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2-25 15:53:15北京晚报
烦恼的都市田园生活:小区公鸡打鸣草坪结出果实
发布时间:2016-02-25 15:53:15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策划 李嘉瑞

  谁都向往田园牧歌般的生活,即使是在喧闹的都市里。于是,真的有人把钢筋水泥的生活,过成了“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日子。北京的一些小区里,住户们在绿地上圈起栅栏,养鸡、种菜。打鸣声、施肥味,让其他住户头疼不已。迫于邻里和气,住户们又不能撕破脸皮去吵架,小区物业、居委会也只能劝解。

  乡村自有乡村的好处,城里也有城里的难处。无论城市还是乡村,幸福生活的根本,在于人,在于人的内心,在于内心的平静,而不在于具体的形式。

  那只可恶的鸡

  自打过完年,李敏有一个星期没睡过安稳觉了。不是因为被逼婚,不是因为买房子,而是因为一只鸡。

  李敏住在丰台区育芳园小区,就在西南三环外的花乡。小区挺普通,环境不好也不坏。这是个老小区,住户也都是老居民了。有以前当地的农民,也有后来搬过来的年轻人。

  李敏搬过来好几年了,一直跟邻居们处得不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虽然没有深交,但总归和和气气。可这次,李敏说,她忍受不了了,她要报警!

  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鸡,每天半夜都会打鸣。“咯咯咯”,就那么几声,李敏肯定被吵醒。看看表,才4点多,只好蒙头再睡。刚睡着,“咯咯咯”,还是那只鸡。起来看看表,6点多了。这倒好,连闹钟都省了。清醒一下,起床上班去。

  “赖床毁上午,早起傻一天。”这本是句玩笑话,可李敏算是真真儿地理解了。从初八开始上班,这一礼拜,每天都浑浑噩噩的。本想过年回来在工作上用点力气,可全被那只鸡毁了。

  好不容易熬到周末,4点多,那只可恶的公鸡又打鸣了。没关系,起来挠挠头,翻身继续睡。6点又打鸣了,干脆蒙上头。等起了床、吃了饭以后,李敏想歪在床上看看书,再睡个午觉。可刚睡着没一会儿,公鸡又叫了。原来,只要是睡觉的时候,公鸡就要打鸣啊。

  李敏简直要疯了。

  鸡还不止一只

  李敏下楼了。她要找到那只可恶的公鸡,还有那个可恶的鸡主人。李敏住在小区的37号楼,凭着她的感觉,打鸣的声音是从东边传过来的,也就是36号楼的方向。

  本以为要颇费一番周折,本以为要到楼道里的深处去找,没想到,挺容易就让她找到了。鸡窝就在路边,就在36号楼的南侧。这个路边,一般都是一辆接一辆停满了车,唯独这一块地方,搭起了一个鸡窝。

  一只公鸡、一只母鸡,两只鸡幸福地生活着。鸡窝搭得挺精致,窝里还有颗鸡蛋。鸡窝旁边的一块地,被鸡主人围上了栅栏。李敏去看的时候,公鸡被锁在鸡窝里,母鸡没被锁上,就在栅栏边玩着呢。

  虽然隔着鸡窝的门,但公鸡偶尔会打个鸣,声音尖利。李敏说,打鸣的声音在白天不明显,因为周围的噪音大。但在凌晨的时候,就会特别清晰。

  李敏敲开了鸡主人家的门,那家人就住在36号楼的一层,鸡窝门正对着家门。鸡主人是位中年女士,说话倒是客气。但一听说是为了鸡而来,中年女士先是有点皱眉头,接着立刻板起了面孔。

  什么?我家的鸡叫?我家那只公鸡可是一直锁在鸡窝里的,外面都听不见打鸣,我离得这么近都不觉得吵。

  什么?你住在37号楼?那吵醒你的肯定不是我家的鸡。29号楼还有只鸡呢,你听见的肯定是29号楼那只鸡。

  哪只鸡吵醒了我?

  29号楼,还真是也有个鸡窝,也是两只鸡,也是一层住户养的,也围了个栅栏。看上去,那两只鸡更大些,鸡窝也垒起来很久了。鸡窝外边的栅栏更高,就是个升级版。

  看见了吧?吵你的,是那两只,不是我们家的鸡。中年女士又开始理直气壮了。

  这两只鸡,她从去年就开始养了。真是从小鸡开始养的,养到这么大。不为了吃肉,也不是单为了吃鸡蛋。中年女士说,就是为了好玩。两只鸡从小开始养,小时候养在屋里。大了,就在屋外搭了个鸡窝。

  李敏觉得吵,中年女士可不觉得。她说,自己的家跟鸡窝门对门,都没被打鸣吵醒过。她说,你先得分清楚是哪只鸡吵醒了你。她说,你又不住在我这栋36号楼,肯定不是被我家的鸡吵醒的,谁吵醒的找谁去。

  李敏问了问小区里的居民,好多人被打鸣吵醒过。有的是在清晨,有的是在下午。离着36号楼近的,听见的可能是36号公鸡。离着29号楼近的,可能就是29号公鸡。可谁都分不清,到底是哪只吵醒了自己。

  好像没人敢去找鸡主人理论,有什么用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人出了个主意。实在忍不了了,就趁着个没人看见的空当,过去把鸡掐死。可这个,似乎并不是个正大光明的解决办法。李敏还是想通过正规途径。

  她找到了小区物业,一位副主任在值班。听闻遭遇后,副主任立刻给居委会主任打了电话,请居委会派人过去调解。

  草坪结出了果实

  李敏也知道,居委会、物业都只能调解。他们没有执法权,只能劝一劝。李敏有个朋友,住在丰台区的西马金润小区。每天,李敏被刺激的是听觉,她的朋友王明被刺激的是味觉。

  西马金润小区二区的环境,比育芳园要好得多。小区里面有大片的绿地,王明经常饭后出来走走。现在是冬天,草木凋敝。可几个月前不是这样,不但枝繁叶茂、草木青青,草坪里还结出了果实。

  王明回忆,每年夏天的时候,就是小区绿地最热闹的时候。说是绿地,但几乎每个一楼的住户,都会把阳台打开,把阳台外边的绿地围上一圈栅栏。春天开垦,然后播种。

  每年夏天,当他从那片绿地或是叫菜地的地方路过的时候,都会飘来一阵一阵的怪味。那种味道不好形容,总之,大概是施的肥。到了春天,草坪深处的菜地里,隐隐约约地能看到,居然结出了果实。

  在他住的小区里,绿地变菜地的现象不是个例。二区的13号楼、14号楼,还有一区的几栋楼前,都有这种情况。王明说,他曾经向小区物业、居委会、街道、城管甚至市政府都反映过。各级政府部门也不是不管,都挺积极地协调,但到了最后,都是压给小区物业。可小区物业没有执法权,也只能劝说。

  劝说也会有效,有的住户就不种菜了。倒不是因为劝说,而是因为累了。每年,总有那么几户的菜地会空着。可转过年来,又换成另外几户种菜了。

  谁来交我的物业费

  其实,李敏、王明的遭遇都不是个例。王明的小区里,也有一户养鸡的。李敏的小区里,也有种菜的。像李敏、王明所住的这种老旧小区里,在自己门前圈地养鸡、种菜,甚至把小区绿地全部瓜分种庄稼的事情都有。

  采访中记者发现,出现这种问题的小区,大多是在城乡结合部的小区里。其中,很多住户是回迁户,以前就是农民,保留着农民的生活习惯。不仅养鸡种菜,还会养一条看家护院用的大型狗。

  对于养狗,本市有明文规定。但对于小区里养鸡种菜,却没有任何的规定。在全国各地,也都发生过类似问题引起邻里矛盾的,大多是街道、居委会、城管派人,与小区物业一起调解。

  记者联系了多个老旧小区的物业,很多位物业经理都承认,小区里出过类似的情况。但对于解决办法,物业经理们的答案几乎一致,就是没法解决。

  “养鸡、种菜也不犯法,不到警察出面的地步,”一位物业经理说,如果真是发生案件,警察就会出面,问题会容易解决。比如禽流感闹得凶的时候,养鸡就会被叫停。但在平时,警察即使来了,也只是劝劝,最后还是压到小区物业那里。

  “物业费,还指着住户交呢。”一位物业经理说,他们接到投诉后,就会立刻派人去劝说,但养鸡的住户不听,物业也没辙。“本来就不爱交物业费,要惹急了,更不交了。”这位物业经理说,作为服务业主的物业,不愿意得罪任何一户业主。有时候,也只能和稀泥了。

  文中李敏、王明均为化名。

  记者 李嘉瑞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