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5-04 15:49:21北京晚报
黑中介把控东五环外回迁房八成房源 押金变提成
发布时间:2016-05-04 15:49:21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小区外的黑中介

 

  东五环外,黄渠地铁站旁,泰福苑小区的十几栋高耸的楼房十分显眼。小区门前,七八个青年围在一起聊着天。逢年轻人经过,便会询问:“租房吗?”

  在一个多数房子为回迁房的小区,容易有大量的空置房。

  大量空置房的存在,不断催生出靠出租房屋的中介。而在许多泰福苑租过房的租客眼中,这些中介被称为“黑中介”。

  低廉的租金、房东直租、中介费打折……中介以这样的宣传语在互联网中推广着手中的房源。

  毕业季来临,刚刚毕业或是刚刚来京的年轻人则成为中介首选的目标。签订合同后,便会加收卫生费、管理费等额外费用。入住后不久,中介就会找出各种理由将租客清走,租客想讨回押金却几无可能。

  泰福苑小区周围的黑中介公司名字在不停地变换,而小区周围,大多来自河北的黑中介成员,却一直都在掌控着小区的出租房源。

  用直租低价做诱饵揽客

  黄渠地铁站旁,泰福苑小区外,七八个青年围坐在小区门前。说笑间,眼神留意着从身边经过的行人,遇到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便会上前询问:“租房吗?什么样的都有。”

  今年7月份即将毕业的杨贺(化名)的工作已经落听了,公司在东四环附近,眼下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找房子,东五环外的小区自然是首选。“挨着六号线,地铁方便,前面有大悦城,逛逛也方便。”

  在一家网站上,杨贺看到泰福苑小区的一居室,租金3600元,而且还是“房东直租”。

  第二天,杨贺就来到了泰福苑小区,整洁的小区环境让他倍生好感。“见面的人直接告诉我他是中介的,不是房东。”杨贺对于小区的好感瞬间有些下降。

  看了一套房子后,中介便开始催促杨贺签订合同。看到杨贺有些犹豫,中介改口称不收取中介费。杨贺还是想直接从房东手中租到房子,想再多看些房源。

  “又在网站上找到了一个房东直租的房子。”但是,见面后杨贺发现来的是鸿聚家园中介公司的中介。

  “你别傻了,这小区写房东直租的都是我们发的帖。小区是回迁房,一个房东有好几套房,哪有那闲工夫天天来租房子?”一名中介对杨贺实话实说。在看了一套一居室后,杨贺决定租下这套房。房子每月租金3500元,中介费900元。

  杨贺担心是否还有其它费用,中介一再保证,除了租金和中介费不会再有。“当天看了房子之后,晚上就要签合同,当时中介称财务已经下班了,只能交3000元定金,第二天再签正式合同。”

  北京晚报记者与一名杨姓中介取得联系,该中介证实小区的房源中包含单租、合租、隔断间,租金从七八百元至4800元左右。“主要对象就是年轻人,刚毕业的学生。价格便宜,交通还方便。”中介指了指不远处的地铁站,在他的身边立着一块纸板,上面手写着出租房源的信息。

  翻脸就加钱合同说撕就撕

  第二天签合同的时候,中介人员突然告知杨贺,需要加收管理费,每平方米每月2.7元。每年2100多元。而小区一套一居室的物业费每年为八九百元。

  杨贺一下子愣住了,还没等他说话,中介人员又开口称,要加收卫生费,每天1元钱,租住的房屋中有两个人,则需要再交730元。两项合计将近2900元。

  “这个时候我想不租了,但是定金又要不回来了。”杨贺硬着头皮在合同上签了名字。

  站在出租房里,中介告诉杨贺,出租的房子有67平方米。但是杨贺进房间转了转之后,感觉到房间并没有像中介形容的那样大,“到物业公司查了一下,物业公司说,房屋建筑面积为59平方米。”

  杨贺询问中介人员,如果房屋不想续租,是否会产生费用。“中介告知,如果不想租住,提前一个月告知中介,便不会形成违约,不产生费用。”双方在合同中都划掉了退房会产生违约金的条款。

  4月上旬,杨贺因工作单位搬家,打算搬到公司附近居住。他按照约定提前一个月告知中介,但是中介的回答让杨贺有些意外,“这样不行,属于违约,要扣你两个月的租金。那个合同不算数。”而杨贺不久前刚交了三个月租金,中介人员对合同中此前的约定矢口否认。

  杨贺算了一笔账,两个月租金与一个月押金,再加上卫生费、管理费等费用,中介一共扣留了一万三千多元。

  在一个“泰福苑黑中介QQ群”中,有一百多人与他有类似的遭遇。“还有几个群,人数至少在几百人,损失的金额少则一两千,多则七八千,我算很多的了。”杨贺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其实QQ群中也有黑中介人员卧底,了解租客的动向。

  八成房源

  被黑中介把控

  泰福苑小区门前,一条南北方向的马路上,北京晚报记者被一名鸿聚家园地产经纪公司刘姓中介拦下,询问是否租房。“我们在这个小区没有租店面,省点成本,这不就能少收你点中介费嘛。”

  刘姓中介打电话让其他中介人员送来了几把钥匙,带着记者开始看房。“除了租金,上网、水电费什么的,不收别的费用,这个你放心,咱们签正式合同。”刘姓中介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如果看上了房子,中介费可以申请降低。“不收一个月租金,也就收个百分之三四十的。”

  “这小区的房源80%以上都在黑中介手里。”在黄渠附近的一家大型中介公司,一名中介人员告诉记者,该小区为回迁房,一些业主手中有几套房,为了省心将房屋一次性租给黑中介公司,再由他们向外转租。“他们(黑中介)给房东的价格要比我们出的高,我们还需要配备物品,提供服务。他们(黑中介)赚的是押金、违约金和管理费的钱。黑一个人,就能拿到20%至30%的提成。所以黑中介的人会找各种理由让租客合同没到期就搬走,让手中的房源轮转起来,继续吃下一个租客。”

  “我们大多数都河北的,一个地方的人。”刘姓中介人员在带人看房时,与其他中介打电话中流露出河北口音。“这套要是看不上,就换换别的看,房源多着呢。”

  调查发现,在泰福苑小区中,曾经出现过京阳伟业、永恒置地、顺丰置地、鸿聚家园等多个中介公司名称。

  “名字臭了就换一个名字,人还是那拨儿人。”一名大型中介公司中介人员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很多时候更换名字,是因为那些中介公司被告上法庭,名声已经臭了。

  黑中介不备案

  官司赢了白赢

  杨贺已经搬离了泰福苑小区,多次向中介人员要求退还被扣留费用未果,如今中介人员已不再接听他的电话。

  “法官说已经受理了一些类似的案例,但是中介一般不会应诉。只要有证据,租房人都会胜诉。”杨贺决定提起诉讼,受理当天杨贺提交了合同以及录音等证据。

  一名曾经起诉的租客表示,黑中介拒收传票,导致很难维权。

  一名地产经纪业内人士表示,注册房产中介公司不仅要取得营业执照,同时要在住建委备案,“但是现实情况是,相当一部分中介公司并未备案。”

  泰福苑小区周围,顺丰置地与鸿聚家园为两家较大中介,两家公司的注册信息经营范围中包含“从事房地产经纪业务”。通过北京市住建委网站房地产经纪机构查询,顺丰置地与鸿聚家园两家地产经纪公司并未在住建委备案。

  对鸿聚家园、顺丰置地地产经纪公司进行查询,两个公司有多起法院公告,以及多个案例判决结果,结果均为租房者胜诉。

  记者以被骗者名义向一名刘姓中介要求退钱,中介人员撂下狠话,“要钱没有,我们就是这样,都不退钱,愿意去哪儿告就去哪儿告。熬的就是你们的时间和精力。”

  2014年年初,共青团北京市委、市政协社法委联合发布了一份调研5000名青年住房现状的报告。结果显示:有43.8%的人遭遇过黑中介。

  市住建委工作人员表示,一些中介公司并未到行业监管单位备案,很难寻找相应公司与从业人员。即便找到,公司与中介人员对于行政处罚并不配合。建委发布黑中介名单提醒租房者,并通过调查打击黑中介。

  “堵住黑中介的源头,可以试行公司以及人员先拿到相应资质,在住建委得到备案后,再予以工商注册。”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表示,为了防止中介公司频换名字,工商管理部门在公司注销前应对其进行严格清算,从而把黑中介挡在门外。

  “这次租房,是我了解社会阴暗面的一堂实践课。”在杨贺眼中,耗不起的租客最终认栽。“就算胜诉,但黑中介不履行判决,仍将是一个漫长过程。” 记者 赵喜斌

    (原标题:每黑一次租客 到手30%提成 )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