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标题.png
二标题.png
小图x.jpg
方字.jpg
长字 带导语.jpg
网传延迟退休年龄表系误读
七位部长在“部长通道”回应延迟退休、房价、拥堵费等热点问题

  京报网讯(记者赵莹莹)昨天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开始前,北门的“部长通道”又先后迎来了7位部长。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回应称,网传延迟退休年龄表是一种误读,今年人社部将拿出具体方案,并广泛征求社会意见。

  人社部部长尹蔚民

  网传延迟退休年龄表不正确

  “我看到了网上流传的延迟延退年龄时间表,这是一种误读,不是一个正确的方案。”尹蔚民解释道,网传方案中的计算依据,特别是在目标年龄的设定、不同群体退休年龄的起始点上,都和人社部的延迟退休方案有差距。

  “我想在此重申,延迟退休方案的出台,主要是基于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如何更有效地开发人力资源。”尹蔚民表示,制定方案之初,人社部就考虑了三方面:小步慢走、渐进到位;区别对待、分步实施;提前公示、预先预告。“今年,我们将按照相关程序,拿出具体方案,并广泛征求社会意见,根据意见修改完善后再正式推出。”

  谈到今年“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以上”的就业目标,尹蔚民直言形势非常复杂、任务非常艰巨。“今年,我们将通过做好下岗职工的分流安置、继续实施大学生就业促进计划和创业引领计划等一系列措施来努力增加就业岗位,稳定就业局势。”

 

  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

  空气净化器狠抓质量

  支树平介绍,今年,质检总局将大力实施消费品质量提升工程,狠抓消费者普遍关心的产品,包括空气净化器,电饭煲、智能马桶盖、智能手机等,要推进质量安全标准与国际标准的接轨,倒逼企业提高管理水平。

  另外,今年还将重拳打击假冒伪劣商品制造、督促企业依法实施缺陷产品的召回等。

 

  交通部部长杨传堂

  拥堵费收取从地方实情出发

  关于收取交通拥堵费,杨传堂表示,“不管是哪个省、市做出了这项决策,都是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我们应该持积极态度。”杨传堂谈到,公共交通的主体责任在城市,而不是部一级或国家层面,具体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各地要根据自身的情况,找到和实际相符合的办法。

 

  港澳办主任王光亚

  中央对香港政策不会变

  谈到香港问题,王光亚表示,中央对香港的方针政策是一贯的、坚定的:一是坚定不移,不会变不动摇;二是全面准确保证“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政策不走样。中央支持香港、澳门保持长期的繁荣稳定。

 

  海关总署署长于广洲

  7月九成海关查验“双随机”

  于广洲介绍,今年7月将在全国90%的海关关口推行“双随机”查验,即海关查谁和由谁来查,都由计算机进行分析设定,减除人为的自由裁量权。同时,也要降低进出口查验率。“进出口贸易环节有些费用增加了企业成本,今年将继续加大清理力度。”

  新华社供图

 

  民政部部长李立国

  建设养老服务信息平台

  李立国谈到,截至去年年末,我国养老床位总数已达到669万张,每千名老人拥有的床位数在32左右。今后将依托“互联网﹢”,在一定地域鼓励建设养老服务综合地区信息平台,使老年人通过信息平台的对接,享有从生活照料到各种缴费等方面的社会服务。 J201 新华社供图

  

  国土部部长姜大明

  一线城市土地调控政策不会逆转

  姜大明表示,国土部将采取有保有压、优化结构、分类调控的措施,合理增加一、二线城市的土地供应面积。今年将充分发挥政府土地收储的作用,及时增加土地供应面积,特别是对保障性安居工程,要实行土地应保尽保。要盘活城市中的闲置土地,特别是一些房企长期囤积而没有开发的土地,同时加大低效利用土地的再开发,支持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另外,要坚持和完善招拍挂制度,防止因异常交易而推高房价。

  姜大明强调,一线城市绝不会出现土地调控政策逆转、城市开发边界被突破的情况。

  对于不动产登记工作的推进情况,姜大明介绍,截至去年年底,已基本完成市县两级不动产统一登记职责和机构的整合。其中,省一级和331个地市已整合完毕,98%的县也完成了整合,簿册表格已完全统一,信息平台也已试运行。“今年的工作重点,是让这项工作能够在基层得到全面落实,让不动产登记能在2017年全面发挥作用。”

  对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建立健全“人地钱”挂钩政策,姜大明说,国土部已会同发改委、公安部、人社部、住建部制定了挂钩方案,正在按程序报批。“人地钱”挂钩政策的原则是以人为中心,以人定地,人随地走。

 

    现场特写

  “部长通道”见证进步

  对于经常上会的“老记”们,人民大会堂的北门,有一块儿他们最喜欢的新闻发掘地。这条从北门通向会场、110步即可走完的过道,被“老记”们亲切地称为“部长通道”,也被列为寻找新闻的最佳之处。

  说起这条通道,“颜值”其实普通。一条长长红线被拉起的过道中央,一个黑色的发言台,台子上细心地规划出一排格子,用于给各路广播电视媒体摆放话筒。台子下方还有一格抽屉,则是文字记者们录音笔的栖息地。

  “原来可没有‘部长通道’,那时得靠自己眼疾手快,外加腿脚灵活。”一位有着多年上会经历的“老记”说道,多年前的两会,记者们必须自己在步道上拦部长,场面秩序很容易混乱,甚至还发生过一些小“事故”。例如,2007年全国两会,有一次记者们差点把通道旁的大花瓶挤倒,让在场的工作人员捏了一把冷汗。

  2008年开始,工作人员想出了一个方法,在部长和记者之间拉起一道隔离线,架起了采访台和音箱,专门用于记者们采访炙手可热的部长。邀请部长们的方式,也在逐年改进,从最初的记者们在线外大喊,到推选2位记者代表去拦部长,到今年开始的由人大新闻组的工作人员主动化身记者去“拦”部长。

  部长请来了,真的能回答百姓关切的热点么?从实践看,走上“部长通道”的部长,确实做到了不回避、不掩盖、不绕圈子,甚至开始主动“爆料”,一些部委的部长会主动要求来此接受提问。

  短短110步的“部长通道”,见证了政府部门信息公开的一步步前进,也成为一条凝聚民心的通道。

  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