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326晚报.jpg j.png c.png s.png x.png 0322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3-26 15:12:07北京晚报
“三点半”难题新探索 “延时服务”家长安心
发布时间:2018-03-26 15:12:07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杨森

孩子们在老师看管下自主阅读和学习

接孩子的家长需签字确认

 

  课后三点半无疑是今年两会期间教育领域的热词之一。不仅教育部长陈宝生在部长通道、发布会等多个场合进行回应,代表、委员们也纷纷就这一困扰家长的难题出谋划策。

  其实,在这一问题上,本市早有探索。2014年,北京市教委出台了“北京市中小学课外活动计划”,提出在义务教育阶段,要充分利用课后3点半至5点的时间,由政府买单提供免费课外活动辅导,使学生的文体科技艺术素养得到加强。在活动安排上,每周不少于3天,每天不低于1小时。

  这一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极大缓解了低龄学生父母接管的压力。可是,剩下的两天怎么办?对此,大兴区在今年春季学期有了新的探索和举措。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本学期大兴区在大兴新城直属地区的60所公办小学和幼儿园全面试行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 为不能按时被家长接走的低龄儿童给予免费的集中看护,直至晚上6点半。今年9月,此项服务将在大兴区99所小学和幼儿园中推广。

  现场:看管、接送无缝衔接

  周三傍晚5点半,仁和医院外科大夫闫文杰结束了一天的手术和会议,匆匆走进了大兴区第六小学的校园。虽然周二、周三、周五是学校的“课后一小时”时间,但这会儿也已经距离正常放学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门口保安核对了闫文杰手上的“课后延时接送卡”之后,引导他来到了学校二楼的教室。女儿闫歌航正在“临时班级”里安静地翻着图画书。

  “老师,我爸爸来了。”欢快地放下手中的书,歌航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临时班级”今天的班主任是学校的副校长李绪良和五年级语文教师宋春红。自从去年年底成为课后延时服务的首批试点校之后,学校的看管老师就实行了“1带班领导+1服务老师”的配置。宋春红仔细检查了闫文杰手中的接送卡,跟歌航确认过之后,闫文杰在学校“课后延时服务值班记录表”上写下自己的接走时间,并签字确认。

  “学校这服务真是解了我们家长的燃眉之急!”歌航爸爸感慨道。在学校提供延时服务之前,放学接孩子是让歌航一家人头疼的事儿:爸爸是外科大夫,上了手术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来;妈妈是超声科大夫,也经常不能按时下班。闫文杰还记得去年12月份的一天,那天本来轮到他接孩子,但是快下班临时上了一台急诊手术;打给爱人,对方手上也有病人没法脱身。闫文杰只好开始四处拜托,几经周折,多亏邻居出手相救,“邻居后来告诉我,接到我闺女的时候,孩子都哭了,作为家长,我真是又心疼又愧疚。”

  这件事情过去第二个星期,学校成为大兴区延时服务的首批试点校,闫歌航成为班上第一个提出申请的学生,“当初接到学校通知的时候,我们高兴地真是就差蹦起来了。”闫文杰说,最高兴的还是自己的孩子,放学之后再也不用眼巴巴地在校门口等着了。

  同样为接孩子发愁的还有二年级学生李璟琪的妈妈张欢欢。张欢欢告诉记者,她和璟琪爸爸两个人工作都忙,为了解决孩子接送问题,在璟琪上学之前,她就开始四处奔走,对各种类型的托管班进行考察,“一开始真是不敢放,总担心到底安不安全;但是老麻烦别人帮忙接孩子,确实也不好意思。现在好了,没有把孩子放在学校让我们家长觉得更安全的了。”

  解读:今年9月延时服务实现大兴区全覆盖

  据大兴区教委小学教育科科长李学静介绍,除了大兴六小之外,大兴区延时服务的首批试点校还包括大兴八小、北京小学翡翠城分校这两所小学以及大兴一幼、大兴五幼、大兴十一幼3所幼儿园。在开展延时服务的20天中累计服务儿童400多人次。

  试点为延时服务的推广铺了前路。今年春季开学后,针对试点中出现的问题和经验,大兴区教委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制定了《关于大兴区小学、幼儿园开展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按照实施意见,新的春季学期,“课后延时服务”正式在新城直属地区的60所公办小学和幼儿园进行全面试行。意见还进一步明确了服务的对象为确实因工作原因、实际困难,不能按时接走的小学一至四年级学生和在园幼儿。有服务需求的家长,需要提前向学校提出申请并提供在职证明,经学校审核后,与学校签订“课后延时服务”协议,学校发放“课后延时接送卡”。

  课后延时服务,谁来看管?怎么看管?李学静表示,申请课后延时之后,不同班级的学生将组成规模不超过20人的“临时班”,由两名教师管理。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教师会将学生聚拢到固定场所,安排学生自主写作业、自主阅读等。家长采取随来随接的方式,在六点半前将孩子接走。

  记者到访当日,正是“临时班主任”宋春红上岗的第一天。在得知学校要提供这一服务时,她主动报了名,初衷就是“不落忍”。宋春红告诉记者,自己有过低年级班主任带班经历,曾多次目睹没有家长来接的孩子放学后眼巴巴等着的样子;一遍遍给家长打着电话,隔着话筒也能感受到家长的无奈,“自己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儿的。”宋春红说,自己家里孩子去年刚上了大学,每周一次在校的延时服务对自己来说不算是个负担,利用这段时间自己顺便也能备个课。

  据大兴六小校长连洪波介绍,学校超过60%的老师报名参与到了延时服务中;针对服务教师,目前采取的是“志愿服务+适度补贴”的政策。李学静表示,未来也将为服务教师争取更多的政策保障。

  观点:课后三点半应尊重学校探索自主权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今年两会上表示,就课后三点半问题,教育部将总结成功经验,加以推广。同时,教育部还将和有关部门协商,解决三点半难题涉及的相关政策问题,比如三点半放学之后,学校对孩子进行托管,老师的劳动时间加长、负担加重怎么解决;涉及的相应成本如何分担等。陈宝生表示,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也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教育部对此将密切关注、跟踪。此外,对现在存在的乱象,教育部也将进行治理,“比如学校周围野蛮生长的托管班,要进行治理,加以立法,至少是用行政法规加以解决。”陈宝生同时表示,解决三点半难题,还需要加强督促,使好的意见建议和各省好的做法能够切实得到贯彻落实。

  不少来自一线的小学校长向记者表示,在课后三点半问题上,他们一方面感到了作为学校的责任担当,另一方面也深感离不开政府和教委的政策和资金支持,他们期待能从政策层面对教师权益、学生安全、延时服务内容等方面进行更进一步的明确。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城市学院校长刘林曾对这一话题也做过相关调研。刘林表示,解决孩子课后三点半难题,应该以不增加在校老师负担作为前提;课后三点半以后的教育要与正常课堂分开,不应该使其成为课内教学的简单延伸;有条件的地区和学校可以通过设置单独师资或者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来进行。此外,他认为,课后三点半的活动不应仅仅局限在校园里,而是可以有更多的方式,并应因地制宜,充分尊重各校探索的自主权。在教育资源供给上,刘林建议应该发挥政府所办校外教育服务机构的作用。在各地中等职业学校因生源不足而面临转型的新形势下,“三点半”教育还应把闲置的职业教育资源利用起来,将其改造为“职普融合”型校外教育机构,面向中小学生开展生活技能教育、美育、体育等。

  记者 牛伟坤

  原标题:“三点半”难题新探索 “延时服务”家长安心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