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08-29 15:24:54北京晚报死者家属索赔87万 一审法院判被告担责15% 被告不服上诉今二审
同居时发生矛盾女子服农药身亡 男友被家属索赔
死者家属索赔87万 一审法院判被告担责15% 被告不服上诉今二审
发布时间:2017-08-29 15:24:54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洁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男女朋友在同居时发生矛盾,年轻女子服百草枯自杀身亡。家属认为其男友漠视该女子的自杀倾向,应当对该女子的死亡负赔偿责任,故起诉索赔87万余元。一审法院经审理,酌定被告承担15%的赔偿责任,被告不服提出上诉。今天上午,本案二审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去年7月27日,警方接到报警称,在朝阳区某房屋内有人服用农药自杀。警方出警后初步查明,年轻女子小孙系服用安定、百草枯后死亡,不符合刑事立案标准。

  小孙的哥哥表示,小孙与小张是通过网络相识。事发前,小孙前往小张家中共同生活已经有四个多月,期间两人发生过争吵,小孙还被小张打过。

  “我们在QQ上认识将近一年,去年4月份她突然要来我家玩,之后就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在我家借住下来了。”小张说,小孙称自己毕业于重点医科大学,并在北京一家知名医院做医生,家庭也十分和睦。但两人同住后,小张才发现小孙患有精神疾病,经常失眠,自己还曾持她的处方帮忙购买过助眠药物。

  “说着说着就发脾气、摔东西,还说她早就不想活了。”小孙的状态让小张感觉不妥,在了解到小孙患有精神疾病的情况后,他便劝说小孙回家,但遭到拒绝。于是小张自己住在南屋,小孙住在东屋,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但两人基本不见面。

  “她就是天天在家睡觉,零食撒的满床都是。”小张说,小孙来到小张家近三个月后,一天,小张下班回家,发现小孙将家里的物品砸毁。小孙称这是她发泄的途径,小张便立即要求她离开自己的家。

  在发现小张态度坚决后,小孙在去年7月27日在家服用了安定、百草枯。恰逢当天小张加班,没有及时发现小孙的异常,晚上十点回到家时,小张立刻叫了救护车并拨打了110,虽然当时小孙还有呼吸,但已经于事无补。经抢救无效,小孙不幸去世。

  小孙的父母坚称女儿精神正常,并非患有疾病。故家属将小张起诉至法院,认为小孙自杀时小张没有及时阻止,导致小孙死亡的后果发生,要求小张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87万余元。

  朝阳法院一审认为,小张和小孙是恋爱同居关系,双方曾发生过争吵,小张在明知小孙有轻生迹象的情况下,没有对她进行任何宽慰,其漠视行为对小孙的自杀身亡负有责任。法院酌定判处小张承担15%的赔偿责任,赔偿小孙家属21万余元。

  因不服一审判决,小张向北京市三中院提起上诉。

  小张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存在错误,自己对小孙的轻生念头根本不知情,不可能通过事发两个月前的几句“我不想活了”而认定小孙打算自杀。原本小孙计划周日离开,回到其自己家中,“回归家人的拥抱,这么美好的事情,又怎么会自杀?”而且两人也并非是男女朋友关系,原审法院认定小孙系自杀并应自行承担主要责任,并非他杀,正是因为小孙有精神疾病,才发生自杀后果,故应该由小孙自己负全责。

  “我家的房屋现在贬值了,也没人赔偿。”小张的父亲说,当时小孙赖在他家中不走,小张就已经想过干脆将房子出售,没想到发生了现在的结果。

  截至发稿时,庭审仍在进行中。J244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