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会手记
小井的病根儿,就在这“聚”上
2017-06-05 09:14:16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 网络编辑:杨盼

    一个科技人才创造的价值,抵得上十名流水线工人;一个创新工场的产值,能顶一百个纸箱厂。在小井生活了四十多年,我现在才被这个道理深深折服。

  前二十多年,小井村一门心思地“聚”,小厂子、小门脸从零扩大到了上百家。最近三四年,小井村转变思路开始“疏”,小厂子又从上百家向零回归。由“聚”到“疏”,小井未来的路通了。

  村里曾经一门心思招商引资。一年365天,我们这几个村干部不干别的,200天在外找项目,100天坐下来谈项目。只要有得赚,我们都敞怀接单。我们是这么算经济账的:一个占地20亩的厂子,光土地租金,一年就有几十万上百万,年产值少则一两百万、多则上千万。到年底,村民家家户户都有分红,油米面都挑好的送,全村上下欢天喜地。就这样一点点聚,2010年前后,村里纸箱厂、锅炉辅机厂、瓷砖市场、建材市场等大大小小的厂子门脸超过了100家。

  摊子越铺越大,可到头来才发现,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一是安全隐患多,今天这厂子着火了、明天那厂子失窃了,这下,我们这几个村干部顾不上什么经济任务,改到处“灭火”了。大年三十儿,连个团圆饭也吃不上,就守厂子里巡逻、检查。二是村民幸福指数直线下降,噪音、污染、拥堵,上万个外来打工人员住在村里,到处脏乱差,光生活垃圾一天就要拉十几吨,村民跟咱闹意见、急红脸的事儿常有。三呢,企业也挠头,税收、人工费、地价不断飞涨,大家都承受不起了。

  当初挖空心思引来的产业,现在挖空心思地还环境欠账。走到这一步,小井村陷入了困境。村班子一次次开会、讨论,也都无解。直到2014年后非首都功能疏解,市里、区里、村里组织学习总书记讲话,说北京大城市病,是“聚”出的病,得遏制“摊大饼”式的发展,要往外“疏”。这话醍醐灌顶啊!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小井的病根儿就在这“聚”上。

  找准病根,刮骨疗毒。村里统一思想,坚决退出低端产业。紧接着,疏解腾退方案、村子未来规划纷纷出炉,小井绝处逢生。

  所以,这几年村里大大小小100多家低端企业都在有计划地退出。就拿村东头的纸箱厂来说,已经停产三年多了。

  乌烟瘴气的环境治理了,小井的形象也变好了。这下,不用我们村干部登门去邀,一些高大上的投资项目自己就来了。村东边的北京文化创新工场万开基地,入驻了48家企业,注册资金亿元以上的公司就有5家,上市公司2家,全是文化、金融、科技类的绿色高端产业。产值,顶得上一百个纸箱厂。

  眼下,作为村里最后一个低端产业,纸箱厂的剩余设备、厂房将全部清退,腾退的空间不再搞建设。今年村里启动棚改,原本建工厂的地儿,除建村民的回迁房外,都将是花园绿地和生活配套设施。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