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4-27 09:48:53北京青年报
被打保安入院治疗 宾利遭人肉原车主“躺枪”
发布时间:2016-04-27 09:48:53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网络编辑:刘洁

  被打保安在医院等候治疗

  被打保安的医院诊断书

  惹事的宾利车

  宾利原车主出示交易协议书

  4月25日在顺义水木兰亭花园小区,宾利女司机叫人殴打小区保安一事让香河一家具城总经理胡先生莫名“躺枪”。昨天,惹事的宾利车号牌遭到网友的人肉搜索。据微博爆料图显示,该车车主是香河一家具城总经理胡先生。对此,网传该车主胡先生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回应称,自己是该车的原车主,该车已于2013年12月卖给他人。据了解,被打保安伤情较重,已经入院治疗。昨日,顺义警方称已介入调查。

  事发 保安劝阻挪车被围殴 警方展开调查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4月25日下午,因为劝阻一位女司机挪车起争执,北京顺义水木兰亭花园小区的一名保安被女司机叫来人围殴。爆料微博上的图片显示,一名身着黑色制服的保安闭着双眼躺在地上,满脸是血,旁边地上亦有一摊血迹。

  昨日,水木兰亭花园小区物业公司的一名张姓主管向北青报记者证实此事。据他介绍,女司机不是小区业主,被打的是该小区的保安周某,今年32岁,在小区工作一年多了,是负责小区门岗的保安之一,“其工作是协调往来门口的车辆,维持秩序”。他表示,该保安工作负责,在小区业主中的口碑很好。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向北青报记者讲述,25日下午两点多,一女司机来水木兰亭花园小区附近的幼儿园接孩子放学,并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周某上前劝阻其挪车,两人发生言语争执。两个小时后,女司机又驾车来到小区,“还来了一辆商务车,走下六七个男子,看出来女司机和他们是认识的,之后这些男子开始围殴保安,女司机就离开了。”

  该小区物业公司的张姓主管告诉北青报记者,“从监控录像看到,六七个男子对保安拳打脚踢,持续打了两分多钟。”他还表示,当时物业员工在监控视频中见到保安被打后立即喊人,但是物业的人还没到事发现场,打人者就走了。

  顺义警方表示,4月25日17时许接到报警:在属地某小区门口,一女司机与保安员发生口角后,纠集多人对保安员进行殴打。接警后,顺义警方立即开展调查。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保安

  伤情较重 右眼能否保住尚待观察

  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在北医三院眼科见到被打的保安周某。他的脸上能看到明显伤痕,多处淤青,左右脸明显大小不同,右眼可见清晰的青紫色淤伤,左眼也有一定程度的淤伤,鼻梁骨向一侧歪斜。医院的CT检查报告单显示,周姓保安右侧颌面部软组织可见明显肿胀,右眼眶内侧壁骨质连续性中断,鼻中隔略向左偏曲等。影像诊断为:右眼眶内侧壁骨折、右眼内直肌损伤、右侧颌面部皮下血肿、鼻中隔向左偏曲。

  针对周某的眼眶骨折以及鼻梁骨侧歪,北青报记者向医生咨询获知,如果眼眶骨只是单纯的骨裂,未损伤眼球的情况下可以不手术治疗,而一旦损伤眼球、骨折移位较严重,需进行手术治疗。骨折同时合并眼球损伤,严重可导致失明。如鼻梁骨侧歪严重影响呼吸,则需进行手术治疗。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物业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个问题至少存在五六年了,小区业主多次向物业反映问题,物业也想办法了,但是一直没有解决。”该物业工作人员还透露,此前小区保安就曾多次因为劝阻乱停车与车主发生争执,“最多是发生口角,车主找人打保安这是第一次。”

  车牌曝光

  宾利车遭人肉 原车主“躺枪”

  微博爆料图显示,纠集打人的女司机所驾驶的是一辆挂着京xxx888牌照的宾利车。随后,该车牌的车主信息被“人肉”出来,网传该车车主是香河某家具城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犬协副会长和新火獒园总经理胡先生。

  昨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胡先生,他自称是京xxx888牌照宾利车的原车主。“2013年12月15日,我把车卖给了别人,为了保留原号牌888,我跟买方做了一个备注的约定,约定车的过户时间是2016年11月,所以这个车现在还是在我的名下。”他向北青报记者提供了当时车辆买卖的协议书。该协议书的落款日期为2013年12月25日,协议书上有车辆的身份信息、买方卖方的手印和联系方式。备注一栏显示,“因保留原车号牌,甲乙双方约定本车过户时间为2016年11月。”

  “个人信息被挖出来后,我的生活受到很大影响。”胡先生说。他告诉北青报记者,从昨天下午开始,他接到了五六百个陌生来电和两三百条短信,“其中还有敲诈电话,我的手机时刻在接收各种陌生来电,我的工作已经无法正常进行。”

  昨晚,胡先生的司机陈先生向北青报记者表示,2013年12月签署车辆买卖协议时他也在场,“之前我是这辆车的司机,后来胡先生把它卖掉了,我就再没有见过这辆车了。”

  本版文/本报记者 邢颖 池海波 实习记者 王天琪

  摄影/实习记者 王天琪 线索提供/朱女士

  对话

  被打保安:不后悔劝阻女司机挪车

  北青报:你和女司机认识吗?事发前是否有过接触?

  保安:之前她经常来学校接孩子,见过几次。也曾因为她把车停在小区门口我劝过她挪车。

  北青报:事发后有没有后悔劝女司机挪车?

  保安:没有,这是我的工作。她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其他的车都没办法进出小区。不劝她离开,业主也会投诉我们物业。

  北青报:被打时或者之后有没有再看到女司机?

  保安:当时我都已经被打蒙了,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就已经在北医三院的眼科了。

  北青报:除了脸上看得见的伤之外,身上还有哪里受伤了?

  保安:现在全身上下都疼。最疼的是头,不仅疼,头还很晕。你看这里(耳后、后脑等),全都疼。

    (原标题:惹祸宾利遭“人肉” 原车主喊冤 )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