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05-23 15:54:30北京晚报
监管不严 没有探头 司机不自觉 限时车位变全天
发布时间:2017-05-23 15:54:30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冬

  四根柏小学北侧清晰的标牌和电子眼。

  丰台北大街限时车位全天被占用。

  划单行线然后路侧划停车位、夜间限时停车、立体车位、内嵌式停车位、限时停车位……为了解决停车难的问题,相关管理部门真是开动了脑筋,频频推出新的思路,也在不同地段针对不同难题尝试各种方式。

  那么,这些试验在多大程度上解决了问题?对周边的交通、秩序又有怎样的提升?记者对上个月新推出的限时停车位进行了实地探访。

  赞成

  接孩子放学 有地方停车太好了

  “有这个车位当然好,我们接孩子的家长举双手双脚赞成。”赵登禹路北段,四根柏小学大门北侧,方女士正坐在车上看手机,她觉得自从有了限时停车位,自己的生活品质都提高了。

  上月底,为了缓解学校周边、居民区周边拥堵,北京市首次划出了84个限时停车位。这些限时停车位基本都是在两个区域内,学校周边或者是有停车困难的居民区周边。其中,四根柏小学北侧,新划出了10个限时停车位。

  方女士的儿子今年上四根柏小学二年级,以前每次接孩子都为停车苦恼。因为学校大门所在的赵登禹路禁止停车,可她又想第一时间接上孩子开车走,“有时候是赶着去儿童活动中心上兴趣班,有时候是安排了其他的活动,有时候是天儿不好。”任何理由都会促使方女士最终把车违规停在校门口,虽然为了这点方便,她要冒着被剐蹭、被贴条罚款的风险。

  限时停车位刚划上的第一天,方女士还不了解这个车位的用途,晚上才听班里其他家长谈论此事。第二天她特意早出门看到了路边的标牌,上面清楚地写着每天7时至8时,15时至17时允许停放。方女士开玩笑说,“简直恨不得找着划线的交警拥抱一下!”

  如今,每天下午两点半左右,方女士就会准时把车停在限时停车位里,“要不占不到车位,我早来这一会儿,人又在车上,虽然有点违规,一般协管员也就给通融了。”虽然每天要早出门,但方女士觉得她很满意现在这种安排,“再不用跟别人挤来挤去的,还不用担心剐蹭。我坐在车里看会儿手机就到点了,又踏实又消停。”

  有了限时停车 省半个小时找车位时间

  与方女士一样,秦先生也为新推出的限时停车政策点赞。西四北头条胡同西边的赵登禹路东侧新划出了11个限时停车位,每天19点到次日7点允许停放车辆。西四交通大队副大队长杨来春介绍说,之前交警做过多次摸底调查,发现西四北头条至八条停车缺口很大,此前也曾经出过针对性措施,就是划定其中几条胡同单行行驶,将一侧加划停车位,当时基本满足了停车需求。但随着该地区车辆保有量增加,又出现了三五十辆车的停车缺口。“这次试验施划限时停车位,也能减少一点附近居民的停车困难。”

  秦先生家就住在西四北头条的胡同里,以前每次外出回来停车基本靠“扫街”,“有时候转悠半个多小时也找不着车位。”

  上午九点多,西四北头条整条胡同的南侧就已经见缝插针地停满了汽车。秦先生指着胡同西口几辆“穿外套”的车给记者看,“这都停了好几个月了,拿这儿当免费停车场呢。”

  自从有了限时停车位后,秦先生再有外出活动都是掐着点回家。“不是每天都能占到,但一周也有四五天能停上,还真是省了不少劲儿。”虽然每天早上七点之前要挪车还是有点心理负担,不过秦先生对比之前每次为停车绕着胡同转悠的日子,还是挺满足现在的情况,“有时候我就早点去公司。就算第二天不上班休息,七点之后再挪车,在胡同里找车位还是比晚上要容易多了。”

  探讨

  没有电子眼 限时车位变全天

  赵登禹路北侧是全路段禁止停车,路侧有很多禁停标志,头顶上隔几十米就是摄像头。记者上午时段和下午时段去过两次赵登禹路南北两侧的限时停车位,21个停车位在非停车时段基本上没有车辆占用,少量占用停车位的车辆中,司机都坐在车中。

  “这可是严管路段,谁敢那么不开眼呢。”一位等乘客下车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这条路之前就基本没人敢随便停车。在记者走访的两个多小时里也看到,这条路上,尤其是四根柏小学北侧,虽然人行道上都停了多辆汽车,但确实没有一辆车违规停放在路侧。四根柏小学北侧柳巷里的停车管理员说,几乎没有人违法停车在赵登禹路是正常现象,因为这条路上差不多每天都会有协管员过来贴违法停车的单子,“都是骑着车来,每天至少两趟吧。”

  赵登禹路南侧,西四北头条南,其中的一个限时停车位上,一名男司机正半躺在驾驶座的座椅上休息,他告诉记者,今天是送朋友到附近办事儿,就是怕被贴条,自己才留着“看车”。“要是限时停车位再多一点时间就好了。比如这里,离交通队挺近的,好多人来办事都没地儿停车,要是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这里也能让停车就好了。”

  相对于赵登禹路南北两侧限时停车位在非停车时段的“空闲”,丰台北大街区北侧的30个限时车位的“利用率”就显得特别高了。这条街的北侧有丽泽中学和政府幼儿园两个教育机构,路的两侧原来就划有部分停车位。从上月底,路北新划了30个限时车位,允许停车时段分别是7时至8时、16时至18时。但是记者在探访时发现,从下午1点多到4点前的这个时间段里,这30个车位中,二十多个车位都被占用,最多的时候,只有3个车位空着,而整条街上都没有摄像头,在记者探访的3个多小时里,也没有看到有人过来进行管理,“这条路上的车位是免费停的,没有收费员。”一位从路南小区里出来的阿姨告诉记者。

  一直站在幼儿园门口吸烟的一位大爷告诉记者,因为小区里的车位紧张,里面居民本来就常常把车停在路边。“这儿也没有摄像头,到了晚上都是随便停。”

  学校门口该不该限时停车?

  一名来幼儿园接孩子的家长吐槽说:“你看,这儿本来有个学校门口不能停车的标牌,怎么又划上车位,这不自相矛盾嘛!”这名家长觉得,如果要解决高峰期学校门口容易拥堵的问题,应该把接送孩子的车辆引导到附近的停车场,而不是在学校门口划限时停车位,“为什么就得让开车的家长事事优先?我们领着孩子在车流中经过,多危险。”

  他认为之前学校门口树立的“60米内不允许停车”的标牌就很好,不应该随意改变,“接上孩子走几步再上车就不行吗?之前不允许停车的规定就很好,不能因为有些家长非开车到门口接,你就得默认这种不合理行为,而且还特意划上停车位给他们提供方便。”

  本报记者 周明杰 文并摄

(原标题:限时停车位效用调查)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