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0301晚报.jpg jj.jpg c.jpg s.jpg x.png 0222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3-01 16:35:25北京晚报
路侧停车位规划 还是需要多听一听群众的意见
发布时间:2018-03-01 16:35:25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冬

  平安大街的内嵌式停车位

  半步桥街,一边是停车位,一边贴条

  国子监街上,未划线却被居民占用的车位

  京城二环里停车难,车位少,早就是不争的事实。如何规划好现有停车资源,促进停车秩序的提升,也是城市管理的一大难题。

  日前,有关部门做出表态,将全面规范二环内停车秩序,完成整个二环内所有路侧停车位的重新规划。那么,如今二环内停车是什么状况,路侧停车位是否起到其应有的作用?路人与开车人,又希望停车位如何规划?

  平安大街

  内嵌停车位 有人点赞有人喊晕

  地铁四号线平安里站向西,数不清的车如同水流,穿梭在宽阔的平安大街上。

  行至赵登禹路口,路边两排白色的栏杆,将道路分割开来,栏杆内的路面上,划着自行车道标识;而在栏杆靠近机动车道的一边,则划着白色的停车位标志线。

  如此一来,栏杆与划线将道路分为了“机动车道、路侧停车位、自行车道”的独特形式,而这样的路侧停车模式,也有一个特有的名称——内嵌式停车。

  “改了有段时间了,有车来直接停车位里,就不用挡自行车了。”负责维护停车位秩序的工作人员表示,内嵌式停车已在此处试行了一段时间。据媒体2017年10月的报道,平安大街一线采用“内嵌式停车”的设计,正是源于改善交通秩序的初衷——用隔离设施保证非机动车的通行,在隔离护栏左侧设置停车泊位或者临时停车区域。在保证慢行系统非机动车道连续、安全、舒适通行的情况下,最大限度满足沿线停车需求。

  “平安大街景点多,还有医院、学校,路边总有车停,有些人不管不顾就往路边扎,挺危险的。如今这么一隔,你停车就在路中间,我看挺好。”居住在平安大街附近的孙先生表示,对于行人和骑车人来说,内嵌式停车更为安全,也能保证自行车道的畅通:“以前自行车都到机动车道上骑,也阻碍交通。”

  有人点赞,也有人对内嵌式停车犯晕的,想在赵登禹路口停车的李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平安大街与赵登禹路的交叉口向东,一过红绿灯便是内嵌式停车位,然而不常来这里的李先生,仍按照往常的习惯,想将车停在路边,差点将车一头扎进自行车道的栏杆中。按照指挥停好车的李先生,下车后仍然有些“犯蒙”,毕竟内嵌式停车位并不常见,外加没有明显的标志,“如果提前有个引导会好很多,毕竟大家不熟悉这个。”

  除此之外,也有过客对于这里的自行车道被分为“快慢两车道”表示不解,“绝大多数人肯定分不清,感觉多此一举。这么多栏杆,再加上车停在路中间,乍一过来看不大明白怎么回事。”

  新街口东街

  管理员盼电子收费 居民盼疏解车位

  同为新事物,电子收费收获的,更多是期许。

  “听说电子收费今年就能有,我还没见过什么样。”新街口东街上,停车管理员刘璐(化名)已数不清自己走了多少个来回。她负责的停车区域并不算大,充其量只有三四十米。然而计费收费全靠她的一双腿,每逢有停车人启动车辆,或者有来车寻找车位,她就要一路小跑迎上去。

  要是不凑巧,一头一尾都有车来,折腾下来刘璐得喘半天:“没辙,人走了钱就收不上来了。”

  距离她负责的区域不远,是著名的三甲医院积水潭医院,向东一公里,则是什刹海景区。每天开车来这里的人络绎不绝,刘璐也只能疲于奔命:“有人在这里停车一停半个月,趁半夜我们不在就走了,一分钱也收不上来。”

  “天天这么跑太累了,电子收费能省很多事。”作为停车管理员,她的这番表态有些出乎意料,而在刘璐看来,电子收费并不能完全取代她的工作:“这边车多,还得靠人看着。”只是有了电子收费,能让她少跑两趟腿。

  而据有关部门介绍,2018年年底前,将实现城六区和通州路侧停车电子收费全覆盖。

  “光考虑收钱还是不到位,也得照顾我们周边居民的感受。”与刘璐的期待相反,居民彭先生的问题更为现实,每天从早到晚路侧停车扰了如他一样,街道周边居民生活的安宁。因此相比于提高路侧停车的效率,他更希望能够在重新规划停车位时,考虑车位对周边环境的影响。

  “我希望我们这样小街的路侧停车是解决居民问题,而不是解决医院景区的停车问题。”彭先生表示,有关部门应该测算医院、景区所需的停车位数量,并集中解决,如建设停车楼或地下停车场,而非将停车位“分派”到周边居民区:“车位趁这个机会也应该疏解一下,都集中到一起,对开车人也方便。”

  半步桥街

  一侧车位一侧贴条 规则不一惹争议

  关于路侧停车,有个问题困扰居民张力已大半年时间,就在他家门前的半步桥街南口,车停一侧要收费,停在另一侧则会被贴条,“不阻碍交通的情况下,这样设置的道理是什么?”

  半步桥街不算宽,由于车流量不大,交通也算顺畅。张力回忆,半步桥街南口修通后,最初两侧都是免费停车,由于周边居民较多,外加来西城区法院办事的车辆,道路两侧常常停得满满当当。

  2016年,半步桥街南口的西侧被划上了停车位,也开始有专人收取费用。不过道路东侧仍可以随意停车:“当时就觉得奇怪,既然有需求,不如都划上线,大家停车也能整齐一些。”

  大约在去年中旬,张力发现,停在道路东侧的车辆,偶尔会被贴条罚款,且频率越来越高:“只有路口附近的车会被贴条,这条路往北走进去,路边还是停得很乱。”

  与此同时,周边居民的停车需求却没有减少,即便是上班时段,半步桥街的两侧也基本停满了车辆,许多车辆甚至开上了行人道。

  “贴条是符合规定的,但总觉得这样有些不近人情。”居民钱先生表示,整条半步桥街约有1千米的长度,但设置停车位和贴条罚款只集中在南口不足百米的道路上,其余部分均无人管理停车问题,这样的管理方法许多居民都有所质疑,“既然居民有这个需求,这片地方的道路也相对较宽,为什么不多划一些车位?道路窄的地方,罚款更严才合理。”

  国子监街

  路侧停车全靠抢 既成事实不如规范化

  “我们这儿是抢车位,各显神通。”国子监街口,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康永勤挪了挪身边的锥桶。锥桶上贴着四个大字——“居民专用”。

  国子监街位处北二环内侧,连通着雍和宫与安定门。近年来,由于周边景点及胡同游的兴起,原本就不宽的道路,停车问题愈发紧促起来。

  “没划线,先到先得,有居民的车,也有游客的车。”国子监景点门外,刘先生指着格外显眼的禁停标志,标志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乃至标牌下都有汽车停靠。

  单行线的设置,某种程度上掩盖了乱停车对国子监街环境的影响。但一个细节,能体现周边居民对乱停车的态度——道路两旁停放的车辆上,几乎辆辆可见清晰的划痕,其产生的原因不言而喻。

  居民孙先生坦言,国子监街路侧停车已是既成事实,不如在停车位规划时,考虑实际需要,规划相应的车位:“不划车位也会有人停,规范一下只会更好。”

  “来旅游还是想看到古色古香的样子,两边都停着车挺破坏观感的。”来自江苏的游客路先生表示,类似国子监街的景区道路,可以在道路两端设置停车场,道路内部则改为步行街:“王府井都不让停车,这儿更不应该停了。”

  本报记者 吴楠 文并摄

(原标题:路侧停车规划 理性也需人性)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