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跨度
字号调整: A- A A+
破转型难 老旧园区华丽转身集聚高精尖
2017-02-20 13:47:45京郊日报
发布时间:2017-02-20 13:47:45 文章来源:京郊日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昔日厂房老旧、尘土飞扬的景象不复存在,取而代之以典雅的loft空间、时尚的商务办公间。2014年,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疏解非首都功能定位产业,经过原址改造、腾笼换鸟,不拆不建,过去老旧工厂集聚区,变成一座座文创园、孵化器平台、体育健身中心,焕发着新的活力。

◀改造后的供热厂锅炉房,变成文创园,置身此处,仿佛走进了艺术中心。张立朝/摄

  ▶文创企业金蜜蜂入驻锅炉房配楼进行办公。这座配楼被设计成高三层loft办公空间,颇具艺术气息。张立朝/摄

 

  围绕非首都功能疏解,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背景下,3年来,本市在疏解上做“减法”,在强化首都“四个中心”功能上做“加法”,攻坚克难,在跨越疏解非首都功能定位产业这一难度上,迈出了坚实步伐。

  2015年4月通过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将一般性制造业、区域性物流基地和批发市场、部分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功能以及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作为非首都功能疏解。

  哪些产业需要疏解?如何疏解出京?产业疏解涉及的人,如何安置?腾退空间如何利用?一道道难题,摆上了本市各级政府的案头。对此,本市按照产业发展与城市功能定位,制定实施并修订完善了全国首个以治理“大城市病”为目标的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禁限比例达55%。目录实施3年来,全市不予办理的工商登记业务累计达 1.64万件。从严调控的制造业、农林牧渔业、批发和零售业新设市场主体数分别下降 72.75%、26.42%、18.36%,未列入禁限的金融业、文化体育娱乐业、科技服务业同比分别增长 12.77%、26.76%、22.53%,产业结构调整取得明显成效。

  经过3年的攻坚克难,本市坚持对高耗能、高耗水的一般性制造业企业就地清理淘汰,累计退出一般性制造业企业1341家,提前一年超额完成 2013-2017年关停1200 家的任务;2015-2016年调整疏解350家商品交易市场,其中2016 年共完成调整疏解商品交易市场117个,共调整疏解建筑面积160万平方米,调整疏解商户2.8万户,交上了一份沉甸甸的产业疏解答卷。

 

  记者 杨旗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京开高速与南五环交汇处的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内,长1.8公里的樱花大道两侧,1700余棵樱花树蕴蓄着生机。这条樱花大道附近,3年前还遍布着燃煤供热厂、制衣厂、纸箱厂等传统、老旧工业业态。

  记者昨天在这里探访发现,昔日厂房老旧、尘土飞扬的景象不复存在,取而代之以典雅的loft空间、时尚的商务办公间。2014年,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疏解非首都功能定位产业,经过原址改造、腾笼换鸟,不拆不建,过去老旧工厂集聚区,变成一座座文创园、孵化器平台、体育健身中心,焕发着新的活力。

  树立标杆 锅炉房变“点子中心”

  站在崭新的供热厂前,刘刚不禁热泪盈眶。对供热厂3年来的千变万化,作为新媒体基地供热厂厂长,他感慨良多。

  上世纪90年代,位于南五环与南六环之间的大兴区工业开发区逐渐聚集了一大批工业企业,产业低端、高能耗,成了人们对当时工业开发区的突出印象。

  “以前,新媒体产业基地曾是工业开发区,存留着服装生产、家居制造、电器开关等工业企业,这些产业不符合基地发展定位和首都功能定位。”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闫德强说,3年前,基地提出转型升级时,基地内的企业并不理解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意义,有些企业认为产业迁出北京势必会增加用人用地成本。

  对此,基地管委会决定首先对基地供热厂进行转型升级,为其他企业树立转型标杆。

  “这个供热厂承担基地企业的冬季采暖任务。”厂长刘刚说,20年的服务,厂里的燃煤锅炉已是老态龙钟,污染物排放超标、热效率低,每年就要烧3万吨煤。另外供热厂连年亏损,最高年亏2000万元。

  说改就改,用时仅100天,这座20多年历史的供热厂便完成了煤改气工程,每年使大兴区污染排放物总指标下降10%,原先老旧锅炉厂的近三分之二土地一并被腾退出来。“只用了原来3亩地的煤库,就改造成了燃气锅炉,干净整洁,原先每天填煤的锅炉工,现在坐在电脑前便可以完成锅炉操作。”刘刚说。

  腾出的占地20余亩的锅炉房如何利用?锅炉房没有拆,反而被改造成文化创业园区。漫步这里,仿佛一个个艺术中心,工业时代的印记依然存在,一条70多米的输煤廊道十分显眼,被改造成108级台阶通往三层的创业空间内部。这条曾经的输煤廊道如今不再输煤,却开始输送着文创点子。去年,供热厂锅炉房的改造过程中,国内最大设计服务交易平台猪八戒网北方总部签约落户这个由锅炉房改造而成的文化创业园区,吸引了一大批文创设计类企业入驻。

  大兴区本土设计类文创企业金蜜蜂便是入驻企业之一,办公地址选址在紧邻锅炉房的配楼内。“我们是做家装设计的,所以把这个旧厂房小配楼设计成了三层loft创业空间,能容纳30多人办公。”金蜜蜂负责人说,腾退后的锅炉房,办公环境十分优雅,金蜜蜂企业形象也得到了提高,不久企业将在新三板上市。

  企业搬迁 群英印刷厂里“群英汇”

  在供热厂标杆示范下,2014年起,基地内其他企业也开启转型之路。供热厂文创园往北不远,占地20余亩的北京群英印刷厂内,同样焕发着创业生机。

  前天,一份几经修改的河北省固安工业南区新印刷厂房的规划定稿,摆在了印刷厂总经理黄益群办公桌上。“1.6万平方米的新印刷车间,可以供6台印刷设备运转,印刷厂利润也能提高不少。”拿起这份足足60多页的规划图,黄益群3年来心头沉甸甸的“石头”终于落地。按照计划,印刷厂生产车间,最早将在年底退出北京,赶赴河北固安新址投产。

  已是知天命之年的黄益群,20年前来京创办群英印刷厂。几经搬迁,2006年入驻大兴,占地20余亩。“刚来时,企业周边环境荒芜,印刷厂厂房只占了10亩地,另外临街的10亩地一直荒着,土地利用率低。”黄益群说,他用两台四色印刷机主营药盒印刷及外包设计业务,年利润500万元。

  随着印刷厂竞争激烈,人工、厂房成本都在提高,群英印刷厂利润逐年下降。这让黄益群动了盘活荒废10亩地的念头。可建设资金哪里来、用来做什么,成了黄益群的头疼事儿。

  “期间,有一家汽车维修厂要入驻,年付租金60多万。”黄益群说,北京土地寸土寸金,这类企业一来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二来比印刷厂房设备本身的效益还要低,这些上门求租的企业纷纷被他拒绝。可当时的印刷厂年利润已降至200万元,10亩地上自建新楼,需要大量资金,谈何容易。胆大的黄益群自筹2000万元,又在银行拿到6000万元贷款,在空置的10亩地上,建起两栋以文创高新企业入驻为主的写字楼,成为小微企业创业孵化器,两座楼也被他命名为“群英汇”。

  如今,“群英汇”里入驻科技、生物制药、文化创意等企业40多家,年利润逾千万元。而一座园区内同样的10亩地,印刷厂加足马力生产,年利润才200万元,这引起了黄益群的思考。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尝到甜头的黄益群,准备将位于大兴的印刷厂生产车间搬迁出京,实现土地效益最大化。

  印刷车间搬迁,黄益群锁定毗邻北京新机场的固安工业园。“新厂房在固安,走大广高速,半小时即到,随之带去的还有120多名印刷工人。”黄益群说,固安新厂房面积扩大了1倍。腾退后的印刷生产车间,他将简单装修改造,可提供1万余平方米的办公空间。这一腾一引,不光提高了印刷厂生产效率,还可吸引更多文创企业入驻,发挥应有的土地效益。群英印刷厂里,会汇集越来越多的“群英”。

  退低引高 七家老厂房迎来蜕变

  3年来,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在新媒体产业基地内,像供热厂、印刷厂老旧工业厂房转型为文化创意企业孵化空间的,不止这两家。

  “绕桩带球,双眼要目视前方,控制住球。” 新媒体基地内一座厂房里,不少小朋友在教练带领下,奔跑着学习足球运动要领。这是一座挑高10多米的厂房,里面布有篮球场、足球场、搏击擂台、国学馆等,成为周边居民休闲新场所。

  这片厂房,曾是产能低、能耗高、拥有2万平方米超大体量厂房的北京北箱信发包装有限公司。去年,经改造,这家厂房变为平客集文创园,高挑的厂房被分隔成数个文创空间,主打大健康、影视产业,聚集了一批高成长性的文创企业。

  目前基地发生的老旧厂房转型成功案例有7家,总面积15万余平方米。通过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引导工业企业转型,基地共拆除50余万平方米,清退小、散、低、劣企业150余家。通过关、停、转、迁等形式,盘活产业空间30余万平方米。

  “这些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工业产业疏解,基地为此要付出不少,部分经济数据都在下降,近5年来工业产值增长一直在低增长水平。”闫德强介绍,但是,新媒体产业等文化创意产业却大幅增长,目前已引进新兴企业1000余家,其中亿元以上企业50余家,千万元以上企业300余家,其中文化创意等新兴业态占90%以上。去年,新媒体重要经济指标连续实现两位数增长。

  正是这些老旧厂房空间的盘活利用,成为新媒体基地新兴产业的发展载体,促进了园区产业结构逐步优化。曾经老旧林立的工业园区,已成为生机无限的文化创意产业高地。 本报记者 杨旗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