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QQ截图20180401150644.jpg jj.jpg c.jpg s.jpg x.png 0329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4-02 09:24:01北京晨报
法院举案揭示健身消费陷阱 提醒大家加强防范
发布时间:2018-04-02 09:24:01 文章来源:北京晨报 网络编辑:杨森

  如今,健身已成为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健身会所会员制消费模式也因此蓬勃发展。不少健身会所通过向消费者给予一定折扣的方式发放会员卡,以吸引客户。但由于此种会员制消费模式缺乏监管,一旦商家不诚信经营,极易引起各种纠纷。北京晨报记者近日从顺义法院获悉,该院受理的涉健身卡类纠纷呈逐年增多态势,仅今年1至3月就受理了500余件。为此,顺义法院为消费者揭示了办理健身卡中一般会涉及的几种陷阱,以提醒大家加强防范。

  案例一:健身房关门起诉退费

  小马与同事30多人在某健身度假中心办了一张会员卡,办卡时未签订书面合同,每次都是持卡消费后,在该公司的账本上扣划。有一天,小马等人去健身时,发现大门紧闭,上写“整顿歇业”。他们起初并未在意,又去了两次发现都是如此,才终于警觉。

  报警后,警察告知该健身会所停业搬离,已有几十人次的报警。于是,小马等人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公司退还会员费。法院审理过程中,小马等人仅能提供会员卡,交费收据均已丢失,被告未到庭应诉。最终,法院因无法明确合同内容及金额驳回了小马等人的诉讼请求。

  陷阱:有卡无合同大量存在

  健身会所在办理会员卡时,经营者一般仅向消费者提供不盖公司有效公章的会员卡片或仅有工作人员签字的会员卡片,也不向消费者开具有效的付款凭证。即使有些卡片或付款凭证盖有公章,但实际经营主体与公章的主体并不一致。

  此外,有卡无合同现象大量存在,双方权利义务难以明确。一旦发生纠纷,经营者往往以与消费者不存在服务合同为由逃避法律责任。而消费者由于缺乏有效证据证明双方的服务合同关系很容易败诉。

  案例二:承诺泳池终未兑现

  王某于2016年10月花2000余元办理了一张某公司两年制的健身卡。此后,他凭借此卡在某大厦泳池游泳。去年4月底,王某从被告公司处获悉,其与某大厦的合作终止,而当时承诺的自建泳池还未动工。多次交涉无果后,王某起诉请求判令被告公司退还健身卡费用2000余元,并解除双方签订的会员协议。最终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一致意见,解除会员协议,被告公司向王某退还1600元。

  陷阱:单方设置条件不妥当

  经营者在劝说消费者办理会员卡时,往往突出宣传办卡存在的种种优惠政策,然而在双方服务合同履行过程中,经营者突然更改合同内容或设置条件,如通过设置打折有效期、积分限期清零等方式,逼迫消费者提前消费。更有些商家在不通知消费者的情况下,直接取消之前承诺的优惠政策。而大多数消费者在办卡时未与经营者订立书面的服务合同,故在纠纷发生时很难有效维权。

  此外,即使有书面服务合同,合同也是商家提前拟定好的制式合同,有很多霸王条款。例如“入会协议或会员章程中规定会费缴纳后概不退还,转卡应缴手续费”“合同条款的最终解释权归店家”等。缔约过程中,商家对于这些条款都是“一字不得更改”的态度,消费者也只能接受。

  案例三:私教课程缩水一年

  2016年6月底,石某在某健身俱乐部办理了两年期的健身卡,后经教练推荐又花费3600元购买了36课时的私人教练课程,约定课程有效期自2016年6月30日至2017年12月30日。截至2016年底,石某只完成了16节课程,但俱乐部通知其私人教练课程到期。石某多次找俱乐部交涉,但对方出示的合同上课程有效期截止日已被修改为2016年12月30日。

  陷阱:降低服务质量减项目

  向消费者推销会员卡或合同订立初期,经营者大多能为消费者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可一旦消费者办好会员卡后,无论服务态度还是服务质量均有明显下降,甚至存在服务项目减少的情况。

  此外,商家不能依照承诺的质量和标准提供服务,随意设置享受优惠的障碍,关闭、停业时对持卡用户不做任何交代,或会员卡过期费用不予退还等,从而引发大量纠纷。例如一些健身会所明知其无相应接待能力时,仍大量招收会员,因健身场所空间和训练器械有限,导致会员需长时间排队等候。

  另外,部分商家为留住客户,超经营范围做出承诺,声称可以为其提供所需的各项服务,并漫天要价,例如一些经营者做出“保证几个月内减肥多少公斤”等虚假承诺,最后却无法兑现,导致引发纠纷。纠纷发生后,商家往往以合同中约定自己享有最终解释权或消费者自身存在过错等借口来规避法律责任。

  案例四:会所停业被索会费

  北京帝一号健身发展有限公司系股份制企业,2016年至2017年期间,500余名健身爱好者在被告处购买了健身卡,并缴纳了会员费。2017年10月,被告因股东之间的矛盾而停业,其中一股东以另一股东卷款出走为由,将健身房封门并另取营业执照经营,造成会员无处健身,会员卡中金额不能消费。为此,李某等300余名会员诉至顺义法院,要求与被告解除合同,并要求退付他们未消费部分的会员费。

  陷阱:预付款资金缺少监督

  因缺乏相应的监督机制,经营者大多能随意处分吸收的预付款资金。一旦使用不当造成经营情况恶化或者直接恶意转移资金,不但会影响服务合同的实际履行,而且会直接造成经营者清偿能力不足,对消费者权益构成侵害。

  案例五:健身骨折索要赔偿

  高某在北京某健身会所办理了健身卡。2016年5月20日,原告健身时不慎摔倒在跑步机上,由于当时被告场地内没有巡场人员,其他会员寻求被告工作人员救援未果。最后在其他会员的帮助下,原告被送到医院。经诊断为骨折。

  由于被告不肯承担所有费用,高某遂诉至法院,要求对方承担医疗费、健身年费、护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万余元。

  陷阱:安保义务履行不当

  健身会所在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同时,未尽合理范围内的提示告知、安全保障等附随义务导致消费者人身、财产损害,如地面湿滑致消费者跌倒、摔伤,停车场未设置专人看管致消费者车辆被损、被盗,更衣柜被撬致消费者财务丢失等,导致消费者人身或财产损失较为严重,从而引发纠纷。

 

  法官说法

  市场监管缺位致纠纷多发

  顺义法院法官张鹏飞表示,此类纠纷多发原因之一是交易条件不公平。他说,经营者往往在事先拟定的会员手册、会员须知等格式条款中设定一些显失公平的交易条件,如规定会员卡在有效期内不得退费、不得转让,或扣除高额费用后方可退费或转让,有效期满后卡内余额作废,会员卡不予挂失、不予补办等。有的经营者甚至不事先告知消费者此类不利于消费者的限制性条款,待消费者提出退费、补办等请求时以前述理由拒绝。

  此外,交易主体不诚信。有的经营者为吸引消费者,往往在办卡前提供优质服务,如安排优秀教练辅导健身,送私人教练健身课程或在办卡时口头承诺将给予诸多相关优惠,一旦消费者缴纳费用成为会员,则提供质量低下的服务或不兑现原先承诺。有的经营者在迁址后、停业歇业前不通知会员,在转让时不告知受让方现有会员情况以致消费者的会员身份不被新经营者认可,甚至在停业前还大量招募会员。

  再者,市场监管不到位。办理一张会员卡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且经营者办理的会员卡总数不受任何限制,预付费消费模式对于经营者而言具有一定的融资功能。由于目前政府主管部门对此类交易无相关规定,市场监管缺位,以致有的经营者将收取的会员费挪作他用,而一旦出现经营困难后,将导致消费者退费无门。甚至有不法经营者以此方式违规融资、非法集资,骗得资金后即关门潜逃。

  法官提示

  消费者应注意保留证据

  顺义法院提示消费者,在购买会员卡前要对商家的资质、信誉和办卡优惠细则进行充分了解,并签订书面合同或保留其他证据。其次,应理性消费、提高防范意识,避免因贪图蝇头小利引来重大损失。

  具体来说,消费者要通过各种途径考察经营者的主体资质、经营规模、经营能力、信誉等相关情况,在入会办卡时认真阅读经营者提供的相关资料,对于有歧义的条款应要求其解释并书面说明,避免日后维权缺乏相应证据支持。

  此外,消费者应当注意保留证据,务必签订书面合同,以明确权利、义务关系,并警惕霸王条款,要求健身房对相关条款释明后再决定是否签订服务合同交纳会费并办理健身卡。一旦发现自身权益受损应及时维权。

  记者 颜斐

  原标题:法院举案揭示健身消费陷阱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