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北京使者
字号调整: A- A A+
【政策沟通】“足球之都”的北京印记
2017-05-12 17:07:33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7-05-12 17:07:33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赵莹莹 J201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去甲壳虫乐队传奇博物馆的方法有几种?除了从伦敦中转外,还可以从曼彻斯特中转,再从这个英国第二大城市前往利物浦。2016年,得益于正在建设中的曼彻斯特空港城,北京和曼彻斯特这两座城市联通在了一起。

  图片提供:建工集团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天涯真的实现了“比邻”。

  “一带一路”倡议的内涵归纳起来主要是“五通三同”。“五通”就是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政策通,则民意达;设施通,则民生连;贸易通,则民需满;资金通,则民情悦;最终实现民心的联通和心心相惜。本报特别策划了本期“一带一路”特别报道,为您讲述“五通”中的动人故事和忙碌中的北京身影。

 

  去甲壳虫乐队传奇博物馆的方法有几种?除了从伦敦中转外,还可以从曼彻斯特中转,再从这个英国第二大城市前往利物浦。2016年,得益于正在建设中的曼彻斯特空港城,北京和曼彻斯特这两座城市联通在了一起。“一带一路”倡议是开放的,是所有感兴趣的国家都可以添加进入的“朋友圈”。

  北京小伙儿的“第二居所”

  2017年5月,北京小伙儿袁铮在曼彻斯特“驻扎”了一年零八个月了。

  这座北纬53度28分、西经2度14分的英国老城,是球迷心中的“圣地”,大卫·贝克汉姆、C罗、范佩西……足坛上这些熠熠生辉的球星,都曾效力于本地的球队,以至于多数人要再仔细思索几秒,才会想起曼彻斯特也是那座揭开了两百多年前的工业革命序幕的老城,也曾有过一大段“蒸汽和汗水”的岁月。

  当然,对于热爱足球的袁铮而言,曼彻斯特的“身份”不仅是一座足球之都、工业老城,而更像是除了家乡之外的“第二居所”。每天早晨,他从一栋三层老式公寓中的一居室中走出,驱车十几分钟的车程,就能到达办公地点,晚上下班后再返回公寓,“上班工作,下班回家,形象点说,就像是北京人去了上海工作。”

  袁铮的办公地点,紧挨着英国第三大机场——曼彻斯特机场。“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感觉飞机似乎就是‘擦’着车身升空。”袁铮的工作内容,同样和曼彻斯特机场有关,是毗邻曼彻斯特机场的曼彻斯特空港城项目。“如果您去询问当地居民,他们都知道空港城项目,也都知道投资方中有一家中国企业——北京建工集团。”作为负责对外联络等事宜的公关事务部经理,袁铮经常从当地媒体朋友那听到的一句话就是,空港城是展示中国企业的一扇窗口,也是“一带一路”与英国“北部振兴计划”对接的成果。

  “三个第一”的8亿工程

  时间还要追溯回2013年。

  2013年10月,英国时任财相奥斯本在访华期间宣布,由北京建工集团与曼彻斯特机场集团、英国卡莉莲建筑公司以及大曼彻斯特养老基金共同出资,开发建设曼彻斯特空港城项目,北京建工集团在其中占股20%。

  根据规划,这个位于曼彻斯特机场周边的大型基建项目,分为空港城南部和空港城北部两个部分,总规划面积约合46.5万平方米,预计开发周期在10到15年,总造价则高达8亿英镑。

  这种规模,也令曼彻斯特空港城项目在当时创下了三个第一: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英国最大的城市改造项目,是2011年中英两国签订关于加强基础设施合作谅解备忘录后首个落地实施的项目,也是中国企业首次以投资者和承包商的双重身份进入英国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

  “投标之初,压力是挺大的。”对于6年来在曼彻斯特的每一步前进,北京建工国际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英美区域总监邢严都历历在目。

  “的确是6年,因为我们2012年就派了一个‘先遣小队’去英国熟悉市场。”邢严说,作为欧美国家中的顶尖市场,英国是很多国际工程承包规则的制定者,“家庭作业”必须提前做好。

  北部振兴搭上丝路“快车”

  地处英格兰北部中心的曼彻斯特城,位列英国第二繁华城市,曼彻斯特机场更是地区内多个城市联通外部的航空枢纽。2014年,英国提出了“北部经济引擎”计划,意在整合英格兰北部以曼彻斯特、利物浦、利兹、谢菲尔德、纽卡斯尔等一系列城市为核心的经济力量,强化相互间的经济联动。而鉴于曼彻斯特的独特地位,曼彻斯特空港城便也成为振兴计划中的重点项目。

  尽管英国并非古丝绸之路国家,也并不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但英国却主动提出将“北部经济引擎计划”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向世界发出了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信号,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参与到城市的复兴建设中。

  比瑟姆塔是曼彻斯特的第一高塔,建筑高度有168.87米。站在比瑟姆塔的高处,可以一览曼城全景。而从这座高塔远眺,市郊外曼彻斯特空港城的建设,正在一点点地改变着这座老工业城市的面貌。

  截至目前,北京建工集团在空港城中已经实施完成了阿尔法仓储中心和南区基础设施升级工程两个项目,北区道路工程、威姆斯洛公路交叉路口改造工程两个项目正在施工。“和北京不同,空港城内大大小小的项目,都是先确定了客户,再根据客户的要求进行工程设计和施工交付,更像一种‘定制化’的产品。”“细到连墙壁的设计颜色、门窗的样式都会标注出意见,一套完整的文件就像是一本小字典。”

  本地雇员超九成的“本土企业”

  一直以来,电影和文学作品中的英国人给袁铮留下的印象是绅士的、刻板的。在曼彻斯特城呆了20个月后,他在与英国本地人的相处中看到了更多的活泼和热情。“下班之后,英国人很喜欢去酒吧消遣,最厉害的是,喝了一晚上的酒后,第二天还能精神抖擞的上班。”工作之余,袁铮和不少曼彻斯特机场集团的同事都建立了不错的交情。

  “我们项目50名的管理人员中,只有5名是从北京派遣过去的中方员工,其余45名都是在曼彻斯特聘请的本地员工。而负责施工的团队,更是一支多种族、多文化的国际团队。”邢严谈到,90%比例的本地雇员,既有遵守英国本土法律规范的原因,也是企业想主动融入当地社会的考虑。

  甚至,作为践行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北京建工还积极加入到社区服务中,租赁了一辆中型巴士,作为曼彻斯特辖区内几所较偏远的公立学校的校车,免费接送孩子们上下学。同时,他们还赞助了当地的谢菲尔德联队。

  “刚到曼彻斯特时,当地媒体记者向我提问的最多一个问题就是:作为一家中国企业,为什么选择英国市场?也有声音质疑,我们将以潜在竞争者的角色冲击当地市场,或者将中国的廉价建筑材料带入英国。后来,这些质疑渐渐都消失了。”邢严说,当地居民从行动中看到,这就是一家服务于曼彻斯特的“本地公司”。

  英国合作方对这家来自中国的企业,同样也是非常支持。“每次见到曼城的市长、议员们,他们问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第一次听见时还有点受宠若惊呢。”邢严至今还记得,团队刚到曼彻斯特城时,人生地不熟,市政厅的联络官就主动帮他们引荐房屋中介,去寻找适宜租赁的办公室。如今,随着空港城项目的实施,团队们也在合作方的引荐下扩大了自己的“朋友圈”。

  “继曼彻斯特空港城项目后,我们又陆续在当地承接了圣·迈克项目和米德伍德洛克项目。”根据介绍,圣·迈克项目位于曼彻斯特市中心,计划开发两座塔楼以及裙楼,包括高档公寓、五星级酒店、办公区域、犹太教堂等,预计项目建筑面积约6.75万平方米,建成后以新型综合商业中心的形象被打造成为曼特斯特市中心的新地标。

  中英合作的新示范

  2015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英国国事访问的最后一站,就是老城曼彻斯特。当时,习近平主席在时任首相卡梅伦的陪同下,参观了曼彻斯特空港城规划图片展和“中国园”模型。未来,在空港城内,还将建设一个区别于老曼彻斯特中国城的新“中国园”,作为展示中国形象的新窗口。

  “从企业走出去的角度,‘一带一路’倡议确实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英国人对‘一带一路’的概念也都很熟悉,期待‘一带一路’倡议给社会发展带来更多的裨益。”作为管理者,邢严直到今天还清晰地记得,习主席在参观后谈到,希望北京建工与合作方共同努力,将空港城打造成中英合作共赢的示范工程,“这是一句暖心的鼓励。”

  而对于北京小伙子袁铮来说,“一带一路”倡议之下,不仅扩大了国家的“朋友圈”、企业的“朋友圈”,也拓展了普通人的交往半径。2016年6月起,北京和曼彻斯特城之间开通了第一条直飞航线,他从家乡到“第二居所”的通勤时间,也缩短到了11个小时。

  “我的英国同事们都很喜欢北京的三里屯,也很欣赏那些磅礴的新建筑。下一次,若有机会去北京,我会带着大家伙儿把这些地方都转一转。”袁铮说,下一个假期再回北京,估计新的地铁线路又将开通了,“就像曼彻斯特城一样,我的家也在变得更好。”

  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