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日报.jpg wb.png 1018京郊.jpg 1018晨报.jpg 微信截图_20171018091849.png 1017信报.jpg wz.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身边事
字号调整: A- A A+
月坛派出所所长柳文利:让一家老小回老家过节
他独守中秋保游客平安
2017-10-05 12:41:29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7-10-05 12:41:29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谢永利
【导语】忙,对于公安民警来讲已经是习以为常的过节状态,越到过节越忙。长假一开始,月坛派出所所长柳文利就住在了所里,早上6点起床,夜里1点之前没睡过觉。中秋月圆之夜,他和同事们“逛”起了公园——当然,不是为了玩,而是去月坛公园的中秋游园活动盯着安全。
  中秋之夜柳文利(左)坚守月坛公园执勤 宋竣 摄 J001
 

 

    忙,对于公安民警来讲已经是习以为常的过节状态,越到过节越忙。长假一开始,月坛派出所所长柳文利就住在了所里,早上6点起床,夜里1点之前没睡过觉。中秋月圆之夜,他和同事们“逛”起了公园——当然,不是为了玩,而是去月坛公园的中秋游园活动盯着安全。

    “这个消防隐患必须得清了,明天一早人家上班,马上盯着解决。”晚上6点多,柳文利听完了民警们排查社区安全隐患的汇报,对发现的问题反复叮嘱解决。接着,他匆匆吃了两口饭,就带齐装备赶赴月坛公园。

    日常检查执勤点位,只要不是很远的路,柳文利都喜欢走着去,“在街面上才能发现问题”。走到月坛公园东门,安保人员正在对入园游客逐一安检。“怎么样?人多不多?”和已经在公园的民警一碰头,柳文利立即询问情况。

    今年西城区举办福满西城活动,增添节日文化氛围,月坛公园的中秋游园活动是个亮点。白天搭台唱戏,晚上张灯结彩,祈福赏月。

    月坛以前本就是祭月的所在,中秋举办赏月活动最是应景儿。而身为月坛派出所所长的柳文利,首当其冲是安保的第一责任人。从活动筹备阶段,他就把月坛公园走了个遍。安保方案都是他亲自参与制定的,用电点位如何杜绝消防隐患,活动现场、演艺区如何配置警力、一部消防车停放在哪,巡逻民警如何疏散人流等等事无巨细。长假这些天,他更是每天都得来几趟。

    从东门向北一路经过中秋诗词鉴赏区、祈福长廊、拜兔爷区,一直到临时指挥部,游人们纷纷举起手机拍照留念,而柳文利关注的则是灯笼后面的布线,疏散通道的人流密集程度。

    一边走着,柳文利向记者介绍说,这个十一长假,在十九大安保背景下,又叠加了中秋节,安保要求很高。所里除了日常防控之外,安排了3部巡逻车、1部武装巡逻处突车负责街面巡逻,8个7×24小时社区警务工作室昼夜无休,儿童医院有专人驻守,白云观、商场等人员密集场所都有专门的打击力量。

    作为所长,柳文利24小时在岗在位。每天一大早6点起床,查阅各种通报,8点半开始去月坛公园、白云观、商场及周边检查,一转就是一上午,发现突出情况回来及时解决;每天下午5点,他得听社区民警汇报24小时滚动排查辖区安全隐患的情况。

    前天下午4点多,社区民警反馈说三里河居民区有个独居老人,捡拾书报废纸堆了满满一屋子,平时还在屋里生炉子做饭,消防隐患很大。可老人抱委屈说,她捡这些就为了卖废品换俩钱,周围收废品的都放假了,她只好存在屋里。

    不管肯定不行,强行没收也不合适。柳文利当即联系街道,请街道找了废品回收机构上门回收。当天晚上就清除了隐患。

    工作间隙,柳文利还得去慰问一下生病的民警。每天晚上再检查每个巡控点位的在岗工作状态,确定民警是否认真履责。回来再研究一天的工作进展,基本上夜里1点之前没睡过觉。

    昨天这个中秋节,让长假的安保安排有些特别。柳文利说:“警察也是人,也有父母亲人,也想一家团聚,坚守岗位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可思亲之情也需要体恤,怎么办?我们就让民警换着班,中午或者晚上,尽量能回去和家人吃上一顿团圆饭,吃完饭赶紧回来。”

    安排民警们轮班回家吃顿饭,所长柳文利和其他所领导却不可能回家。昨天一大早,柳文利的一家老小自己坐火车回了山东老家,他在所里,连送也没送。

    柳文利说,春节时母亲就唠叨说在北京过年没劲,“说在老家见不着也就罢了,守在北京也见不着我一面,心里更着急。过中秋,我也没法陪他们,干脆让他们回老家团圆吧,那里好歹还有亲人,我在这儿也能踏踏实实的。”这个山东汉子笑着说出的话,却让人听着有些心酸。

    晚上9点,月坛公园闭园了,柳文利的心里才算彻底踏实了。“在派出所,活儿很多,压力很大,所以更要有乐观的态度。”在采访中,无论什么复杂琐碎的工作,他总是能乐呵呵地说出来,唯有提到同事们的坚守让他动情。

    “我们有58岁的‘三高’老民警还在坚守,有的父母住院了都没回去陪,有的感冒转成了肺炎被‘命令’着才去看病,他们更不容易。”不过,他强调:“累归累,苦归苦,但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绝对不会打折扣。”

    本报记者 孙莹 

相关文档: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