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星火征程
抒怀六盘山
2016-10-17 09:31:31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10-17 09:31:31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杨丽娟 范俊生 赵中鹏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初到六盘山,山路曲折险狭,周围群山逶迤。而镌刻着《清平乐·六盘山》诗篇的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碑,在天空的映射下呈现出半边灰暗半边蓝的奇景,像在诉说历史的转折,也在见证曾经“苦瘠甲天下”的六盘山新变化。

  记者 杨丽娟 范俊生 赵中鹏

  初到六盘山,山路曲折险狭,周围群山逶迤。行至半山腰,乌云压顶,随即,秋雨倾洒而下。视野内开始腾起雾气,上山的路愈发湿滑,自驾车的我们惊出了一身冷汗。

  横亘在陇东高原上,六盘山古称“陇山”。与红军翻越的众多大山相比,六盘山并不算高,海拔只有近3000米。不过,这座山是陇中和陕北的界山,也是红军长征翻越的最后一座山。山那边不远,便是红军在哈达铺确定的落脚点陕北根据地。

  追随着红军当年的脚步,上山前,我们先在六盘山西麓的西吉县兴隆镇单家集村清真寺拜访了回族老人拜富贵。1935年10月5日,毛泽东率领改建为红军陕甘支队的红一方面军进入单家集,当晚就住在拜富贵的父亲拜文海家中。

  在此之前的8月,红二十五军已路过单家集,一进村就干农活、喂牲口、给老百姓送药,悄然播下了红色的种子。“两个月后毛主席经过时,家家户户都把房子打扫干净迎接红军,还用回族最高礼仪‘九碗席’招待主席。”胡子花白的拜富贵讲起这段历史,精神矍铄,中气十足,“我父亲听说主席睡不惯北方土炕,特意去隔壁的小店拆下两块门板给主席垫在炕上。”

  第二天清晨,红军提前行军,转至六盘山。刚刚离开半个小时,单家集上空就飞来了国民党的飞机。“飞机扔下了7颗炸弹,主席夜宿的厢房门上当时就被炸出了20多个洞。”手指土坯房上斑驳沧桑的木门,拜富贵轻轻道出了81年前的惊险。

  当时,国民党为了阻截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会合,在六盘山一带设置重兵。前有东北军骑兵第七师门炳岳部据守堵截,后有三十七师毛炳文部尾随追击,附近还驻有东北军何柱国的骑兵部队和西北马鸿宾的部队……而红军队伍已不足出发时的十分之一,但大家的情绪却异常高涨。

  毛泽东的警卫员陈昌奉曾回忆,过六盘山时战士们一边听主席谈古论今,一边观看附近的山色风光,心情格外振奋。经过青石嘴附近时,主席还指挥战士们“顺手”歼灭了敌军两个骑兵连,并用缴获的100多匹战马装备了工农红军的第一支骑兵侦察部队。

  固原市地方志办公室研究员佘贵孝告诉我们,那首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清平乐·六盘山》,其雏形就是过六盘山途中的即兴抒怀。当时,毛泽东想到红军一路艰难跋涉,终于即将到达陕北,不禁心旷神怡,诗兴勃发:

  天高云淡,望断南归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同志们,屈指行程已二万!同志们,屈指行程已二万!六盘山呀山高峰,赤旗漫卷西风。今日得着长缨,同志们,何时缚住苍龙?同志们,何时缚住苍龙?

  81年后的今天,我们冒雨登上了这座作为红军长征胜利重要标志之一的“转折之山”。站立在山巅之上,仰望天空,阴云弥漫,仿佛红军走过的两万多里漫漫长征路;远眺天际,晴空亮眼,恰如翻过六盘山后的光明前路。

  而镌刻着《清平乐·六盘山》诗篇的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碑,在天空的映射下呈现出半边灰暗半边蓝的奇景,像在诉说历史的转折,也在见证曾经“苦瘠甲天下”的六盘山新变化。

  在毛主席曾经留宿的单家集村,拜富贵告诉我们,过去村民们因为贫困,纷纷外出逃荒。现在,单家集成了西北最大的村级活畜交易市场。

  每天天还没亮,周边各地的上千头牛羊就被运到了村里,热热闹闹地等待交易。勤劳的村民们自发形成了一条完整的牛羊产业链,有育肥的,有剥皮的,有屠宰的,有运输的,还有充当交易中介的“牙子”……单家集单南村党支部书记单云说:“现在日子好过了,村民也勤快、肯吃苦,做啥都觉得有奔头。”

  随意敲开一家农户的门,只见院子里花木成荫,树枝上缀满红彤彤的小苹果,一派生机勃勃。男主人单志林乐呵呵地向我们介绍,家里五口人,养了21头牛,种了七八亩玉米地。最近,玉米刚刚收割完,铡碎的玉米秸秆放进家家户户都有的青储池,便是21头牛来年的饲料。“再养个把月,这茬牛就能卖了。一年养两茬,40多头牛算下来差不多能落下6万多块呢。”看着牛棚里埋头啃食的牛,单志林脸上洋溢着西北人淳朴的微笑。

  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六盘山的东北部山区。

  山大沟深、干旱少雨的彭阳县乔家渠,流传着这样一个小故事:1935年10月8日,长途行军的红军进驻村里时,老百姓纷纷从自家拿出土豆送到部队的伙房。看到当地百姓连吃水都困难,炊事班的战士不忍多用水清洗,只把土豆简单擦一下便放进锅里煮。当冒着热气的土豆被端出锅时,大家才发现煮开裂的土豆上糊满了泥,不禁犯愁,“怎么让主席吃呢?”就在这时,毛主席已经拿起一个带泥的土豆,简单剥皮就放进了嘴里,边吃边说:“香,真好吃!同志们啊,我们今天在这里吃带泥的土豆,就是为了明天老百姓吃不带泥的土豆。”

  言犹在耳,曾经带泥的土豆,如今已然长成了六盘山麓的“金蛋蛋”。

  在固原市原州区中河乡,我们正好赶上土豆丰收的季节。几千亩的耕地里,收割机驶过,土豆便从泥土里“钻”了出来,紧跟着,人们一字排开,捡拾土豆,装进袋子,整个画面蔚为壮观。

  “除了捡拾土豆,从犁地、播种,到浇水、施肥,再到除草、收割,我们几乎实现了全程机械化。”马永军是宁夏固原六盘山薯业有限公司种薯基地负责人,他满脸喜悦地告诉我们,田里正在收割的可不是一般土豆,而是单价要高1倍多的“原原薯”,也就是种薯的种子。

  原来,早年间农民种植的土豆大多是用自留种,长此以往,土豆易退化,产量低,且病虫害严重。2007年,原州区中河乡农民马生科创办了六盘山薯业有限公司,采用土地流转的方式,引进新品种,培育“原原薯”。而今,经过9年的积淀,带着“六盘山”这个红色品牌的“原原薯”,不仅被宁夏人交口称赞,而且远销到了广东、广西等沿海省份甚至中东国家。

  马永军说,今年是个丰收年,基地估计能有1000多万元产值。

  而我们此行,也是一次收获之行。满载故事抵达山脚时,已是雨过初晴。车行前方,大片的火烧云把天空染成了灿烂夺目的金色,那耀眼的光芒,恰好给路边的红色标语镀上了一层金边,“不到长城非好汉,走好新的长征路!”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