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撸起袖子加油干
望坛棚改的七种选择
2017-02-24 17:01:58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7-02-24 17:01:58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30万平方米年久失修的破旧平房和排子房中间,夹杂着8万平方米更加破败不堪的违建窝棚。可以选择回迁,可以选择纯货币补偿,也可以选择团河或者瀛海的外迁安置房,或者一套安置房选择团河,另外一套选择瀛海。

  30万平方米年久失修的破旧平房和排子房中间,夹杂着8万平方米更加破败不堪的违建窝棚。原本宽敞的胡同被过多的人口和私搭乱建,挤压成迷宫一般逼仄昏暗的过道。这是一片上世纪50年代逐渐形成的老旧平房住宅区。从1992年起,整治、搬迁、改善,似乎成了当地居民可望而不可即的一个遥远的梦。

  在经历了4次启动而又无疾而终后,2016年7月31日,本市首都功能核心区最大规模的征收项目——望坛棚户区改造终于在千呼万唤下正式开始了征收程序。而望坛棚改正式签约,将力争在3月下旬启动。

  盼望了24年,居民搬进新居的愿望终于快要实现了。

  坐标

  北望天坛 停滞了24年的棚改

  望坛,顾名思义,因北望天坛而得名。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随着轻工业的发展,这里逐渐成为部分轻工业和服务业国企工人的居住区,建起了成片的平房和排子房。“刚搬来望坛的时候,虽然只分到了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平房,也美得不行。”一位老居民回忆起搬到望坛的日子,唏嘘不已。

  60多年过去了,昔日的城市建筑在时光荏苒中日益破败。如今的望坛,如同迷宫一样错综复杂。胡同狭窄拥挤,违建肆意蔓延,房屋到处漏雨。不熟悉地形的人,七拐八拐间,很快便会迷失方向。在房少人多的情况下,根据统计,望坛地区的人均居住面积仅为6平方米左右,一家人挤在十几、二十平方米平房中的情况十分常见。

  早在1992年,望坛首次与“危改”二字挂上了钩,在先后经过4次入户调查后,却因为改造体量大、规划受限、资金平衡难度大、政策变化等原因,始终未能启动。“每次入户调查都让我们燃起希望,但最后的结果总是不了了之,有生之年我们还有希望搬离望坛吗?”一直居住此地的常爷爷,孙子都已经上小学了,搬离望坛的愿望依然遥遥无期。

  这一停滞,就等到了2013年。那一年,望坛项目被正式纳入中心城区棚改项目册。两年后,全市最大规模的简易楼群——天坛周边简易楼启动腾退,与天坛遥遥相望的望坛百姓再次燃起了新的希望。2015年起,街道开始对望坛项目启动入户调查,征询望坛棚改征收范围内产权人、公房承租人的改造意愿。结果显示,意愿征询率高达98.51%,为目前东城区历年意愿征询率最高的棚改项目。

  在千余户居民的企盼下,2016年7月31日,本市首都功能核心区最大规模的征收项目——望坛棚户区改造终于在千呼万唤下启动了征收程序。

  样本

  苗宇武的5口之家

  就想在家吃一顿炒菜

  彩钢板屋顶的简易房随处可见,胡同半空中低垂着居民晾晒的衣服和被褥,污水横流,垃圾遍地。

  48岁的苗宇武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东一拐,西一绕,他便来到郭庄二条20号的平房院门口。“我刚搬来的时候,130的大卡车直接就能开到院门口,现在连稍微大点儿的三轮车都进不来。”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苗宇武想了想,大概也就是2000年左右,私搭乱建如雨后春笋般接连冒出,不知不觉,就成了现在这样。

  苗宇武全家老少三代5口人,居住在一间面积13平方米的平房内。门口一个老式对开门木头柜子上,摆放着一台电磁炉、一捆韭菜和一口袋面条。“没燃气,做饭只能凑合着用电磁炉,这20多年来,每顿饭就只能吃炖菜或者煮点儿面条,炒菜几乎不做。没法做啊,灶台旁边紧挨着就是床,屋里没地方安油烟机,炒菜的话,烟根本排不出去。”

  灶台旁边,是一张宽度1.2米的单人床。苗宇武的老父亲和老母亲每天只能并肩挤在这张单人床上凑合着睡觉。苗宇武和妻子则带着19岁的女儿挤在另一张双人床上。总共13平方米的平房内,除了床,女儿的书桌就是全屋最大件的家具了。

  2016年12月24日,望坛棚改看房班车启动。苗宇武第一时间便乘坐看房班车驶往外迁安置房所在地,经大兴瀛海,再抵达大兴团河。“希望老人有一套房,我们一家三口能再有一套房。”苗宇武觉得,如果回迁的话,即使给个三居室,住上5口人依然显得局促。既然想要彻底改善,还是希望能够换个大房子住住。瀛海的外迁安置房交通便捷,过了马路就是南海子公园,显然更适合老人休闲健身。但是团河外迁安置房的户型似乎更适合自己。“都挺好,正纠结呢。”苗宇武笑着说。

  希望能有个通燃气的厨房,吃一次炝锅爆炒出来的菜;希望能让老父亲和老母亲睡上个能翻身的双人床;还希望能淘汰现在家里的简易钢架衣柜,买个结结实实的木头衣柜……想到即将到来的新生活,苗宇武的脸上写满了憧憬:“盼着盼着,这么多年,终于让我们赶上了。”

  规划

  3层带电梯回迁小楼堪比别墅

  望坛棚改指挥部内,密密麻麻灰屋灰瓦的低矮平房模型几乎布满了整个沙盘。望坛棚改指挥部副总指挥刘志刚指着沙盘解释:“这就是望坛的现状,每户家庭都能在沙盘上找到自家的房子。”地上建筑物一共30万平方米,22万平方米是住宅,其中还混杂着8万平方米1958年之后建起来的工厂。“这栋楼原来是玩具五厂,但是早就停产多年了,一直被出租。”刘志刚说,还有8万平方米没在沙盘上表现出来,都是违建。“这次棚改,违建坚决拆除,绝不给予补偿。”

  “我们设想,最终签约那天,请每个来签约的家庭站在沙盘前面,让我们的专业摄影师来给居民拍张合影,向旧生活做最后的告别,然后再去签约室正式签约。”刘志刚说,望坛棚改正式签约将力争在3月下旬启动。

  此次,望坛棚改一共提供了3个安置地点,共筹集了9616套房子。

  不愿外迁的居民可以选择原址回迁,回迁地可以提供5142套房源。购房人按每建筑平方米23800元价格购买(未含各类税费)。只不过,回迁房源预计要到2021年才能交付使用。刘志刚说,望坛的回迁房全部是商品房,这在全北京的棚改回迁房中尚属首次。

  受到天坛限高的影响,望坛回迁房大部分楼体高度为24米到30米,个别楼高在35米。“看见这栋小楼了吗,只有3层,还带电梯,小别墅一样。”

  回迁区旁边是一片商品房区域,将建设1000多套商品房。“这也是东城区头一次试行,对于北京来说都是第一回。城建集团将尝试用卖这1000多套商品房的利润来承担回迁房的建设成本。”刘志刚说。

  整个望坛回迁小区的名字还是当地居民票选出来的,最终定名为“望坛新苑”。“这名字好,确实是新的家园,也是望坛人盼了20多年的心愿。”刘志刚说,回迁小区被划分为春、夏、秋、冬4个不同区域,便于后续管理。此外,还规划了两所幼儿园、一所小学、一所中学,都是请东城重点学校汇文中学来这里办学。

  此外,这次还一共安排了两处外迁安置房源。其中,距离望坛13公里的大兴瀛海可以提供1260套房源,均为两限房,购房人按每建筑平方米14500元价格购买(未含各类税费),被征收人(含公房承租人)按照认购标准申请购买兴悦居小区奖励房源的,按照其申购奖励房源建筑面积,一次性给予外迁奖励房源购房补助5000元/建筑平方米,预计2018年底正式交付使用。位于大兴瀛海的对接安置房就在地铁8号线南延线的瀛海站和德茂站两站之间,安置小区距离地铁的直线距离只有约500米,步行10分钟即可到达,预计2018年开通。

  而距离望坛23公里的大兴团河则可提供3214套对接房源。购房人按每建筑平方米17100元价格购买(未含各类税费),被征收人(含公房承租人)按照认购标准申请购买美澜湾小区奖励房源的,按照其申购奖励房源建筑面积,一次性给予外迁奖励房源购房补助4000元/建筑平方米,这处房源将分两期陆续交付使用。其中最早的一期将于2018年底交付使用,而另一期的交房时间则为2019年6月。

  刘志刚表示,未来“十三五”期间,东城区还将有近5万户居民要向外疏解,大兴负责提供的1万套房源就位于这块安置地隔壁。未来这个区域将成为东城的主要疏解地之一。团河的安置小区配套了两条地铁线路,分别为规划中的地铁新机场线和地铁S6线的磁各庄换乘站。最近的地铁站距离小区西侧约500米。

  “选择回迁,只给一套房。选择外迁,家庭困难的话还可以申请居住困难奖励房源。”刘志刚说,如果排列组合的话,一共有7种选择方式。可以选择回迁,可以选择纯货币补偿,也可以选择团河或者瀛海的外迁安置房,或者一套安置房选择团河,另外一套选择瀛海。“我们测算过了,望坛棚改一共有总产籍户5700余户,户籍人口数2万多人,基本能满足所有人的选房需求。”刘志刚说。

  记者张楠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