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标题q.png
二标题.png
小图.jpg
方字.jpg
长字 带导语.jpg
何宗文:做有温度的委员 让群众感受党和政府温暖

  眼睛有毛病,并不影响我看见群众困难

  腿有残疾,为了群众我愿意跑腿和拼命

  

  新华社发

  

  

  本报讯(记者孙颖)昨天下午,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举行最后一场大会发言。一位“有温度”的委员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迎来了不绝的掌声。他就是站上全国政协大会发言台的首位地方政协委员,安徽省政协委员、安徽省残联副主席、池州市信访评议福利保障团团长何宗文。

  一个26年的老政协委员

  1962年,何宗文出生在池州一个小村庄。3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右腿残疾、左眼斜视。

  1990年,28岁的他,因为经营饮食业有方,被当地工商联推荐为池州贵池市(现为贵池区)政协委员,连任三届;1997年,他又被推荐为安徽省政协委员,连任四届。何宗文担任政协委员已有26个年头。

  何宗文的发言题目就是“做有温度的政协委员”,讲述他以政协委员、信访评议员等身份,是如何用心帮助了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努力做一个有温度的政协委员,用热情消融冷漠、用光明明亮社会是他多年来的信条。在诸多的称呼中,当地人最喜欢称呼他为“何委员”,他也最珍视这个称呼。

  帮一个人惠及63万人

  “我的眼睛有毛病,但并不影响我看见群众困难、理清提案线索;我的腿有残疾,但为了掌握群众的心声、反映群众的呼声、解决群众的营生,我愿意‘跑腿’和‘拼命’。”何宗文曾帮过一个因意外高位截瘫的困难人士龚建平,几年间“像个陀螺似的”在龚建平家、企业、医院、法院、政府部门间不停旋转,最终帮龚建平拿到了65万元救命钱。

  “在帮助他的过程中,我深深地认识到为重度残疾人家庭建立护理补贴制度的迫切性,就此形成的提案得到安徽省主要领导重视。省里出台政策,从今年开始为全省近63万重度残疾人发放护理补贴。”何宗文说,多年履职经历告诉他,为群众多“跑腿”,就知道群众困难、“痛点”在哪里;多到群众那儿走走、问问,多提供些微小帮助,就知道群众的“盼头”、焦虑在哪里。政协委员把人民看得有多重,人民就会把政协委员看得有多重。

  帮人没有“来头”全凭信仰

  “人们传说,政府的人对‘何委员’很客气,可能‘来头’不小。有人猜想我跑腿出力,是因为有空闲有钱。我从不拒绝帮人,哪怕这个人有点不讲道理;从不拒绝接手任何事,不管这件事有多难;我帮人也从不收费……实际上,我既没‘来头’,也无‘万贯家财’,只是因为政协委员的身份和信仰,因为有社会对政协的信任和支持。”何宗文说,一年365天,他满打满算在家休息十来天,除了会议和活动,都在帮人跑腿、办事;他兼任不少社会职务,不但分文不取,还把省吃俭用的20多万元全部资助了特困群体。

  何宗文帮人的钱,有的是自掏腰包,更多的是“厚着脸皮化缘”,民政、残联、慈善机构、民营企业甚至寺庙,都去要过。别人说他“逞能”、“出风头”,甚至“犯贱”,他也曾伤心、彷徨过,委屈、愤懑过,但当有人拉着他的手,满怀希望地说“何委员,请你帮帮我”时,他真的难以拒绝。

  志愿者助他奔波50万公里

  27年来,何宗文访贫问苦、调停纠纷、调查研究、宣讲政策,完成提案、社情民意信息、大会发言数百件,主要以委员身份和市信访评议团团长职务调处各类信访案件、帮助解决群众反映的实际问题620多件。

  作为一名政协委员,何宗文最多一年提交了30多件提案。当了26年委员,他的提案全部被立案。

  何宗文的提案里有没有滥竽充数的呢?答案是否定的:何宗文出行不方便,但在池州有无数志愿者——他们开着私家车,只要何委员有需要,不管春夏秋冬、白昼黑夜,不管气候恶劣、路途遥远,随时出发。志愿者们陪何宗文调查研究、访贫问苦二十多年,跑过的路程加起来超过50万公里,可以绕赤道13圈。“全国几十万政协委员都能成为群众身边的政协委员,使参政议政更有实效、更接地气。”何宗文说,走上全国政协大会发言台,他终生难忘,走下讲台,他还是原来的“何委员”,他愿意继续做一个有温度的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