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红色符号
缝在枕套里的党员登记表
2016-10-19 14:57:10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6-10-19 14:57:10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孙毅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这是全国各地博物馆保存的唯一一张1930年代的党员登记表。2000年8月,在国家文物局对会宁县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里的馆藏文物进行鉴定时,这张较完整的党员登记表被鉴定为一级革命文物。

  这是全国各地博物馆保存的唯一一张1930年代的党员登记表。

  红军会师联欢大会上,这张供桌被当成了讲台。

  887名红军战士长眠在大墩梁。

慢牛坡红军烈士纪念碑。

    “姓名:李道存;年龄:十九岁……”

 

  泛黄的纸张、红色的表格、黑色的毛笔字,这是一张80多年前的党员登记表。如今,它躺在会宁县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里,据纪念馆原馆长杜永胜介绍,这是全国各地博物馆保存的唯一一张1930年代的党员登记表,2000年8月,国家文物局把这张完整的党员登记表鉴定为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敬惜字纸的大娘

  会宁,干旱少雨,土地贫瘠,但却是甘肃省著名的教育大县,有“状元县”的美誉。即便在战争年代,会宁人依然保持着对书本、文字、纸张的特殊情感。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地区会师时,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设在了当时县城内的周家大院,总指挥徐向前、参谋长李特等红军领导都居住于此。在与周家相处的日子里,红军干部战士严明的军纪、优良的作风,让周家老小印象深刻。原本陌生的军民,建立起了如亲人一般的感情。

  “会宁这个地方,以前深受土匪伤害,老百姓看见扛着枪的队伍,都害怕。”杜永胜说,衣着光鲜、杀人放火、抢夺钱财,会宁淳朴百姓对扛枪的人,先入为主地打上了土匪的烙印。但是,红军却完全不一样。虽然也扛着枪,但是红军衣着简朴,甚至有点破烂。更鲜明的反差是,红军纪律严明,老百姓不同意,红军就睡野外,坚决不进家门。购买粮食和生活必需品,红军有钱给钱,没钱一定打欠条。时间一长,会宁百姓自然而然对红军产生亲切感,自愿捐钱捐物捐粮。对红军留在会宁的伤员、物品也特别用心照看。

  在红军离开周家大院、离开会宁后,周家老奶奶在整理家务时,发现了一些写过字的纸张。“虽然老人家不识字,但是在当时,纸张稀缺,而且即便是老年人也对有字的纸张有一种崇敬之情,不舍得扔。”杜永胜说。

  老奶奶把这些纸张剪成了各式模样,有的剪成衣服样、鞋样、枕头样。岁月如梭,这些带字的纸,有些遗失了,有些一直保存着,穿越数十载。直到1995年,甘肃省会宁县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周大勇见到了这些纸张。

  当初舍不得扔,将这些珍贵历史留存下来的老奶奶正是周大勇的祖母。1995年清明节后,周大勇的母亲听说周家曾是红军的领导机关所在地,便让周大勇看看以前留下的家什有没有能用上的。周大勇打开一个保存了半个多世纪的旧布包,布包里有一个针线包。针线包里,是厚厚的一沓纸样,其中有3张写有文字,一张粉红色油印的表格,是一名叫李道存的通讯连书记兼党小组长填写的党员登记表。

  周大勇说,他发现这些东西后,认定这是当年红军留下的有价值的革命文物,于1996年10月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时,捐献给了红军会师纪念馆。2000年8月,在国家文物局对会宁县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里的馆藏文物进行鉴定时,这张较完整的党员登记表被鉴定为一级革命文物。

  杜永胜介绍,20厘米见方的党员登记表被缝在枕头套里。不识字的周奶奶把登记表按照枕头的模样进行了修剪,纸张边角处被剪成圆弧形,但内容都在。表上不仅有姓名、籍贯、队别等基本信息,还有家庭经济状况、是否负伤等详细记录。

  “从这些细节能看出,老奶奶是有意识地保存这张纸。”

  见证会师的大供桌

  在会宁红军会师旧址,始建于明代的文庙大成殿,是红军会师联欢会会址。会址内有一张大供桌,高90厘米,长294厘米,宽94厘米,造于明代,至今已500多年。在1936年10月,此桌作为办公和会议桌被许多红军将领使用过。这是会宁另一件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1936年10月9日,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等红军领导人率中共西北局、红军总部、总政治部及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政治部、直属队到达会宁县城,受到了红一方面军部队和会宁群众的热烈欢迎。10月10日晚,在会宁县文庙大成殿前广场举行了红军会师联欢大会。联欢大会的主席台是用门板临时搭起的,大成殿内的这张供桌被搬到主席台上当成了讲台。徐向前、陈昌浩、陈赓在供桌前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朱德在供桌前宣读了《中央为庆祝一、二、四方面军大会合通电》。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以及李卓然、李先念、陈赓、杨得志、杨勇、陈再道等就坐在大供桌后面的长条凳上。

  上世纪90年代,会宁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老馆长马进林,在县财政局看到了这张大供桌。桌子虽然破旧,但是雕龙绘云,气度不凡。为了解这张桌子的来历,他先后走访了不少老红军和县城里的老人。据老人们回忆,这张桌子是文庙大成殿的供桌,有500年历史。2000年,国家文物局专家组到纪念馆鉴定这张桌子,从木质结构、雕刻、图案,到彩绘的颜料,确认为明代珍品,是文庙大成殿供桌,也是红军会师庆祝大会上当作讲台的桌子。

  宣传队留下的三弦琴

  会宁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里,保存着一把有300多年历史的民族乐器,琴的主人是一位红军老战士赵文有。

  1936年10月,随红四方面军总部到达会宁县城的伤病员中,有一位身负重伤的宣传员赵文有。红军离开会宁时,被炸断一条腿的赵文有因伤势严重,不得不留在会宁,跟他一起留下的还有这把三弦琴。

  在会宁百姓的悉心照料下,赵文有渐渐恢复,他留在了会宁,把这里当成了家。乡亲们知道赵文有会拉琴,每到逢年过节,都鼓动他表演节目。赵文有也从不怯场,每次都将《十送红军》、《长征组歌》演绎得激情飞扬。

  1965年,赵文有去世,会宁县人民政府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他的故事、他的乐曲都融在了三弦琴里,一直保存至今。

  补白

  会宁保存5件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会宁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共保存着国家一级革命文物5件,二级革命文物22件,三级革命文物80件,文物藏品1000多件。

  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文庙大供桌。

  党员登记表。

  “热烈庆祝红军大会合”宣传标语牌。牌长188厘米,宽18厘米。2015年,省文物专家鉴定小组将其鉴定为一级革命文物。

  “会宁县苏维埃政府”印。2015年,省文物专家鉴定小组将其鉴定为一级革命文物。

  “会宁县苏维埃政府”匾牌,匾长165厘米,宽21厘米,2015年,省文物专家鉴定小组将其鉴定为一级革命文物。

  部分二级革命文物

  朱德总司令赠给枝阳完小的《中华新形势一览图》,长25厘米,宽19.5厘米,质量0.36千克,上面印有“上虞、屠思聪著”“表解说明”等字样。

  柴洪宇使用过的子弹箱,红四方面军31军机枪连用过的,遗留在县城杨振华家。

  汉阳造步枪残件,红军战士住在会宁县中川乡大墩梁村村民张静家中,此枪由于残缺被遗留下来。

  贺龙使用过的豹皮褥子,贺龙会师期间住在县城苏建民家,走的时候赠送给他。

  红军用过的牛皮水囊,因水囊破损严重,红军战士遗留在青江驿农民家中。

  马尾手雷,红军会宁会师期间,马尾手雷被遗留在会宁县政协主席孟焕春家中,后来捐赠纪念馆。

  刘伯承元帅生前穿戴的军衣军帽,上世纪七十年代所穿。1996年,红军会宁会师六十周年前夕,刘伯承元帅之妻汪荣华捐赠。2000年8月被国家文物局鉴定为国家二级革命文物。

  红四方面军宣传员赵文有用过的三弦琴。

  部分三级革命文物

  红军总司令朱德饮马的石槽、拴马桩。

  陈昌浩用过的康熙字典。

  本报记者 孙毅 D175 摄影 程功 J129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