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2-04 18:14:40北京晚报
小区禁放第三年 居民们从"犯嘀咕"到"全覆盖"
发布时间:2016-02-04 18:14:40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昨天,猴年春节的烟花爆竹正式开售,西城区天桥街道太平街社区居委会主任李银红也再次为“小区禁放”的事忙活起来。

  自从2014年尝试推行开始,这项工作已经迎来第三个年头。相比起当初的忐忑而言,李银红今年感觉踏实许多,“放炮的人越来越少,就算真想放,居民们也会自觉拿到指定燃放点去,确保小区里过个平安年。”

  困扰

  “楼下放炮,老伴儿两次心脏病发作”

  位于陶然亭公园东门对面的三四零一小区是太平街社区管辖范围内典型的老旧小区,一排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六层红砖楼东西绵延近百米,与旁边的自行车棚之间仅有一条狭长逼仄的通道。通道尽头上坡处的一小片空地,几乎成了小区里唯一的活动场所。而这里,也曾经是居民燃放烟花爆竹的首选地。

  “我们家刚好就在紧挨空地的楼上住,前些年深受其害。有时候底下几个点儿同时放,还有好些大个儿的,‘砰砰砰’震得窗户玻璃直响。”70岁的退休教师霍玲芬说起放炮,依然心有余悸,“有一年除夕,二儿媳妇挺着大肚子来过年,刚走到上坡的地方,突然有人放起炮来,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她那会儿眼看快生了,吓得脸都白了。”

  被炮声吓到的还有霍老师的老伴儿。“他岁数大了,心脏不好,还做过手术。过去一听见有人放炮,就得躲到厕所里关上门,即便这样都还是两次心脏病发作。”霍老师清楚地记得,2013年春节,窗外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导致老伴儿犯了病,浑身抽搐不止,差点儿要了性命。后来,一家人只好在医院过了年。

  “事实上,小区里有不少居民跟我们反映过放炮带来的困扰,但毕竟政府也没有完全禁放,我们如果二话不说直接禁,难免会有人反对,还是得听听大家的意见。”李银红想到了社区的智囊团,“这些年,只要是社区里的重大事项,都会交给智囊团协商讨论,有人大代表、居民代表、楼门长,还有物业、法律顾问和民警等,加起来得有二三十人。”

  2013年底,智囊团全体成员专门开了场讨论会,征求大家对小区内禁放烟花爆竹的意见和想法。“咱们这院地方小,老人孩子又多,放起炮来声音太大,确实受不了。”“院子里到处停的都是汽车,这要是不小心被炮点着了,可都是炸弹。”“我们永定门西街北里那块儿还有不少平房,到处是杂物,过去就因为放炮扎到阳台晾的被子里着过火,太危险了。”“现在整天都说雾霾天危害大,放完炮岂不是又要加重污染?”一番表态后,大家最终通过投票,决定将小区院内列为禁放区,有燃放需求的居民一律到小区外的指定燃放点燃放。

  尝试

  “头一次巡逻,自己心里有些犯嘀咕”

  尽管智囊团达成共识,但具体执行起来效果如何,李银红心里并没有底,“我们终究是比政府规定的往前多走了一步,刚开始只能摸索着来。”

  第一年,社区居委会选择将安全隐患最为突出的三四零一小区、永定门西街北里和信访局宿舍楼三个老旧小区作为试点,把印制好的小区禁放决议和安全提示交由楼门长,挨家挨户发放到800多户居民家中。为了确保决议顺利落实,小区还成立了劝导队,在除夕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1点的燃放高峰期,负责在小区内巡逻。

  楼门长邢思媛正是所在小区的18名劝导队成员之一。“根据排班,我是11点到12点这段时间,但大家都特积极,提前十来分钟就下来集合,居委会的张主任也早早在门口等着。”邢思媛坦言,头一次巡逻,自己心里有些犯嘀咕,“遇上讲理的还行,可万一人家非要说你管得着吗,我该怎么回答?好歹都是平常关系不错的街坊四邻,如果因为放炮这事儿得罪人也挺划不来的。”

  思来想去,邢思媛还是默默打了份底稿:咱这都是厂里的宿舍,大家在一起住了这么多年,禁放也是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您要是真想放,可以到外面燃放点,既不影响您过年的快乐,又能让小区里安全。

  不过,这番话并没有派上用场。一小时的巡逻中,邢思媛发现大家都很自觉,“要么不放,要么直接拿着炮出了院,压根儿不需要多费言语。”去年除夕夜再次上岗,她在心里已经卸下了包袱,只是在身体上吃了不少苦头,“那天晚上刚好特别冷,我身体也不是特别好,中间还回去加了件衣服。”

  两天前,邢思媛又拿到了新的劝导队巡逻名单,如往常一样,她依然会在今年的除夕夜出勤,“像我这还属于年轻的,比我岁数大的都坚持在做,我也不能拖后腿。更何况,我自己也是受益者,小区禁放以后,大家伙儿都能过个放心年。”

  70多岁的张子明是小区里的老住户,虽说自己不放炮,但每年春节,孙子、外孙回来过年时,总要顺手在外面买上一些。“男孩还是有放炮的习惯,过去直接就在院子里放,自打前年有了规定以后,我就带着他们出去,到永定河边上的指定点放。”张子明很欣慰,四个孩子都挺懂事,没有让自己为难,“今年打算劝他们放得更少一些,有那么个意思,高兴高兴就行了。”

  拓展

  “高档小区主动加入,实现社区全覆盖”

  小区禁放试行两年后,李银红惊喜地看到,居民们的配合度远比想象中更高。“除了第一年在永定门西街北里的池子那儿有小孩放过一小挂以外,其他院子里几乎看不到炮仗皮。到去年就更彻底了,哪怕是出来到燃放点,大家也随身带着大可乐瓶子,装满水,放完直接就给浇灭了。”

  同样让李银红感到欣慰的是,禁放范围也在不断拓展,“今年社区所辖的其他三个高档小区主动提出加入,这就意味着,小区禁放将实现社区全覆盖,涉及居民会再增加一千户左右。”

  其中,与三四零一小区一墙之隔的朱雀门小区格外积极。上月末,业委会和物业的相关负责人来到社区居委会,三方围绕小区禁放事宜开了足足一个小时的会。

  “前些年我们自己也在试着搞禁放,但毕竟力量比较薄弱,也没什么经验可循。既然咱们社区已经有试点,并且效果挺好,那何不联合起来一起做?这样公信力高一些,禁放工作也更好开展。”业委会秘书俞培娟表示,起初,小区跟居委会的联系的确并没有那么紧密,但后来,逐渐意识到彼此有着各自的优势,相互配合总会事半功倍。

  对物业项目经理王庆珍来说,能够加入社区的整体禁放行动更是重大利好消息。“往年我们在这方面也没少下功夫,每年春节都会安排保安在园区内巡逻,尤其是除夕晚上11点到次日凌晨1点,物业全员出动,等收拾完残渣,大部队一般要到2点半左右才能撤回,同时留有人员继续巡逻。但收效不够理想,由保安直接出面劝阻业主,很容易产生一些摩擦和冲突。”

  王庆珍相信,与居委会和业委会的联合将大大减小这项工作的阻力,“居委会毕竟是居民的自治组织,业委会也是业主自己的组织,由他们出面劝阻,对方都更好接受一些,我们物业则更多承担一些执行工作。”

  意见统一后,同时盖有居委会、业委会和物业三方印章的小区禁放通知在一周前贴到了各楼门电梯旁和公示栏上。业委会还将提前与一些爱放鞭炮的业主进行沟通,届时由保安协助,把鞭炮运送到指定燃放点。“除夕、初五和十五这三天,我们三方会加大巡逻力度。”王庆珍表示,在燃放点,也将有保安备着灭火器随时待命。燃放以后,安排保洁人员及时清理炮皮残渣,避免遗留隐患。

  “其实,最理想的状态是大家自觉不在小区里放。”李银红期待着,以后禁放范围越来越大,劝导队的人数则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完全不再需要外界的监督和劝阻,居民也能将这样的做法延续下去。

  数说

  一声炮响背后

  环卫

  去年除夕夜,环卫集团出动40部作业车辆,132名环卫工人一夜未眠,截至大年初一清晨6点,共清运烟花爆竹残屑30.2吨。

  医务

  去年除夕夜,120急救中心共接报全市11例花炮伤。截至大年初一上午10时,积水潭医院共收治烟花爆竹伤16例。今年除夕,同仁医院将派出18名眼科医生投入门急诊值班工作。

  警力

  去年除夕夜,市公安局启动一级加强防控方案,出动811部消防车、7200余名消防官兵。除夕零时至正月十五晚12时,北京共因燃放烟花爆竹接火警88起,伤人145人。为确保市民燃放花炮安全,其间全市共出动各类控制力量近300万人次,出动警力7.2万人次。

  污染

  据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的监测显示,去年除夕下午6时,北京PM2.5的浓度仅为18微克/立方米,但到21时至24时浓度则超过160微克/立方米。初一零时至1时,烟花爆竹集中燃放时段,全市PM2.5浓度跃升至峰值413微克/立方米,空气质量也跌入六级严重污染。

  (数据来源于公开报道)

  主笔:宗媛媛   插图:宋溪

    (原标题:从“犯嘀咕”到“全覆盖”)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