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QQ截图20180401150644.jpg jj.jpg c.jpg s.jpg x.png 0329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4-02 08:18:12北京日报金融街街道二龙路社区组建车友会,划居民车位
金融街街道二龙路社区组建车友会,划居民车位
建章立制 自治停车 五位退休大妈巧解胡同停车难
发布时间:2018-04-02 08:18:12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冬

  本报记者 孙宏阳

  划居民车位,建章立制,自治胡同停车。“几位退休大妈能干这么大的事儿?”居民眼中的“大事儿”还真被徐琳琳、朱秀坤等五位“西城大妈”干成了!金融街街道二龙路社区创立“4143车友会”居民自治组织,招募街坊管理员,建立财务纪检制度,让社会共治解决停车乱象在家门口得到实践。

  费用之争

  早起上班被乱停车堵在胡同里,晚上下班回家找不着车位,多年来让家住二龙路社区41号楼、43号楼的居民苦不堪言。这两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住宅楼紧邻胡同,没有配建停车场,附近却有吸引车流的重点学校和医院。随着私家车数量增长,停车矛盾愈演愈烈。

  在居民多次建议和街道的争取下,去年5月,相关部门批准试行施划“居民停车位”,以居民自治模式管理停车。停车自治,谁来治?年轻人上班太忙,几位银发族自告奋勇,担当重任,以楼号命名的“4143车友会”成立了,会长徐琳琳和副会长朱秀坤都是小区里德高望重的“西城大妈”。

  为了区别于社会车位,居民停车位改实线为虚线,围绕着两栋楼共划了41个。车位划好了,难题随之而来,由于部分居民不同意收费,划好的车位没人看管,都被社会车辆霸占了。车友会立即组织车主代表开会,商量雇人看车。

  见到仍有居民投反对票,年过八旬的朱秀坤开口了,“停车位是公共资源,占用资源、请人看车,哪有不交钱的道理?谁有意见,来找我论理。”朱秀坤可不是说说而已,她和车友会成员们主动登门做工作,不厌其烦地讲道理,几户最初抵触的居民最终都投了赞成票。“车友会成立以来,每一个决定都是居民共同商议做出的。”二龙路社区党委书记崔京华说。

  车位给谁

  车位资源有限,分配不好极易引发新的矛盾,又到了考验居民智慧的时候。

  在前期调研摸排和数次征求意见后,车友会起草了“停车管理自治公约”,规定“四证齐全”者优先办理停车证,即房产证、户口本、行驶证、身份证四证齐全,申请人限居住5年以上的居民,并明确一套产权房只能办理一个停车证,需经车主大会审核公示后才能获证。

  “对于申请资格,车友会审核非常仔细、公正,确认后还会留存证件复印件。”崔京华告诉记者,公示期间,有一些居民提出质疑,要求核实申请人资格,但查看存档后都挑不出任何毛病。对于符合条件但是放弃车位的,车友会也及时对外公示,将空位依申请条件转给排队者。“前前后后公示了4次,直到没人提出质疑才通过。”会长徐琳琳介绍。

  规矩定了,人情还得讲。对于户口不在社区,确有需要偶尔来探亲的,事先跟车友会打招呼,也可以安排临时停放在机动车位。对于不在申请范围内的租房户,车友会在街道的协调下,联系了四五处附近的停车场,以实惠的价格租给他们车位,原本闹情绪的租房户也满意了,皆大欢喜。

  开源节流

  41个车位,24小时看管,至少需要3名停车管理员,按照用人市场价格,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为了开源节流,尽量为居民们省钱,车友会成员开始奔走请人,从身边招募街坊管理员。

  “在这儿住了几十年,没人比我更了解街坊们的情况了。”朱秀坤很快就找到了小区里正待业的两名合适人选,加上熟人介绍的一名专业停车管理员,谈好了每人四千元的月薪。这样一来,每名车主每月只需要分担300元停车管理费,这在寸土寸金的核心区已经是最低价了,大伙儿高兴极了。

  更让大家想不到的是,车友会还想到了“创收”的点子。考虑到多数居民都是夜间停车,白天上班将车开走,车友会决定在空闲时段将车位租给附近单位的上班族,资源共享。居民停车时间为晚6点至次日早7点,周六日、节假日、限行日全天可停放。

  有了创收,居民们立刻享受到福利,不仅停车管理费从每月300元降至240元,今年春节还收到了减免一个月停车费的大礼。

  谁来监管

  车位有了,管理员有了,经费也宽裕了,如何进行长期有效地管理?车友会成员们又召开居民大会,共商建立财务管理和纪检监察制度。

  记者在印刷成册的《二龙路社区停车管理手册》上看到,“财务管理”一章明确提出,车友会经费只可用于管理人员劳务支出、购买停车管理所用工具等,不得个人私分挪用。同时还规定由“会计”和“出纳”分管账和钱,每半年向车主公示一次财务状况。二龙路社区还成立了由社区纪检专员、居委会成员、车主代表组成的监督小组,从办理车证、停车管理到财务账目均有权随时检查。

  昨日,记者在两栋楼周边的二龙路和下岗胡同看到,一辆辆私家车有序地停放在路边虚线车位内,身穿制服的管理员正在认真地巡视。“橘色车证是居民的,绿色车证是附近单位的,上面有车牌号和车辆照片。”社区居民张文才现在也是停车管理员,他要对所有车辆进行核对,“所有街坊都监督着我呢,可得好好干!”按照规定,如发现管理员私自让无证车辆停放或私自收费,不仅要罚款,严重的还要被解雇。

  “起初我真没想到,就凭咱居民自己的力量,不仅解决了停车难,还建立了一整套规章制度!”张文才说,看到如今家门口的路不堵了,大家不再为停车犯愁了,他打心眼儿里高兴。

  记者手记

  社会共治 停车不难

  《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将于5月1日正式实施,《条例》强调了管在基层、社会共治,明确社区居民自治要求,赋予自治主体收费的权利及义务,通过社会合力解决停车乱象。

  毫无疑问,二龙路社区在居民停车自治的探索上走在了前面,用居民的集体智慧破解了停车难。车友会的成功经验正被推广至京畿道等周边社区。

  停车难,难在无序,难在资源浪费,难在没有对症下药。只要下定决心,群策群力,放权于民,开源共享,停车并不是一道无解难题。

(原标题:五位“西城大妈”巧解胡同停车难)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