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05212730.jpg
rb.png 微信截图_20171207140902.png jj.png cb.png sb.png xb.png QQ图片20171201151416.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百态图
字号调整: A- A A+
男子因债务问题约架遇车祸身亡 父母获赔百余万
2017-12-08 09:59:54北京晨报
发布时间:2017-12-08 09:59:54 文章来源:北京晨报 网络编辑:杨森
【导语】申某与侯某因债务问题而约架,发生冲突后,申某的同伙许某驾车载申某一方逃离,侯某等人在后追赶。但许某驾驶车辆发生事故,导致同车的宋某死亡。事发后,宋某父母将申某、侯某和许某等人诉至法院。

  申某与侯某因债务问题而约架,发生冲突后,申某的同伙许某驾车载申某一方逃离,侯某等人在后追赶。但许某驾驶车辆发生事故,导致同车的宋某死亡。事发后,宋某父母将申某、侯某和许某等人诉至法院。北京晨报记者昨天获悉,顺义法院判决宋某父母获赔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10余万元。

  宋某的父母诉称,申某与侯某因债务问题约架。申某一方在驾车逃离途中,司机许某因侯某一方的追赶出现车祸,造成宋某死亡。二人认为,宋某的死亡系侯某一方追赶所致,侯某一方全体人员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申某系斗殴组织者、许某未能安全驾驶,与侯某一方的行为直接结合,造成宋某的死亡,故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据悉,此案中几名被告均因聚众斗殴被判刑。许某辩称,宋某是斗殴事件的参与者,不是刑事案件受害人。如果其没有死亡,同样属于刑事案件被告人。在案件出现意外或伤亡,不能向同案的被告人主张赔偿。

  申某辩称,没有证据证实他存在侵权行为,宋某死亡是单方交通事故责任,与被告没有直接关系。侯某则认为,他与宋某并不相识,当天也未产生肢体接触,故不同意赔偿。

  法院审理认为,申某与侯某约架致本案案发,系首要分子,申某应对己方人员的行为负责。申某雇佣许某及许某车辆参与斗殴事件,应对许某因从事雇佣活动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许某驾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宋某死亡的严重后果,具有重大过失,应与申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许某驾车逃跑过程中,侯某一方有追赶许某车辆的行为,与许某发生交通事故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侯某作为首要分子,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许某、申某按照60%的比例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侯某承担40%的赔偿责任。最终,法院判决许某、申某连带赔偿二原告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67万余元,侯某赔偿45万余元。

  记者 颜斐

  原标题:约架遇车祸身亡 父母获赔百余万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