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马尔康
总后方筹粮扩红
2016-10-17 14:19:27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6-10-17 14:19:27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马尔康红军长征纪念馆门前,一座名为“北上”的雕像,毛泽东为中心,红军战士和藏族小红军紧随,表现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革命先驱在北上方针指引下,艰难北上的历程。红军长征进入川西北地区后,摆在红军面前的头等任务,就是要为过草地筹集粮食。

  卓克基土司官寨

  马尔康红军长征纪念馆门前,五棵高大的白杨树排成一字,当地老百姓将其称为“红军树”又叫“拴马树”,因当年红军在这里的白杨树桩上拴过马,经过几十年的风雨如今长成了今天的参天大树。

  马尔康有两条主街道,都是沿着梭磨河而建。

  纪念馆前,一座名为“北上”的雕像,毛泽东为中心,红军战士和藏族小红军紧随,表现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革命先驱在北上方针指引下,艰难北上的历程。

  红军长征进入川西北地区后,愈向雪山草地迈进,人烟越稀少,粮秣供给越是困难。究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因素:一是川西地区本身就地广人稀、物产不丰;二是红军队伍庞大。红军在进入川西北时,红一方面军近2万人,红四方面军近10万人,在被围追堵截之中缺衣少粮,军供不济,自身粮食军需品并不多;三是红军两大主力会师后,产生了战略上的分歧。这种分歧使红军举棋不定,延长了在雪山草地的驻留时间,使庞大队伍的粮食问题日益突出。

  在这革命成功与失败、红军生存与死亡的关键时刻,摆在红军面前的头等任务,就是要为过草地筹集粮食。

  三发信号弹吓跑了阻击土兵

  1935年6月24日,卓克基土司索观瀛亲自率领土兵前往梦笔山阻击红军。在梦笔山马尔康一侧一段狭窄幽邃的深谷里,他们与红一方面军担负先遣任务的红六团相遇。

  土兵在头人的命令下首先开枪杀害了红军的藏民向导,红军在喊话进行宣传无效后,进行了还击。

  土兵兵器虽劣,但是枪法较准,依托有利地形,与红军形成了僵持局面。

  交战当夜,天空突降大雨。土兵所用的火药枪因雨水浸湿而失效。土兵武装向卓克基方向逃跑,红军借此机会发起进攻,土兵节节败退,退至卓克基官寨内。

  次日,进逼卓克基官寨的红军因土兵凭借7层高的土司官寨高墙壁垒阻击,多次尝试后无法进入村寨。

  僵持至夜幕降临,红军为了联络后续部队,发射信号照明弹三颗。

  三颗信号弹划过土司官寨上空,将官寨内外照亮,瞬间如同白昼。正值马尔康雨季,土兵使用的火药枪因受潮而无法使用,加之如同白昼的怪异现象。使得土兵以为红军施了“法术”,要放神火烧毁官寨,吓得惊慌弃寨而逃。

  红六团及其跟进的红四团趁势进驻卓克基官寨。

  6月26日,占据整个西索村,并分东西两路向马尔康、梭磨推进。

  补白

  土司号令男子人手一枪阻击红军

  彼时,四土地区地方势力割据严重,分属梭磨、松岗、卓克基、党坝四个土司管辖。

  大小土司将自己的辖地自封为“国家”,互相争夺地盘,动辄冤家厮杀,频繁械斗。土司在辖区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肆意征粮派捐。

  马尔康市史志办主任李川虎说,红军进入四土地区前,受国民党扶持的大小土司闻讯中国工农红军要北上路过四土,惊恐万状,立即下令所有男人必备明火枪一支,火药五斤以上,火绳三丈以上及一月口粮,组成民团武装,想方设法阻击红军。“ 当时土司头人对百姓讲,红军要强占我们的土地,占据我们的地盘。”

  “当时听到的红军就是要来抢、杀。这样子大家都害怕,老百姓都基本跑到山林里面去了。”卓克基镇纳足村村民哈姆回忆称,结果很多人带的粮食吃完了以后,仍然呆在山林里面。

  哈姆看到了红军的样子,灰色的衣服和帽子,背着枪一拨一拨地从村寨里走过,就这样连着走了几天。

  “当时红军走到梦笔山的山脚下,红军发现山上住着人,就派了一个代表,手上拿了一个杆子,上面有一张纸,意思就是我们是过路的,马上就走了。”卓克基镇纳足村居民达尔基曾听父辈讲过红军进入卓克基的情形,有人用火枪打死了这个代表。

  卓克基会议讨论民族地区问题

  1935年6月下旬,四土地区已经完全在红军的控制之下。

  7月初,中央机关也从小金两河口移到四土之一的卓克基,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进驻卓克基官寨。中央领导进驻并于当日在“土司议政厅”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专门讨论民族地区的有关问题,通过了《告康藏西番民众书》。指出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是解放被压迫的各民族,建立自由选举的革命政府,并积极帮助一切革命的民族,同时号召藏族民众反对帝国主义及国民党军阀,成立游击队,加入红军,实现民族自决。

  《夏洮战役计划》确定以卓克基地区为总后方。

  补白

  住进土司官寨里的红军

  卓克基土司官寨对面的西索村,依山而建的藏族风貌的建筑群。卓克基镇纳足村居民王松勤的爷爷就住在西索村,因为会说汉语,曾经作为红军在卓克基的向导。“爷爷说当时红军到这的时候,就住在官寨里面,后来就来了一个经常戴着草帽,个子高高的人,这个就是毛主席,他也住到索观瀛这个官寨里面。”

  “曾经调查过多个当时的村民,他们都说有一个大官,经常双手叉腰,应该就是毛主席。”马尔康市党史办工作人员泽尔登调查发现,村民还说有一个样貌俊秀的人,个子不是很高,一天就是喜笑颜开的,对人很和善,和蔼可亲。“这个帅哥应该就是周总理了。”

  当时,毛泽东住在官寨二层的土司书房“蜀锦楼”,看到桌上放着《三国演义》,十分高兴,于是抽空阅读,并对此印象颇深。

  李川虎认为,正是因为毛主席这段话,才确定了当时毛主席在官寨所居住的房屋是当时卓克基土司的书房。

  “爷爷在给红军带路时,红军告诉爷爷,他们来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是为老百姓做事的,别人造谣说红军抢或者偷,红军是一点都不做。”王松勤说,爷爷作为向导给老百姓宣传,红军经过马尔康,不是为了欺负老百姓,而是为保卫老百姓。

  父送子 妻送郎 母亲送儿扛起枪

  红军为了北上抗日、拯救中国,解放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苦难同胞。为了扩大红军队伍,壮大抗日反蒋力量,在各级苏维埃政权的积极配合下,在马尔康广泛开展了扩红宣传和动员工作。

  “我们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政权,我们已经得到土地利益,我们再不受军阀豪绅地主的压迫,我们解放了!但是,我们要保障已得到的土地利益,要巩固自己的政权,大家就要起来参加红军,扩大我们自己的力量。坚决消灭敌人,保护土地革命!青年工农,结队成群自动参加红军,扩大红军,保护土地革命!”红军在扩红宣传中这样写道。

  马尔康市史志办主任李川虎认为,红军的宣传鼓舞大批的青壮年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出现过父送子、妻送郎、母亲送儿扛起枪的动人情景。

  据《红军长征在川、滇、青、甘等省藏区的史料》记载,马尔康“党坝地区光是少年参军的就有七十二人”。整个四土地区约有5000余人参加了红军。

  在卓克基、梭磨、本真、松岗、白湾、大藏、草登、脚木足等地,不少青壮年参加红军,至今杳无音信。有的父女姐妹争相参军,甚至出现全家同时参军的故事。

  补白

  建立十三个乡一级的苏维埃政权

  在马尔康,数以百计的青壮年,辞别父母,离开亲人,随主力红军奔赴抗日前线。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增添了新的血液。

  在生与死的搏斗中,在血与肉的冲击面前,英勇不屈,视死如归,为革命壮烈牺牲。李川虎说,已被民政部门确认并发有烈士证书的就有二十六人。

  红军在马尔康停留期间,领导各族人民建立了十三个乡一级的苏维埃政权,其组成人员均以藏族人为主,由红军推荐,经过民主协商,选举产生。发动群众成立了游击队、少先队、革命军等红色组织。

  李川虎说,如马尔康党坝格尔威的高福贵、高大姐,高二姐毅然弃家同时参加红军,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天宝同志,已故的原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办公处处长净多·木特儿同志,已故的甘孜州军分区司令员沙拉同志等都是在那时参加红军,走上革命道路的。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