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09-01 14:58:28北京晚报
“神眼交警”程烨:饭后遛弯儿也能顺手破个案
发布时间:2017-09-01 14:58:28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洁

  程烨(右)与同事正在研究车牌的真伪。

  在摩托车车友论坛里,“程烨”是个提及率颇高的名字:程烨昨天又抓了几个、程烨今天又在某条路上出没了、程烨“上下嘴唇一碰”就把法条改了……只是发出最后这种抱怨的,通常免不了马上被同好们打脸,收几条“没文化真可怕”之类的跟帖。在这里,并非车友的交警程烨是个有些古怪的存在:经常有车友在他的手里“折进去”,却让更多车友成了他的拥趸。在同事们的眼里,他基本是个人体车辆数据库,晚饭之后出门遛弯都能顺手查到路边停着的盗抢车。曾经以电光石火车辆交错而过的刹那间识别对面来车是假车牌的他对记者说:“辨认牌照?那是最简单的业务,真正有难度的在后边呢。”

  ■等红灯盯上克隆出租车

  去年秋冬季,套牌出租车一度成了北京市民的心腹大患。里程表快跳不说,司机还会伺机用假币掉包。开车人携带管制刀具、甚至会吸毒后驾车,一些深夜抵京的市民将自己的遭遇发到了网上,引发了公众相当大的恐惧。

  打“套牌”,是这段时间程烨和交管局涉车案件侦查专业队的中心工作。11月,正在天坛附近巡逻的程烨看到一辆黄绿色伊兰特出租车。车子正在红桥路口南向西左转车道里等红灯。凭直觉,程烨感觉有些地方不对:“这款车早停产了,北京还在用这个款型的出租车已经凤毛麟角了。隔着车窗看司机,觉得这个面相和‘的哥’有区别,虽然是坐在车里,可是身上的一股躁动劲按捺不住。从车到人,都那么可疑。”

  可是这时候不能拦截不能抓。在成为交警之前曾经干过多年刑警的程烨对抓捕一点都不陌生:要在最安全、合理、十拿九稳的情况下动手。“身上真背着事儿的,会小白兔一样老实停着让你抓?他肯定跑啊,这么宽的红桥路口,他撞了别的人、别的车怎么办?他自己撞死了怎么办?”

  跟着。总有机会。果然,车子左转,刚过了天坛北门,道路收窄,机会马上来了。此时周围警车陆续赶到,当出租车开到一辆大公交左侧时,前方警车刹车、对面车道的警用GL8公务舱紧贴过来,跟在后边的程烨将自己的车死顶住出租车车尾:前后空间为零,左右空间也仅能站一个人。程烨下车,从车辆左后方贴近,要求对方下车——人家当然不听他的,门窗锁紧,司机还在负隅顽抗。民警发出警告,但还是无效,等了几秒钟,侧后方的程烨举起警棍,瞬间砸碎了司机一侧的车窗玻璃。“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站在车子的左后方B柱的边上?”程烨问记者,记者仔细观看当时的录像,半晌回答:“他要是突然左右打轮,拼死往外撞,只有这个地方撞不到。”“这就是抓人的技巧。”

  被拽下车的司机马上被铐住,但是仍然留在车门旁边。很快,一直用来取证的摄像机拍摄到,民警从驾驶座一侧车门挡板里发现了冰壶和吸管。以前曾在刑警队办理过缉毒案件的程烨马上明白了,怪不得他那么“躁动”。果然,车、证、驾驶本全是假的,此人也是吸毒后驾车,尿检呈阳性。

  截至目前,折在程烨和他的同事手上的克隆出租车有20多辆,刑事、行政拘留共13人,从车上收缴假币20000余元,收缴吸毒工具多个。抓捕过程中,没给套牌车司机们留下任何反抗或逃跑的空间,严谨的抓捕流程和取证工作,也让今后这些司机上法庭的时候,对着铁证无话可说。

  ■工体抓涉牌车一抓一准儿

  偌大的北京城,工体,在程烨眼里算是一个最奇葩的存在。午夜时分,停车场上,程烨随便溜达一圈,总能一眼看穿几副假牌子。假车牌多,是因为他们大多挂在问题车上。但并非只有挂着假牌子的车才有问题,即使牌照是真的,车也一样可能有问题。这些问题车里,走私入境的、报废后拼装的比比皆是,看上去奢华无比,劳斯莱斯、宾利、玛莎拉蒂、兰博基尼……在这个地方,对车主来说,好使,有用。对程烨来说,这儿好比是他的渔场,一网下去,总能捞到鱼。

  晚上11点半,工体北路的一辆白色路虎车引起了程烨的注意。仔细观察了几秒钟后,程烨说:“涉嫌走私,空调温度设置旋钮指着70,车里温度要是到了70℃,得什么样?这肯定是一辆美规车。”原来车上的温度计的计量单位并非摄氏度,而是华氏度。“这是美规车,生产的规格并不是按照中国相关法规,而是按照海外地区的相关要求来生产的进口汽车,但是看它的号牌、车架号,显示的却是中规车,所以它涉嫌走私。”在这里,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和缴税后正规进口的车子相比,走私车要便宜不少,但是车主把它们开到这儿来,效果是相同的。

  “只会看车牌,是比较初级的水准。真功夫应该是体现在将车牌、车架号、常见品牌车辆生产的大致年份、特征综合起来,其中如果有什么对不上的地方,那就查下去。”程烨告诉记者,历经了20多年的研究,直到1981年,美国机动车工程师学会以一个民间学术组织的身份,最后研究确定了17位的车架号编码规则,每一位数字都对应着相应的车辆信息,如生产国、生产年份、车辆类型、发动机类型、组装厂等等,中国于1997年开始推荐性使用,2004年成为正式国标。

  警察懂这些有什么用?“比如工体发现的这辆白色路虎,它的车牌是真的,行驶本和车架号看着都没有问题,但是细细地观察,除了温度刻度之类比较明显之外,再仔细看,车身前部的侧面有两个小边灯,这是销往地为北美地区的路虎的标志,安装它是为了在出车库的时候,让左右来车能在光线不良的情况下容易发现。后边还有一个小拖杠,这是用来拖房车等物品的,这也和中规车有明显区别。”程烨指着它的车架号,让记者仔细数清楚了位数,接着说:“但是再看它的车架号,问题就出来了:这一位数字,是标记销往区域的,既然是美规车,它这里应该写的是A,如果是销往中国大陆,应该标记的是N。如果车子是从美国原装合法进口的,它这里当然应该写着A,但是,它其实是N。也就是说,作为车辆身份证的车架号告诉我,它应该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但我面前站着的,明明是一个连中国话都不会说的,肤色或黑或白的老美。所以,车架号是后来改过的。”

  “那是不是以后只要我看到这一位车架号是A或是N,我也能判断某辆车是中规还是美规了?”记者问道。

  程烨大笑:“每种车都不一样,这款路虎是这么标记的,同样是一个公司,另一款路虎就不是这个编码规则了。更别说奥迪、宝马,肯定是各自不同,所以对我们来说,就得把所有这些在北京路面上常见的款型的编码方式都记在心里,不见得所有的都能纤毫不差,但是一旦在你眼前出现,你得能直观地察觉到它有问题。”

  ■饭后遛弯儿发现盗抢车

  程烨的眼睛能神到什么程度?吃完晚饭,出门散步消食,也能顺手破个案。“你看这个车子,停在我家附近,有啥问题?”他指着案卷里一辆雅阁轿车和它的牌照、车架号特写等图片。记者看了半晌,并无头绪。

  “铆钉啊。车架号有的是贴的,有的是铆上去的,铆钉有从上向下,也有反着来的,各个品牌的车,都有自己固定的工艺模式,不可能同款车型,这个用铆钉,下一个就粘贴。而且有的字体是黑底白字,有的是白底黑字,有的甚至中间还有变化。这里头学问可大了。”程烨说,当时在家门附近随意溜达,看见这辆雅阁车,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不对,于是凑过去看了看风挡玻璃下的车架号,接着就打电话给队里,叫拖车。

  问题出在哪儿?车架号的铆钉方向反了。这在他的眼里,已经属于技术水平太低、明火执仗级别的伪造。拖回交通队查实,果然,这辆车是在河北被盗抢的,改头换面弄到北京开——但是这么巧合又这么窝囊的被查出来了。

  在同事们的口中,以前干过刑警的程烨现在也一直浑身带着刑警的味道。所有的零碎时间都要被他利用起来,没事儿就研究各大品牌的车系车型。睡觉之前突然想起来某个车型有什么新变化新特点,也得在微信里骚扰一下同事们。

  “应该说吧,从警17年,从2011年开始查涉牌案件,见到太多涉牌涉证违法车,肇事逃逸之后给受害者带来的痛苦了。”最令他痛恨的莫过于克隆车,监控上看到的车牌、车型、颜色完全一致,等根据车辆登记信息找到了车主,车主麻利儿地把车开到交通队,细细查看一番却毫无碰撞痕迹,这可怎么办?车主都是无辜的吗?未必。

  按照程烨的经验,现在“自我套牌”的越来越多:开一辆真车,假称号牌和行驶证丢失,补领一套全新的,再将新牌新证装在一辆和原车同款、同颜色甚至同生产年份的车上,再找地下修理厂将车架号涂改成原车的——一切天衣无缝。

  去年夏天,就是这样一款几乎天衣无缝的自我克隆车,在朝阳某写字楼被程烨一眼看穿。“当时我们正在蹲守别的案子,整整三天,闲得难受,突然这么一个车从停车场开出来了。猛一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它是哪儿有问题,总之就是觉得有问题。”他回忆说,似乎不太像中规车,但是又好像照着中规的标准改过了。于是赶紧查询车辆信息,果然,车主曾经补领一套号牌和行驶证,嫌疑程度马上上升了。警车追上去,将宾利截停,细细一查,真牌、真行驶本、车架号没问题。但是,程烨疑心还是不减:车架号的粘贴工艺好像和原厂不太一样,先带走。

  车子扣了,车主怒气冲天带着全套合法手续追到了交通队,一连串地质疑责问。程烨没吵没怒,将宾利拖到了4S店,直接在4S店的电脑中读取,获取了车辆真正的车架号:这才是它真实的身份。一切真相大白。

  在程烨眼里,办好某几个案子虽然也很重要,但更关键的是从案子当中发现日常交管工作中的不足。比如号牌补办,原本是方便车主,却被不少无良人士钻了空子。如今,这个漏洞在他和他的同事们的努力之下,早已堵住:凡那些存在可疑的补办申请,即使照常办理,也会就此进入交管部门的重点观察名单,毕竟,被无所不在的电子眼盯着,对任何一个开车人而言,都算不得什么轻松的事。

  自交管局涉车案件专业侦查队成立至今,程烨直接参与查处各类涉牌案件1097起,涉案价值超亿元。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喜欢车,喜欢琢磨,算是把爱好和工作糅在一起了,可能天生适合干这个。”

  本报记者 安然 文

  通讯员 张耀 摄 J060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