许我进去了,父亲就有人管了。”当时手里连饭钱都没有的新建把孩子送到学校后,自己去派出所主动交代吸食冰毒的事。这一次,他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新建进了戒毒所,却把父亲和孩子推向了社会。康康无人照料,新建的父亲至今仍在医院卧床,生活不能自理,欠了20万医药费。天堂河强戒所五大队副大队长隗世纪帮忙联系,把康康送到了福利院,还专门去医院看望了新建的父亲,把治疗的情况告诉新建。

  新建说,在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他对毒品有了更深的认识。“在毒品带来的虚无缥缈的所谓的快乐中,我迷失了自我,甚至用吸毒去逃避现实。今后,我会选择一条新路,遵守法纪、孝敬老人,做一个对家庭对社会有意义的人。”

    (原标题:强戒所为戒毒者举办生日会)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